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精英如何扼制階層流動?不只是靠“學區房”

發表于  2017/07/21 06:30   約6分鐘

u=2287150068,734562728&fm=214&gp

在孩子學齡前時期,來自中上階層的父母們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比起那些不富裕的父母要長兩到三倍。

近一代人以來,受過高等教育的美國精英階層越來越擅長維護其子女的特權地位;同時,他們也特別擅長扼制其他階層的孩子們向社會上層流動的努力。

  這些美國精英是如何完成上述第一項任務“讓自己的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的呢?答案非常簡單,就是盡全力在可以增加孩子優勢的每一個領域裏投資。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美國中上階層體現出全新的行為特點,他們開始把生活重心放在培養成功的下一代上。只要手頭一有錢,他們就想花在孩子的教育上面。

  與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母親們相比,來自中上階層的母親們更傾向于母乳喂養,她們掌握了更正確的方法,擁有更充足的産假時間,所以嬰兒喝母乳的時間也就長了許多。

  在孩子學齡前時期,來自中上階層的父母們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比起那些不富裕的父母要長兩到三倍。自1996年起,富裕家庭的教育開支增長了近三倍,而其它家庭的教育開支則基本沒有增長。

  近些年來,隨著中下階層生活越來越拮據,中上階層的父母們開始更加迫切地希望下一代不要跌出自己當前所屬的階層。其實,不管怎麼説,將自己全部的資源都投入到孩子身上總不是什麼錯誤的事情。

  下面我們談一談中上階層的第二項任務——“擠壓其他階層的孩子以阻止其獲得自己子女所享有的機會”,這樣一項任務其實在道德上是有些危險的。布魯金斯學會的理查德·李維斯(Richard Reeves)近期出版了一本新書,名為《夢想囤積者》(Dream Hoarders),其中詳細描述了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們是如何利用結構性障礙來係統性操縱上述這一切的。

  理查德·李維斯在書中指出,最重要的一個結構性障礙是住宅區域限制(residential zoning restrictions)。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們傾向于居住在波特蘭、紐約和舊金山等城市,這些城市的住宅和建築法規卻把貧窮且未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們隔離在好學校和好工作之外。

  這些法規對于美國經濟增長的影響是破壞性的。經濟學家謝長泰(Chang-Tai Hsieh)和恩裏克·莫雷迪(Enrico Moretti)的研究表明,全美前220位都會區的住宅區域限制拖累了1964年至2009年間美國經濟增長的50%以上。住宅區域限制在不公平現象惡化的過程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喬納森·羅斯維爾(Jonathan Rothwell)分析發現,如果住宅區域限制最多的城市放寬其限制,那麼居民區之間的不公平現象將減少一半以上。

  理查德·李維斯提出的第二個結構性障礙是大學錄取體制。受過良好教育的父母住在擁有良好師資的居民區內,他們願意為學區內的公立學校增加預算開支,並因此受益于傳統的招生制度。傳統的招生制度對有過許多遊學經歷的孩子們而言是非常有利的。此外,他們還受惠于無薪的實習機會,這有利于他們找到更好的工作。

  毫無疑問,全美競爭力排名前200名的大學裏,70%的學生家庭收入排在全美前25%。美國的精英們利用招生制度坐在特權的大山上,維護自身既得利益,再用獎學金政策給極少數人提供上升的階梯,以緩解他們內心的愧疚感。

  我被李維斯的書深深吸引,但與他進行幾次交談之後,我發現他所強調的結構性障礙並沒有非正式的社會障礙那麼有影響力,後者把美國80%的社會下層人士與20%的上層人士割裂開來。

  理查德·李維斯近期出版的新書《夢想囤積者》,該書封面提到:美國中上階層是如何將其他人甩在身後的?為何這是一個問題?該採取怎樣的措施?

  最近我邀請一位只有高中學歷的朋友一起吃午餐。我毫無意識地帶著她走進了一家精品三明治店。我發現,當她看到櫃臺裏“帕德裏諾”、“波莫多羅”等品種的三明治以及各種罕見名字的臘腸和面包時,表情突然僵硬了起來。我于是詢問她是否想要換個地方,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説可以,然後我們去找了一家墨西哥餐廳。

  機會蘊藏在美國中上階層的文化當中,而這種文化充滿了各種難以理解的符號,除非你恰好生于這個階級。他們利用了人們對排斥和羞恥的天然恐懼。他們主要想傳達的信息就是“你在這裏不受歡迎”。

  伊麗莎白·科瑞德-霍凱特(Elizabeth Currid-Halkett)在她的著作《瑣事的總和》(The Sum of Small Things)中反復強調,受過良好教育的階層並不是通過物質消費來設立階層間的障礙的,當然更不是通過炫富,他們是通過建立一套實踐規則來實現這一目的的,而且只有少數掌握其中隱秘信息的人才能夠讀懂這套規則。

  要擠進充滿機會的中上階層,你必須掌握正確的吉他彈奏技巧、使用合適的童車、欣賞正確的音樂、購買合適的食物並練習高雅的瑜伽技法,更別提對大衛·福斯特·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育兒哲學、性別差異以及階層流動的看法了。

  受過良好教育的階層編織了一張錯綜復雜的大網,把一些人困在裏面,而將其他人篩出。美國全食超市裏80%以上的顧客擁有大學文憑,這並非完全是因為超市裏的商品價格多麼高昂,更重要的原因應該在文化中去尋找。

  所謂維護自身社會階層,有時候就是沆瀣一氣,將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們拉進你的圈子,鞏固你們之間的紐帶,而將其他人拒之門外。我們這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們所豎起的阻擋階層流動的看不見的障礙,其破壞性遠比看得見的障礙還要大。其他的美國人無法透徹理解也無法仔細談論這套障礙形成機制,他們只知道存在這樣的障礙。
(作者:戴維·布魯克斯)

歡迎關注思客微博,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PC底部 無聲明

立場

48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銳享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66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美國精英如何扼制階層流動?不只是靠“學區房”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美國精英如何扼制階層流動?不只是靠“學區房”

近一代人以來,受過高等教育的美國精英階層越來越擅長維護其子女的特權地位;同時,他們也特別擅長扼制其他階層的孩子們向社會上層流動的努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1512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