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相變”時代,世界需要“新北京共識”

發表于  2017/01/06 17:03   約13分鐘

圖為賈晉京在《大相變:世界變局下的2017年新常態》研究報告發布會現場。

圖為賈晉京在《大相變:世界變局下的2017年新常態》研究報告發布會現場。

  近日,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部主任賈晉京在《大相變:世界變局下的2017年新常態》研究報告發布會暨2017年世界形勢研討會上發表演講,他指出,當今世界正處于“大相變”時代,世界需要“新北京共識”,不是西方概括總結的《北京共識》,而是讓中國需要産業發展規劃、需要政府有為、需要市場有序這樣的市場體係形成“新北京共識”。

  《大相變:世界變局下的2017年新常態》研究報告是人大重陽研究團隊對全球格局發展變化的分析與探索,並提出了全球治理體係將以“中國動力”為主要驅動力的觀點,既是人大重陽對2016年世界變局的總結,也是對未來世界發展形勢和中國角色的展望。

 

  以下為賈晉京的演講全文,由思客編輯整理:

 

  結合報告我想多談一些背後的思路和想法,這可能比最後形成文字的更加重要。

  1月4日晚上人民幣大漲,是新年的一個好兆頭。上海滬指在2016年底和2017年前兩個交易日四連陽,我們認為這恰恰也是2017年的好兆頭。我們知道一個詞“三陽開泰”,一陽是“來富”,表示事情在朝著茁壯成長的方向發展,二陽是“來臨”,周易裏的一句話好事要來臨,三陽開泰是很好的兆頭,四連陽是大壯卦,我們認為這對中國是很好的兆頭,可以有更多的作為,于主方有利。中國今年有兩場重要的主場外交,“一帶一路”和金磚五國的峰會,預示今年中國的主場外交會有非常大的利好。

  在我看來,2017年有可能是對中國和世界有不同意味的一年。其原因在于世界格局和結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反復想了很多的詞,最後決定用“相變”這個詞來闡述這種變化。

  “相變有三個方面的含義。首先,相變表示物質還是原來的物質,它不是化學變化,沒有變成其他的東西,但它的結構不同了,而不是局部的變化。2016年能夠概括出很多局部的變化,局部變化都可以認為是一種表象,背後的本質變化需要用一個詞來描述它的變化及變化的過程,這個過程我們認為可以用相變。本質變化稍後我會闡述,它可能和世界經濟和貨幣的運動有關。這種變化對世界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改變。

  第二個含義,相變需要能量的輸入和釋放的過程,是伴隨的。它裏面的能量要麼是輸出了,離開了原來物質的體係,或者它需要完成大量的完全不同的原有體係外的能量注入。對中國來講,世界很可能對中國有一個非常不同的看法,他們看中國的眼光、對中國的期待會發生非常巨大的變化。

  採用相變這個詞就是為了表達世界正在發生係統性變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後,除非再有一個巨大的轉折和能力的輸入、輸出過程,否則它是回不去的。它是相變,它不是一種周期,周期是會回去的。

 

美元退潮構成了世界“大相變”的根源

 

  我們接下來説明一下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大相變”的過程。在2008年和2009年金融危機發生後,美國的貨幣總量飛速上漲,雖然自從美國大規模印鈔的貨幣政策過去之後,貨幣增發速度下來了,但貨幣總量仍然是快速上漲的,因為貨幣一旦發行出來很難被消滅,而且它要在不同的市場,在實體經濟市場、尤其是金融市場上通過乘數擴大。在西方來講,恰恰實體經濟市場中是不怎麼擴大貨幣量的。

  我們做一個對比,看一下美國工業指數,從一種指標來説明實體經濟的狀況。2008年到2009年,金融危機前美國實體經濟發生了大幅下降,直到2015年第三季度,才差不多回到了2007年三季度的水平。這是美國實體經濟的水平,我們相當于做一個樣本分析,做一個切片,來説明世界為什麼發生了相變。

  對比以上貨幣與工業指數,我們能夠看到,在實體經濟沒有發生太大變化的情況下,仍然存在著尋找一種周期性復蘇的運動狀態的情況下,貨幣供應量是天量翻倍的增長。西方貨幣在金融市場上,基本是按照十倍、二十倍的乘數在擴大,在不同層級的市場上,也就是説貨幣數量達到了金融危機前的至少十倍規模,但是全球,尤其是西方世界的實體經濟則是剛剛恢復到金融危機前的水平。世界在2016年到來之前,已經有非常巨大的貨幣量積累,雖然我們拿美國樣本在分析這件事情,但全球基本都是這樣的狀況。

