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媒體如何掙脫“剛的束”

發表于  2015/09/07 06:30   約6分鐘

互聯網技術給傳統媒體帶來巨大挑戰

  剛的束,顧名思義,剛性約束之謂也;而剛的需,剛性需求之謂也。“剛的束”與“剛的需”恰恰相反,既無剛性需求支撐,卻又有剛性約束來約束,而傳統媒體就深陷“剛的束”之窘境:一方面新聞已經不是剛需,而又被體制剛性約束。傳統媒體的“剛的束”有哪些呢?

經營困難難裁員


  近日有人撰文,説互聯網公司今日裁員、明日破産,好一副淒慘景象,好像互聯網公司深陷困境似的。例如,為了應對虧損,搜狐在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一季度,進行了一係列改組,主要是在暢遊,搜狐汽車,焦點房地産網和搜狐的編輯隊伍中進行裁員。目前員工數與去年員工數的高點相比,下降了30%。而反觀傳統媒體,卻沒有發生裁員之事,一時之間,很多傳統媒體大佬紛紛叫好!但是事實是如何呢?

  如何衡量一個産業的繁榮程度呢?關鍵是要看該産業的産業規模和增長速度。據相關數據顯示,2014年,互聯網廣告為1540億元,同比增長40%,百度的廣告收入達到490.52億元,同比增長53.6%。而傳統媒體呢?根據CTR數據,2014年,電視廣告刊登額下降了0.5%,初現拐點;報紙廣告刊登額大幅下滑18.3%;雜志廣告刊登額也下滑10.2%。尤其是百度的廣告收入將鐵定超過報業的整體收入!數據本身會説話,到底是傳統媒體業處于困境還是互聯網媒體業處于困境,也就一目了然了。

  為什麼身處高速增長通道的互聯網公司出現了大幅度裁員,而深陷困境的傳統媒體卻沒有出現裁員潮呢?那就拜“剛的束”所賜。對于互聯網媒體來説,他們是完全市場化的,任何決策都會根據外部環境和自身經營狀況而及時調整,當需要擴張時就快速擴張,而當需要收縮時,就及時收縮,這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和市場化。而傳統媒體呢,當市場快速發展時,由于人員編制等各種制約,很難快速擴張;而當經營困難時,更不能及時裁員,一旦裁員,不僅會被下屬報復,而且極可能會被領導扣上影響社會穩定的名義而勒令收回成命。當市場經濟發展到今天,可悲的是,傳統媒體依然被打上了深深的計劃經濟烙印。例如,在廣告收入大幅度下滑之時,有些媒體為了保證基本的廣告佔版率而減少版面,但這顯然會影響採編人員的工分,最後被員工上告主管部門而勒令不準減版。

經營自主權嚴重受限


  傳媒企業作為獨立的市場主體,應該擁有完全的自主經營權,可是由于傳媒業具有意識形態屬性,經營自主權卻被相關主管部門大大侵蝕。

  媒體身負輿論引導和市場盈利兩種功能,且必須把輿論引導功能放在首位,但是又必須靠市場經營來維持自我正常運轉。在互聯網未對傳統媒體帶來巨大衝擊之前,傳統媒體可以借助“行政許可”式壟斷獲得的壟斷紅利來維持自身的運轉,但是在互聯網技術打破傳統媒體的壟斷之後,傳統媒體的日子日益艱難,如果經營自主權再不充分,則自身運作就會困難,而所謂的輿論引導功能又如何真正發揮呢。近日上海報業集團裘新社長在年終講話時,就大大地強調集團的媒體屬性,發出了“集團砸鍋賣鐵也要辦好報業”的豪言壯語,只是我不清楚的是,如果都混到砸鍋賣鐵了,還怎麼保證辦好報業呢,大家都知道,報業可是大投入的大生意!  

  筆者更是見到過不少傳統媒體單位由于不能自己購買紙張,只能有相關部門購買,導致在紙張價格處于低谷時不預先儲備而在紙張價格處于高位時依然大舉購買。更有甚者的是,一些單位早就不用的廢舊電腦也不能自己處置,而佔據了大量的寶貴辦公空間。

自主決策權嚴重缺失


  傳媒企業作為國有企業,但一方面缺少合格的出資人代表,缺位、越位、錯位現象比比皆是,導致沒有利益該管的事情處處沒人管,而有利益的不該管的事情卻時時有人伸手;另一方面,相關主管部門只關注輿論引導而不關注市場環境,尤其是他們根本不懂市場,這就導致“瞎指揮”的事情比比皆是。

  例如,去年8月18日,媒體融合上升為國家戰略之後,有些地方的宣傳部就要求其旗下的傳媒集團建立起“中央編輯部”,但是他們真的懂“中央編輯部”運作的前提、關鍵嗎?“中央編輯部”雖然有其合理性,但是並不等于適合所有單位、所有地方,真正的媒體融合應該由媒體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來選擇適合自身的路徑,而不是由上級部門來“命題作文”。

  再例如,傳媒企業的投資決策權嚴重不足。現代傳媒企業與之前的傳統傳媒企業大不相同的是,投融資在其發展中處于越來越重要的地位,但是很多地方的文資辦對傳媒企業的投資權限進行了嚴苛的限制,導致投資行為難以有效開展,更是影響了傳媒企業的發展。

  除了上述這些,不少傳媒企業在人事任命上也受到剛性約束,有些傳媒單位的領導很難從內部産生而多從外部空降,而且這種空降並不是通過市場化選聘而是政治式空降。當然,黨管幹部、黨管媒體、黨管導向是原則,但是對于傳媒這種專業性較強的行業,能不能多點市場化選聘和內部提拔,而少點政治式空降呢?

  當然,我們在討論“剛的束”時,我們也看到傳統媒體也獲得了不少的政治紅利,例如,直接補貼和稅收減免等,但是這些政治紅利在市場化衝擊方面無異于是杯水車薪,而真正的解決之道是徹底破除傳統媒體頭上的層層緊箍咒,唯有打破“剛的束”,才能真正迎來“剛的需”。


“傳統媒體必死”,老人和大媽們答應麼?

互聯網時代將最先淘汰“看客”

“怪獸”來襲,沒有報紙的明天會來臨嗎?

7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郭全中

國家行政學院高級經濟師 /  5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媒體融合

新媒體會加速改變我們的生活狀態,改變我們的商業思維,改變互聯網産業,新媒體將繼續帶給我們驚喜和改變。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傳統媒體如何掙脫“剛的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傳統媒體如何掙脫“剛的束”

經營困難難裁員,經營自主權嚴重受限,自主決策權嚴重缺失……傳統媒體在面臨這些“剛的束”時,該如何打破緊箍咒?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1958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