新華網 正文
“這是連續在車站過的第四個除夕了”——車站安檢員除夕值班見聞
2018-02-18 17:52:1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2月18日電 題:“這是連續在車站過的第四個除夕了”——車站安檢員除夕值班見聞

  新華社記者管建濤

  “女士們、先生們,你們好,由哈爾濱西開往大連北方向的G722次列車就要檢票了,有乘坐G722次列車的旅客請整理好您攜帶的行李物品,到第二、第三檢票口檢票,下樓梯到第三站臺上車……”

  除夕下午,當熟悉的廣播響起時,哈爾濱西火車站的安檢員們早已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平常日子如此,除夕也沒變化,就像風雨無阻地回鄉過年腳步一樣。

  火車是我國最重要的春運方式之一,每位乘坐火車的旅客都需檢票。隨著科技發展,一些環節已由自動檢票替代,但進入候車室這些重要環節仍人工“把關”。

  盡管是除夕當日,哈爾濱西站內仍然人群熙攘。下午三點,安檢員秦立勃準時來到候車大廳檢票口,在和同事簡單交接後,開始了這一班次的檢票工作。

  秦立勃的工作時間是“三班倒”。平常一小時換一次班,春節期間旅客量較多,每半小時就換一次班。

  “我們的工作主要是核對票面信息和身份證信息是否吻合?身份證是否真實?”秦立勃接過旅客的車票和身份證,手指熟練地輕輕一捻,票、證正好錯開,票、證信息一覽無余。

  “票證一致 通過”這是檢票口顯示器上最常見的六個字。但有時也有意外。

  “在哪取的票?”

  “咋啦,秦皇島啊。”

  “刷不上!”

  “咋回事?”

  “再試下……”

  在確認票面信息和本人信息無誤後,秦立勃又把一對小夫妻的身份證在電子設備前掃了一下,證實無誤後放行進站。

  “個別時候票上的二維碼掃不出來,所以要加細核對。”秦立勃説,極少數票是票販子用別人身份證買的,所以即便票是真的,人票不符的旅客也不能進站。

  像這樣的旅客,秦立勃每天要“檢閱”三四千人。也因此,秦立勃自詡“閱人無數”。

  檢票是個枯燥活,簡單又重復,不停地核對票、證、人的信息。愛開玩笑的秦立勃有時也主動找些“樂子”。

  一個年輕女士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捧著前一天情人節收到的鮮花走到檢票口,把票遞給秦立勃的同時,手上的鮮花也送到了秦立勃面前。

  “這是給我的?”

  “啊,嘿嘿!”

  “別激動,開玩笑啊……”

  進站的美女笑了,聽者有份的笑聲充滿了檢票口行色匆匆的旅客們。

  坐在檢票口,檢票並不是唯一的工作。

  “麻煩下,我剛下車,能讓我穿到對面的口嗎?”

  “去掃下二維碼就能過去。”

  “掃哪個二維碼?”

  “旁邊服務臺那,原路返回,原路返回!就那個美女待的地方。”

  秦立勃的手指向了檢票口旁邊的服務臺。

  ……

  “怎麼能去對面的口啊?”

  “掃二維碼”

  “啊?”

  “掃二維碼,可以進去。”

  “在哪掃?”

  “在服務臺……”

  這樣的話,秦立勃在半小時內説了幾十遍。

  説話間到了三點半,換班的同事已提前一分鐘來到檢票口,忙乎一陣子的秦立勃又可以休息了。

  但他沒有離開車站,今年除夕他值班。

  在很多人看來,除夕陪家人吃餃子是很容易的事。但對秦立勃來説,並不容易。“我已經連續四年沒在家過除夕了,但能讓更多的人早點吃上團圓飯,值!”

  車站裏的旅客仍不見少。上車的人步履急促,期盼早點踏上回鄉列車;下車的人腳步匆忙,著急離開車站回家過年。但車站裏的“秦立勃們”仍堅守在客運一線。

  有一種安檢叫堅守,有一種堅守叫奉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鐵花火雨”慶新春
“鐵花火雨”慶新春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娃娃過大年
娃娃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427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