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者榮耀》撕裂的中國互聯網

發表于  2017/07/06 06:30   約11分鐘

 

  近日,網絡遊戲《王者榮耀》引發的爭議愈演愈烈,有人質疑該遊戲“是娛樂大眾還是陷害人生”。而隨著防沉迷“三板斧”的失敗,騰訊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因一款遊戲引發的互聯網撕裂感在中國可謂前所未有。這一事件説明中國互聯網企業已走到了一個關鍵節點,中國互聯網社會需要被重新認識,企業責任的邊界也要被再次明確。

 

Cache_60274e7f394f2d55.

《王者榮耀》遊戲限制未成年人玩遊戲時間的指引。

成功帶來的麻煩

 

  7年以後,騰訊大概從《王者榮耀》遭遇的成功煩惱中重新嗅到了“3Q大戰”時熟悉的味道,不同的是,那次是因為它還不夠強大,而這次則是因為它太強大。

  可以説現在的騰訊在中國互聯網領域幾乎沒有了對手:按用戶數和用戶時長計算,騰訊已經是中國當之無愧的互聯網王者;如果按市值計算,現在它在中國僅剩一個對手阿裏巴巴,眼下兩家公司在3000億美元以上的級別展開劇烈的冠亞軍爭奪拉鋸戰。

  但過于成功最終還是給它帶來了麻煩,它迄今最為成功的遊戲——《王者榮耀》遭遇到了來自社會的壓力,稍有不慎就可能演變為像7年前那樣上升到公司層面的全面聲討。

  這款移動遊戲據説目前注冊用戶超過兩億,僅第一季度就創造了60億元的營收。該産品讓人看到了騰訊十多年遊戲行業深耕的深厚底蘊,也可能成為中國公司在內容創造方面建立起世界級標準的一個標志——盡管還需要海外成功的證明。但與此同時它的成功帶來的副作用也可能成為中國互聯網發展的另一個分水嶺,即從企業私人自治轉向社會共治。

  爭議來自于這樣一個事實,即《王者榮耀》的用戶中很大一部分是學生群體,而其中小學生由于缺乏自制力沉迷尤為嚴重。這徹底點燃了社會敏感的神經,在一個看重對價值觀塑造的介入、強調對未成年人採取特別保護措施的社會中,反彈是必然的。盡管騰訊迅速推出了防沉溺的措施,但説不好這是受到了業已出現的社會壓力的被動響應,還是這些措施早在計劃中。

  我要説的是,這本來就應該是騰訊確定性管理的一部分。記得很多年前,關于如何對待遊戲,以及對沉溺問題應該採取何種態度,中國社會展開過廣泛的討論,而馬雲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表態永遠不做遊戲的。

  但後續的討論不了了之。這可能是因為當時最賺錢的遊戲主要面向成年人,而一個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已是社會共識的一部分;但也不排除這樣的可能:越來越享有良好社會口碑的騰訊用更有積極意義的産品——微信和在公益領域的更積極的行動——大手筆捐贈暫時化解了社會的不滿;甚至騰訊在資本市場改變對遊戲公司的估值標準這一行為也起到了潛在的積極作用。

  于是,即時通信和社交霸主騰訊就在這種普遍默許的氛圍和不斷的自我強化中,成為一家商業上極其仰賴遊戲的公司(迄今遊戲仍然貢獻了其全部營收的將近50%),人們更願意將這作為一個傳奇的部分,而很少懷疑。騰訊也似乎樂在其中,就像眾多用戶沉浸在其創造的虛擬遊戲世界中一樣。

是否要為産品的消極後果負責

 

  不過就算騰訊想有所變化,資本市場的預期也可能令其不敢隨便超越當下的處境來看待這一切,迄今,遊戲仍然是其最主要的增長引擎。直到這次,騰訊突然發現自己處于這樣一種尷尬的處境:

  盡管從法律上來看,它似乎並沒有明顯的過錯(好像並沒有法律明文規定不能開發針對未成年人的遊戲),甚至《王者榮耀》可以説並非針對小學生設計的,只不過被小學生發現了而已。在某些方面,它還可以説這是中國在文化創造領域一次具有世界級水平的進步,但這無法説服那些因為孩子沉溺于遊戲而擔憂的老師和家長,而後者是一個龐大的群體,且在當下的中國他們擁有廣泛的同盟軍。

