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耶路撒冷,特朗普為何突破“中東禁忌”?

發表于  12/07 11:10   約6分鐘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6日,美國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在白宮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已要求美國務院啟動美國駐以色列使館搬遷計劃。 視覺中國 圖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6日,美國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在白宮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已要求美國務院啟動美國駐以色列使館搬遷計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根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按照《紐約時報》的説法,如果特朗普這麼幹,是掀翻美國近70年中東政策的一大“禁忌”,巴以和平也更加遙遙無期。

  首先,耶路撒冷已是一筆理不清的亂賬。

  作為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三教聖城,耶路撒冷的歸屬,不僅是巴以數十年恩怨的核心,甚至是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乃至基督教文明和阿拉伯矛盾衝突的一大焦點。

  1948年,根據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巴勒斯坦地區應分治成立猶太國和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國,耶路撒冷置于國際管轄,既不屬于猶太國也不屬于阿拉伯國家,但這一計劃從未實現。

  以當時埃及和敘利亞為首的阿拉伯多國聯軍,在以色列建國第二天便越界發動挑起第一次中東戰爭,派兵進佔耶路撒冷,但最終卻被以色列軍隊“反殺”。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本應劃歸巴勒斯坦約23.5%領土後,雙方劃定停戰線“綠線”。此後近70年間,以色列和中東阿拉伯國家戰火不斷,阿拉伯國家全數戰敗,包括耶路撒冷在內的約旦西岸基本處在以色列實際控制之下。

  1980年,以色列立法認定耶路撒冷是該國“永遠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不過以色列也同意依據1949年停戰綠線讓巴勒斯坦暫時獲得自治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也宣布耶路撒冷將是巴勒斯坦國的首都,具體要求以“綠線”為基礎劃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國國界,成立巴勒斯坦國,東耶路撒冷應屬巴勒斯坦國。

  但是,巴以衝突以戰爭肇事,期間歷次矛盾激化又再以戰爭手段解決之,再加上域外大國的介入和幹涉,可以説,除了“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內”,雙方共識寥寥無幾,更不要説互信。而耶路撒冷的歸屬,實際上演變成“誰搶到算誰的,誰拳頭硬算誰的”,在這個問題上講理,已是一筆理不清的“亂賬”。

  不過,通過軍事佔領取得領土已被當今國際社會認定為非法,而且無論如何選邊站隊都會得罪不少人,得不償失,此前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還是認為耶路撒冷歸屬應由巴以雙方談判解決,各國駐以色列使館多設在特拉維夫。

  這次特立獨行的特朗普為何選邊站隊?

  按照美國媒體的説法,承認耶路撒冷首都後,美國使館將遷往耶路撒冷。然而特朗普捅這個馬蜂窩其實並不意外,其動機解釋起來並不復雜,並透露出更加清晰的中東政策傾向。

  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已經證明,在社會撕裂嚴重的美國社會,能贏下白宮的策略,不是彌合分歧、妥協,提出一個大多數人可以接受方案,而是鞏固基本盤、爭取最大多數,剩下的少數甚至可以被視為應該被打倒的“敵人”。

  根據美國媒體不斷公布的民調,特朗普從上任伊始對他的反對聲音一浪高過一浪。為了穩固執政基礎,特朗普必須更加向基本盤靠攏,團結手段在外交上的表現便是更加支持以色列。

  另一方面,美國的中東戰略在本世紀第一個十年失誤頗多,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打下來,雖然推翻了反美政權,但卻沒能復制二戰後德日模式,有效重建秩序,在中東建成世俗、“民主”且親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反而打出來更多恐怖分子,虛耗美國國力。過去,美國親自上陣,通過大規模軍事介入,掌控中東政策不能再進行了。

  現階段,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接近尾聲,中東地緣政治格局處在深度調整中,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動作頻頻,美國必須採取行動予以反制。支持庫爾德人獨立,再造一個以色列難度太大,讓“原版”以色列衝鋒陷陣更靠譜一些。

  以色列堪當美國在中東的馬前卒。

  極端組織雖被剿滅,戰火卻不會就此平息。隨著“伊斯蘭國”的地盤被瓜分,伊拉克和敘利亞,尤其是敘利亞已成各方武裝割據之勢,各懷異志。重新陷入內戰其實是大概率事件,這個時候,美國需要以色列做好軍事鬥爭準備。

  同為什葉派兄弟政權,伊朗在敘利亞投入兵力數萬,力保巴沙爾政權不倒,並試圖重新掌控敘利亞。俄羅斯空軍精銳盡出,首在保障俄在敘利益和中東地區存在。庫爾德武裝趁機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做大卻遭土耳其猛烈打壓,其他親美府武裝現在還是一盤散沙。

  這種局面下,以色列是美國最理想的代理人。首先,以色列和美國關係特殊,超越一般盟國關係,雙方擁有高度互信。再者,以色列強悍的實力毋庸置疑,縱橫中東數十年、敵國林立,卻未嘗敗績。第三,敘利亞的地緣位置、巴以衝突以及以色列和伊斯蘭國家間尖銳的矛盾,關乎以色列的生死存亡。

  在未來可能再次發生的軍事衝突中甚至地區局部戰亂中,美國需要以色列以各種方式頂上去,敘利亞不能落到伊朗手裏,即便不能推翻巴沙爾政權,建立親美、親以政權,也要讓敘利亞長期動蕩、戰亂,讓俄羅斯、伊朗身陷其中,不能抽身。

  考慮到耶路撒冷的歸屬牽動各方敏感神經,特朗普為以色列站臺,支持以對耶路撒冷的主張,一來更加鞏固美以特殊的同盟關係,實現更緊密的利益捆綁,二來等于將以色列推到中東地區矛盾衝突更加前沿的位置。(來源:澎湃新聞)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版權2

2017-09-1374

11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3439 次閱讀    0 次回應

專家

儲殷

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 /  3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收復摩蘇爾後,中東反恐之路要如何繼續?

顧正龍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 07/17 06:30 發表于  國際

這僅是一場激烈戰鬥的勝利,如何取得中東反恐戰爭的勝利仍是擺在國際社會面前的難題。

稍後閱讀 時長:5分鐘

思客

承認耶路撒冷,特朗普為何突破“中東禁忌”?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承認耶路撒冷,特朗普為何突破“中東禁忌”?

支持庫爾德人獨立,再造一個以色列難度太大,讓“原版”以色列衝鋒陷陣更靠譜一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7631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