  我們知道量變會引起質變,質變什麼時候會發生?它遲早會發生,2016年很可能就是這一質變的到來。在當今世界上,所有國家的運行,一個經濟環節的運行,不容置疑都是高度會計化的,沒有任何一種經濟行為離開了會計部門的運作能夠進行下去。高度會計化的背後意味著需要貨幣的運動變化過程在背後支持,貨幣的運動變化過程在當今世界上變成了經濟總量的很多倍。2011年OTE(場外衍生品)達到世界經濟總量的9倍以上,按大數來説是10倍。發生的這種狀況,本身是經濟危機發生的原因之一。在2017年前它飛速上漲,經濟危機之後它不怎麼上漲了,但還是有所上漲,這是世界面臨的基本形勢。從這個角度看世界上每個地方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這裏要用更多的原始數據分析,還可以再做。

 

“大相變”帶來了全球格局的改變

 

  所以,我們看報告裏寫到的世界經濟運行的基本要素,也就是貨幣運行和世界中重要的經濟要素的運行方式,在2016年發生了大的變化,對世界上各個主要地區、國際社會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和影響。這樣變化和影響怎樣體現呢?由于報告本身已經寫到了,所以我就簡單概括一下,美國的關鍵節點的變化,特朗普上臺是美國社會和經濟發生巨大變化所造成的一個結果。美國發生的巨大變化正好是2016年發生的,美國家庭財富的佔有,到2016年來到一個點,0.1%的人口佔有的財富和90%的人佔有的財富是一樣多的。

  這種現象表現了什麼樣的本質問題呢?隨著現代經濟的發展,尤其是金融危機以後,美國沒有那麼多的實體經濟的投資機會,美國實際上能夠給普通人創造機會的空間越來越少,但金融財富仍然能夠繼續增長。美國説奧巴馬創造了大量的就業,但奧巴馬創造的真正凈增就業人口是55歲以上年齡人口,54歲以下的就業機會是減少的,我們可以看到一些什麼樣的崗位被創造出來,實際上是管理崗位和軟件工程這樣的一些就業機會被創造出來,這是美國面臨的變化。

  美國曾經是一個從事傳統産業的國家,在20年前及更早,互聯網革命前美國的三大支柱産業是汽車業、建築業,以及制造業等實體産業。但現在美國的割裂已經積累到了一定程度,新增就業機會和新增收入基本上全歸少數人了,這是美國發生變化的一個節點,這一節點在2016年有一個深刻的體現。

  歐洲的體現更加明顯。對整個歐洲來講,最關鍵的進程、最能夠把歐洲維係在一起的核心是歐盟的架構,而歐盟架構中的核心要點在哪裏?歐盟每年11月初有一次重要會議——歐盟首腦峰會,歐盟27國首腦都需要參加的,這與中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時間上比較接近。2011年歐盟首腦峰會上確定了一件事,這件事説明了歐盟的關鍵點在哪裏。在這屆峰會上,歐盟27國通過了《歐盟元首聲明》這一文件,規定了歐盟想要達到的目標是實現財政統一,為此要求各國把結構上可承擔的財政赤字減少到結構上可持續的比例,這個比例有一個復雜的表述,但大致我們可以看到它實際上要求各國債務比GDP降到60%以上,赤字不能超過3%。這個規定並不是説了就完了,而是要求歐盟各國寫入憲法的,歐盟各國也確實寫入了憲法。但從現實情況來看,這需要花費很多年,並且有可能這個計劃最終會和目標背道而馳。因為如果它不能實現財政統一,不能實現銀行業統一的監管和金融救助體係的話,歐盟是一定會散架的。2016年,歐盟恰恰朝著散架的方向邁出了很關鍵的一步,從英國脫歐到意大利公投都是朝著散架的方向前進,這是2016年巨大的變化。

  把美國和歐洲連起來看,他們想搞一個TTIP,實際上是想搞進一步的整合,也是歷史上跨大西洋體係的延伸。但現在的現實情況是在朝著分裂的方向走,而不是朝著往一起整合和統一的方向發展。當然,歐洲現在的分裂也與它受到的難民衝擊有關。但難民本身也是世界經濟運動變化過程中的一個巨大産物。難民的來源——整個中東地區,包括中東地區人口最多、也一直是中東地區核心國家的埃及在內,大部分都是出口石油,進口糧食的地方。他們人口很多,但大部分地區是沙漠,所以糧食進口很多。但相對他們的購買力來講,從2015年到2016年,糧價的上漲相對于油價是兩倍半,2016年以後油價上漲起來以後還好一點。一個本來糧食就緊張的地區,糧價相對油價上漲了兩倍半,它怎能不發生饑荒、産生難民呢?糧價為什麼發生這種變化,這也是世界經濟和貨幣的運動變化過程。

  從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來説,過去像巴西這樣的國家比較典型,它完全依靠美元作為它和世界的聯係甚至是組織自身經濟的樞紐,南美洲這些國家貨幣直接和美元綁定或者有的國家直接使用美元。但如果美國是從全球回收美元,正如2016年發生的美元大退潮的過程,想當然巴西是要發生金融危機的,因為沒有了使經濟保持正常運行的血液循環。對世界上大量的新興市場國家來説,他們要找人民幣國際化,找經濟上能對他們重新進行組織能量的輸入,否則他們自己沒有經歷過這樣一個獨立自主的經濟體係建立,要渡過這個過程是不可能的,要麼是西方體係來組織它,要麼它就必須找一個新的力量來源來幫助他們的經濟運行。這就是為什麼在2016年,他們表現出非常強的對華合作的趨勢,菲律賓體現得尤為明顯。