  你或許感到這一幕似曾相識(盡管不完全相同,而且很多人肯定會説相比而言,騰訊的行為“可惡”程度要低一些),沒錯就是那件事——當百度因為醫療廣告而引發廣泛質疑時,它可以拿“我對客戶採取了嚴格的證照審核”來證明自己的主觀無意。但社會不會去關心這些醫療廣告發布者是否或如何拿到合法證照,或者説這一行為是否符合現有的法律,他們關注的是這一行為的實際後果。

  這裏涉及到一個法律或政府監管的模糊地帶:百度或騰訊這樣的互聯網公司應該為用戶使用它們的産品而産生的消極後果負責嗎——我指的是除了法律或合同規定的責任之外的責任?

  每當提到類似問題時,那些處于傳統行業的企業總是用下面的例子來進行辯護,而且相當有效:你不能因為一個搶劫犯使用菜刀去搶劫而追責制作或銷售菜刀的企業,也很難因為電話詐騙而去追究電信公司的責任,前提是它們在制作、銷售和提供服務的過程中遵循相應的法律規章(程序正確)。這兩種情況都可以稱為工具的中立性原則,企業宣稱用戶實際受益的就是工具的功能本身,而不涉及工具的使用後果。但工具的中立性原則可能並不完全適用于百度或騰訊這樣的情況,因為:

  百度提供的用戶價值是高效的信息連接,不僅包括可連接性和連接的速度,還應該包括連接的準確性,這些正是百度在中長期贏得競爭和獲取商業價值的關鍵。也許作為通信工具的騰訊提供的價值和傳統的電信公司有些類似,可以適用中立性原則,但作為社交網絡和遊戲服務商的騰訊提供的核心價值卻帶有明顯的過程和後果相關性,它的主要商業價值也來自這些過程和相關性,因此並不適用工具中立性原則。

  這還沒有考慮騰訊作為一家以“贏得世界級尊敬”為使命的公司,其在用戶心中建立的信譽對用戶決策的影響。比如在《王者榮耀》中,它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家長與學校最初的警惕性,等于其部分用戶(小學生)的監護人將部分監護權讓渡給了騰訊。而騰訊在最初似乎並沒有當好這個暫時監護人的角色,即對出現的小學生沉溺盡早採取措施。

  用戶有理由從處于領導地位的公司那裏要求更多,畢竟大多數最成功的互聯網公司都或多或少建立在網絡效應之上。換句話説,正是用戶的選擇成就了成功者,但在一些公司那裏,用戶顯然並沒有從選擇中得到應有的回報。比如蘋果的用戶付出了高昂的價格購買其産品後,卻淪為其繼續榨取高額後續回報的工具,例如蘋果收取的高昂傭金分成最終還是會轉嫁到用戶頭上。而那些支持蘋果贏得係統級戰爭的開發者又何嘗不是如此。

 

從私人自治轉向社會共治

 

  推動互聯網巨頭們的管理從私人自治轉向社會共治的根本力量之一是,當這些公司從一個獨立的商業實體發展為經濟和社會基礎設施後,從産業競爭向生態競爭的進化符合其利益最大化。因為它們的利益越發與整個生態(也包括社會和經濟等)的整體利益密切相關,這要求它們必須以生態的整體利益,而非僅僅是一己私利為出發點,並且在管理上採取更加開放的姿態,兼顧多方聲音。

  比如,在《王者榮耀》的生態中,不僅包括騰訊自己,還包括蘋果和安卓陣營的渠道夥伴、媒體、其他遊戲公司、內部的其他遊戲項目組、錢袋子安排中的其他項目等。生態中還涉及用戶以及用戶時間、用戶的社會屬性相關者(例如小學生的老師和家長)、用戶在遊戲世界裏的利益相關者、政府等。

  變化的另一股根本力量則來自社會的要求。在整個社會的價值評估中,不僅個別公司的權重很小,就連作為一個整體的經濟也只是眾多指標中的一個。盡管不同的社會偏好不盡相同,但兼顧效率與公平、多元化的價值觀、長期與短期利益,是人類共同認可的原則。為了對不同的指標實施有效管理,人類求助于政府和社會組織。

