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美軍如何設計下一場戰爭
2020-06-30 11:52:35 來源: 中國國防阿波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馬賽克戰作戰示意圖。無人機/有人機負責“O”(觀察)環節,預警機充當通信中繼,負責“D”(決策)環節,實施火力打擊的艦艇編隊、火炮和直升機負責“A”(行動)環節​​

    自2017年8月馬賽克戰概念提出以來,美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每年圍繞這一概念形成代表性成果,當前決策中心戰成為這一研究的新關注點。

    2019年12月,美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發布報告,正式提出決策中心戰觀點。2020年2月,該中心又發布報告,建議國防部在馬賽克戰概念中引入決策中心戰理念,不斷疊加決策優勢,以形成對競爭對手的核心優勢,掌握作戰主動權。

    決策中心戰是對博伊德經典“OODA”作戰環(即“觀察-判斷-決策-行動”)理論的新闡釋,強調以馬賽克兵力為對抗主力,將作戰重心聚焦于“判斷-決策”環節,使對手陷入決策困境,降低其決策質量和行動效能。基于決策中心戰的馬賽克戰融合諸多智能化元素,體現出“智能”“泛在”“分布”“優算”等特徵。

    瞄準大國競爭,創造作戰優勢

    基于決策中心戰的馬賽克戰,著眼于大國競爭的威脅與挑戰,將各作戰功能要素打散,通過網絡將分散的“殺傷鏈”拓展成靈活機動的“殺傷網”,由此創造對競爭對手的多重作戰優勢,打一場讓對手“看不懂的模糊戰爭”。

    美軍認為,當前對手擁有越來越多的先進傳感器、無人機、遠程導彈和智能水雷等武器係統,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不斷增強,美軍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舒適期”已經結束,作戰優勢被不斷“侵蝕”,執行任務面臨嚴峻挑戰。為此,美軍期待借助馬賽克戰提供新的解決方案,補齊當前體係作戰的能力短板。2018年9月,在美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成立60周年大會上,戰略技術辦公室主任格雷森表示,現代化作戰體係好比由一塊塊小木頭構成的拼圖玩具,如果某一塊小木頭丟了,圖板就不完整了。相比而言,馬賽克戰力量體係中存在許多小木塊,“損失一個或幾個無關緊要”。

    目前看,馬賽克戰將加速推動美軍從“以信息為中心作戰”向“以決策為中心作戰”轉變,是智能化戰爭的表現形式。它將加速驅動美軍從“掌控信息優勢”向“掌控決策優勢”轉變,進一步提升打贏未來戰爭能力。

    基于智能自主,強化認知優勢

    智能化輔助決策手段是實施決策中心戰的重要支撐,能夠向指揮人員提供接近T量級的數據處理能力和10毫秒量級以下的響應速度,對數量密集的自主/半自主係統和有人/無人平臺混合編組,根據任務需求快速組合、打散和匯聚,創造讓對手難以判斷的復雜戰場態勢,摧毀對手的認知域。美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前任戰略技術辦公室主任伯恩斯曾描述這樣的作戰場景:4架無人機和4架有人戰鬥機組成“有人-無人”戰鬥編隊,其中4架無人機分別執行偵察、通信、幹擾和打擊任務,但在混合編組條件下,對方“既不知道每個飛行器具備什麼能力,又無法判斷我們想要幹什麼”。這倣佛給對手的戰場態勢圖打上一層馬賽克,己方真實意圖則隱藏在“馬賽克”之下。

    基于決策中心戰的馬賽克戰,注重全域、全程融入智能自主技術。各類傳感器、武器平臺及作戰人員獲取的海量信息,通過廣域信息網上傳至“作戰雲”,經過處理後生成戰場態勢圖,依托“虛擬指揮官”自主感知戰場態勢,規劃作戰任務,以形成決策優勢,給對手造成混亂。

    聚焦流程對抗,形成決策優勢

    基于決策中心戰的馬賽克戰,以博伊德“OODA”作戰環為理論基礎,但關注點並非第1個“O”(觀察),而是打破對手的第2個“O”(判斷),使對手在掌握戰場態勢信息條件下,仍難準確判讀態勢,陷入反復分析對方作戰意圖的“判斷-決策”循環,難以進入“A”(行動)環節,組織實施對抗行動。

    借助馬賽克戰,未來指揮官可以在戰場上快速塑造態勢、靈敏機動布勢、持續刷新態勢,使對手難以有效跟進或疲于應對。另外,未來馬賽克戰力量體係的構建周期可能降低到以天、小時甚至分鐘為單位。美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官員聲稱,以往海軍陸戰隊組建並訓練一支空地任務連的時間是18個月。在馬賽克戰概念下,其組建時間可能縮短為幾小時甚至幾分鐘,這種速度完全顛覆傳統人員對塑造戰場力量體係的認知。通過近實時化構建力量體係,快速變換作戰體係,制造復雜多變的戰場環境,增加戰場的混亂性和不確定性,迫使對手陷入“判斷-決策”困境,遲滯其行動能力。

    注重分布殺傷,賦能行動優勢

    “全域泛在、分布殺傷”是基于決策中心戰的馬賽克戰的行動特徵,也是指導兵力設計的重要準則。馬賽克戰統一各類傳感器、通信中繼和火力平臺等各“端”的交互操作標準,基于泛在組網技術,將全域兵力“馬賽克化”後,分為觀察、判斷、決策、行動等模塊,形成由大量單一功能平臺組成的彈性作戰體係,從而有效拓展作戰范圍,提升打擊效果。例如在地面作戰中,當特種作戰小隊在敵後發現敵地空導彈陣地後,通過無線電臺呼叫上級火力支援,智能化指揮係統將自動匹配最佳打擊手段,可能是部署在附近的某炮兵旅、某艘驅逐艦或某架無人機等。

    總之,在基于決策中心戰的馬賽克戰概念牽引下,基本作戰功能單元可以根據任務需求快速聚合與解散,對手很難識別作戰單元的內部結構和真實作戰意圖。馬賽克戰力量體係將根據任務需求組成任意殺傷網,其中存在無數殺傷鏈,能同時對多個目標形成多路殺傷,令對手防不勝防。由于殺傷網中存在大量冗余節點,因此整個作戰體係具有更好的彈性,整體難以被幹擾或破壞。即使部分節點遭破壞,也不影響作戰體係的整體效能。(張元濤 王巍 林娟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10682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