  中國的2016年也是尋求成為世界舞臺中,發揮推動力量角色的歷史機遇的一年。如果沒有布雷頓森林體係和二戰以來建立的國際秩序,世界經濟是沒法正常運轉的。要讓世界經濟運轉,必須要有一個具有強大生産能力的國家,來作為世界經濟的心臟,再把它的貨幣和全世界的經濟運轉過程聯係起來,這也是為什麼要把美元定義為世界貨幣。布雷頓森林體係一開始規定了美元和黃金挂鉤,其他經濟和美元挂鉤,如果沒有和黃金這一全球的硬通貨的綁定,不同的貨幣間是互相不認可的。但這樣的話,世界就必須有一個一體化的上層建築來維係世界經濟的運行,而這一上層建築在2016年發生了動搖,西方沒有能力繼續維護及往前推動這套世界經濟的上層建築,相反已經走上了拆臺的局面,比如美國搞TPP。這時候,中國就會被世界上很多國家所擁戴。

 

世界需要“新北京共識”

 

  在這樣的局面下,我們對世界的建議和期待是什麼?

  我們提出應該搞一個“天然氣人民幣”。美元能夠成為世界貨幣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一開始跟黃金挂鉤,在美元和黃金兌換的窗口關閉後,由于美元和石油綁定在一起,它仍舊具備了在全世界流通的基礎。而我們通過對1990年到2015年全世界的一次能源消費(除電力這種加工過的能源)的觀察,看到一個很重要的現象石油作為傳統能源是全世界消費能源最大的一塊;煤炭大多數是本地化的,國際煤炭貿易只是補充;除了石油和煤之外,天然氣是世界新增能源消費量最大的部分。美元是和世界最大的原材料能源石油綁定在一起,但新增能源消費最大的天然氣並不是這樣的格局。天然氣目前不存在綁定的貨幣,也就沒有必要讓美元回流的貨幣來扮演這樣的角色。

  而世界上的天然氣分布在什麼地方呢?世界上天然氣儲量最多的是俄羅斯、伊朗、土庫曼斯坦,説白了就是在裏海周邊。天然氣並沒有形成一定要拿某國貨幣來結算的狀態,它不像石油拿美元結算,同時它又在裏海周邊,也就是“一帶一路”的核心區域儲藏著,所以我們要想讓中國在國際上進一步扮演核心國家的角色,就需要讓人民幣成為重要世界貨幣的一個侯選,需要建立“天然氣人民幣”的機制。

  從全球上層建築的角度來講,我們需要建立全球經濟協調體係。從全球未來的發展來講,2017年美元回流美國,美元退潮恐怕是要繼續的,世界經濟不可能按照西方原有的上層建築體係的方式去繼續恢復和運行。我們需要有一種新的發展共識,這就不能是《華盛頓共識》那一套搞自由化、搞私有化的路子,靠這條路走不通。所以,我們需要“新北京共識”,不是西方概括總結的《北京共識》,是讓中國需要産業發展規劃需要政府有為、需要市場有序這樣一種市場體係形成“新北京共識”,從世界的上層建築來講,是需要這種“新北京共識”的。

2016-10-1163

16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賈晉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 /  11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聚焦僵屍企業6]“僵屍企業”存在的背後,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從根本上來説,中國存在大量的僵屍企業,與整個金融體係的特點有關。擁有房地産等抵押物的僵屍企業容易獲得融資,而往往具有“輕資産”特徵的創新企業很難獲得融資。

稍後閱讀 時長:5分鐘
世界范圍內,中國要做供給側改革的火車頭

供給側改革的提出和世界形勢有著巨大的關係,所以我要講的是全球化新形勢和供給側改革。經過對供給側改革有關的中央政策和理論背景的梳理,我認為可以把供給側改革概括成“123456”和“654321”。

稍後閱讀 時長:8分鐘
專訪賈晉京:美國制造業五年內會“逆襲”中國嗎?

近日,德勤發布報告稱,預計未來五年內,美國有望超越中國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制造業大國。這份預測是否擁有足夠牢靠的依據?思客對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賈晉京進行了獨家專訪,在他眼中,美國制造業能夠在五年內“逆襲”中國嗎?

稍後閱讀 時長:6分鐘

思客

“大相變”時代,世界需要“新北京共識”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大相變”時代,世界需要“新北京共識”

世界處于“大變相”時代,我們需要“新北京共識”,讓中國需要産業發展規劃、需要政府有為、需要市場有序這樣一種市場體係形成“新北京共識”。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2250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