  這就意味著,作為經濟基礎設施的阿裏需要考慮比自身的經營更多的指標,比如總體就業、線上線下等多種生活方式的維係、財富分配中的公平、經濟整體運行的效率、創新的保護、經濟體的可持續性等。而作為技術、社會和潛在的經濟基礎設施的騰訊,除了以上這些,則還需要考慮類似這樣的問題:比如用戶的時間和經濟管理、虛擬社會的管理、總體幸福感的提高、個人職業發展與社會化、技術的社會後果等。

  如果它們不能主動將這些指標納入整體考慮,那麼最終要不面臨競爭地位的下降乃至喪失,要不面臨政府或社會組織的介入——這兩者所承擔的更寬泛的監管者身份,讓它們有責任介入這些新的環境——畢竟在更廣泛的社會價值體係面前,互聯網甚至經濟都只是一部分。

  當這成為現實時,過去那些支持了互聯網繁榮的自由土壤將不復存在,法律和規章最終會趕了上來。想想那些傳統的經濟和社會基礎設施的管理模式,你就會明白這意味著什麼:類似電信、能源、公共服務等領域的領導型公司,它們甚至連自主制定價格的權力也會被置入政府的管理范疇,而這只是它們所接受的廣泛監管范圍的其中一個。

 

政府和社會的介入將成為常態

 

  在經歷了20多年任由互聯網精英們跑馬圈地的寬松監管模式後,一些主要經濟體的政府都已經開始蠢蠢欲動,試圖改變這一局面:

  不久前,歐盟以濫用支配地位、妨礙競爭為由,對谷歌開出了24.2億歐元的罰款,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公開質疑亞馬遜“不交互聯網稅”。對于Facebook、Twitter這樣的社交網絡在反恐、假新聞等領域的不作為或作為不力,人們的容忍也會有限度,而蘋果這樣的公司以所謂的保護用戶隱私為由,將反恐這樣的社會價值拒之門外的做法,更是顯得鼠目寸光。

  如果説百度魏則西事件是社會給互聯網敲響的第一計警鐘(那之後百度和中國互聯網都變了很多),那麼《王者榮耀》也許會成為騰訊乃至中國互聯網的又一個分水嶺,一次重新認識自己並制定相應目標的機會。騰訊、百度乃至未來的其他互聯網巨頭,它們都必須做得比用戶和法律要求的更多。因為你創建了一個“新世界”,並從中獲益,所以你必須幫助整個社會學會如何去治理,如果不主動做,那麼社會就會接管過去。

  而且即便如此,政府和社會的介入還是會越來越成為一種常態。因為作為一個獨立利益體的企業實際上很難跳出自身利益之外,社會共治就成為互聯網巨頭們不得不接受的現實,或者説建立確定性的機遇(如果足夠明智的話)。

  迄今,我看到的對于自身給社會帶來的變化認識較為清醒的互聯網企業家中,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也許算一個,他在2017年哈佛大學畢業演講上的演講標題就是《創建一個所有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當然這之前期望他能先在反恐和假新聞上做出更大改變。(編輯:熊麗君,實習編輯:張凱凱)

2017-06-0748

6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標簽:

專家

尹生

互聯網行業資深戰略與價值溝通顧問、前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編、創新與科技領域領頭人 /  5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互聯網

站在前沿,領略前沿,駕馭前沿。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互聯網金融思客會]互聯網金融的監管、規范與革新

思客與新華網上海分公司聯合舉辦了一場精彩的互聯網金融思客會,吳曉波、蕭國亮、吳弘等多位業界專家接受了思客的獨家專訪,從自律、監管、規則等角度深入分析互聯網金融的現狀與未來,並暢談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為互聯網金融帶來的革新之機與潛在風險。

稍後閱讀 時長:1分鐘

思客

被《王者榮耀》撕裂的中國互聯網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被《王者榮耀》撕裂的中國互聯網

騰訊、百度乃至未來的其他互聯網巨頭,它們都必須做得比用戶和法律要求的更多。因為你創建了一個“新世界”並從中獲益,所以你必須幫助整個社會學會如何去治理。如果不主動做,那麼社會就會接管過去。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0564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