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改革,根本停不下來

發表于  2014/07/24 12:44   約8分鐘


  7月15日,國資委在其網站公布了“四項試點”的具體內容,與之同時公布的還有承擔試點任務的6家央企名單。

  實不相瞞,當我聽到“6家試點企業”這一數字時,幾乎驚訝得要大唱“yesterday once more”了。

  要知道,從1978年開始的國企“擴權讓利”改革,恰好也是從6家企業的試點開始的。

  36年彈指間,在6家試點的深遠改革之後,又迎來了新一輪6家試點的深遠改革。顯然,如果不是國資委在制定入圍名單時有意向歷史致敬的話,是不是只好感慨歷史是如此的精妙計算和巧奪天工?

  須知,雖然今昔的國企有如天上人間一般不可相比,但面臨的改革難度並不比那時容易半分。如果説,當年的改革,是要在山窮水盡中求一個柳暗花明;那麼今天的改革,卻是要在金山銀山中證一個究竟無我,難度恐怕是只增不減。

  也許,“國有企業”這四個字組成的偏正短語,本身就暗示了上下兩個維度所需要面對的改革難題:首先,要解決有關“企業”的問題;然後,要解決關乎“國有”的問題。

  6家試點開啟的1978年改革:解決“企業不像企業”的問題

  1978年國企改革的主要任務是擴大企業自主權、調整國家與企業之間的利益關係。通俗地説,也就是“擴權讓利”改革。當時面臨的情況是這樣的:國有企業嚴重缺乏自主權,企業生産什麼、生産多少完全是政府説了算。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説是“企業不像企業”。

  也因此,那時的改革必然首先向這種過于集中的經濟管理制度開火。而根據中國人特有的“試點”文化,又是一定要從某種試點開始的——于是,這就出現了本文開頭所提到的歷史畫面了:在1978年的第四季度,從四川的重慶鋼鐵公司(不太年輕的讀者應該知道重慶被從四川劃分出去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情)等6家地方國營企業開始試點,“擴權讓利”的改革掀開大幕。

  當時的試點主要包括以下要素:企業可以提取一定利潤留成,職工個人可以得到一定獎金。很容易想到,如此符合人性的改革必然會推動生産力的增長。果然,第四季度的計劃指標被超額完成了。隨後,14條擴大企業自主權的辦法在四川省出臺,其中包括:在完成國家計劃任務的情況下,企業可以增産符合市場需要的産品;企業可以自行銷售國家商業和物資部門不收購的産品;超計劃完成的利潤可以分成——現在的讀者看到這裏也需要笑出來了:難道這些不是一個企業天經地義所應有的權利嗎?

  是的,也許在今天的人看來,這些簡直都不成為問題的“常識”,在那個時代卻是需要最偉大的頭腦和最堅決的勇氣才能觸動的“禁區”。

  可以打個這樣的比方嗎?好比有一株被藤蔓纏繞的樹,在經歷了漫長的被纏繞之後,甚至這棵樹本身也相信了藤蔓的説教:樹是依靠藤蔓才存在的,因此任何保留養分給樹本身的想法都是罪惡的。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意識形態裏,國企就是這樣的一棵樹,而為了自身利潤而生産的企業衝動就是一種“原罪”,為了洗脫這樣的罪,必須做到徹底的“去企業化”——交出自主決策的權利、交出留存利潤的權利。

  不難想象,即使當思想領域的極端年代已經過去,要想在現實中改變這巨大的慣性思維會有多麼艱難。因為任何意識形態一旦進入現實,就會成為利益,體現在具體時代之中就是計劃部門對于企業的指令權力,要想撬動它絕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兒。

  1978年的這次試點所傳遞出來的精神,在此後將一直延續到90年代末、21世紀初,這一階段的國企改革,粗略説之都是圍繞著解決“企業不像企業”的問題展開的,用官方語言來説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階段,用我的話來説是一個“建立國有企業自我人格”的階段。

  6家試點開啟的2014年改革:解決“國有不像國有”的問題

  36年之後,國資委確定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混合所有制、董事會擴權和派駐紀檢組等四項改革主題,再次從6家企業的試點中啟航。

  這36年間,很多事情都已經不同。

  首先是,國有企業的實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財政部1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1-6月,國有企業累計實現營業總收入233065.3億元,累計實現利潤總額12211.1億元。要知道,1978年我國整個的國內生産總值也才只有3645億元,即使考慮到前後統計口徑的差異和通貨膨脹的情況,數字間量級的差異依然可以説明問題。

  國際上的排名可以進一步説明這種巨大變化。7月7日公布的2014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顯示,中國企業的上榜數量達到了創紀錄的100家,其中國有企業佔了絕對優勢,達到了92家。更具有標志意義的是,央企中石化集團取代埃克森美孚,排名第三,打破了此前財富500強前三甲長期由埃克森美孚、沃爾瑪和殼牌長期壟斷的歷史,這也是歷史上發展中國家的企業首次進入該榜單的前三甲。

  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社會對于國企的要求在變化、國企需要扮演的角色也在變化。

  如果説,在改革開放之後的相當長時間之內,人們對于國企的要求是:“你應該自強自立、變得更有競爭力、更像一個現代企業”,那麼現在人們對于國企的要求可能是:“你應該更懂得有所為有所不為、變得更具有開放性,更像是這個國家全體國民的企業。”

  是的,在媒體的報道上,“國有企業”不像“國有”的事兒已經屢見不鮮。不論是媒體捅出的天價裝修事件,還是在招聘職位時的蘿卜裙帶關係,以及在給國家上繳利潤時的羞羞答答,或者是在利用政策壟斷攫取利益時的理直氣壯,都難免讓部分國人産生錯覺,以為這樣的“國企”與他們其實並沒有太多關係。

  因此,當下對于“國企”的改革,有必要從回應這些社會最大的關切入手。

  也因此,無論是對國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呼聲,還是當下正在進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都具有最終定義我們對“國有企業”本質理解的力量。

  其實,我們對于“國有企業”的理解一直都在變化:我小的時候,路邊的照相館叫“國營照相館”,可見那時候我們認為國企是需要國家真正一人一磚地去經營管理;之後“國營企業”變成了“國有企業”,觀念已經大為不同,但是在對于國家持股多少才叫“國有企業”這個問題上仍然有著近乎“男女大防”般的謹慎,生怕一步就越過了“道德的邊境”;慢慢的我們認可了國有“控股”企業也算國有企業的概念,但還是要堅持“絕對控股”的比例。再往後改革,我們對于國有經濟的想象力會擴展到什麼地步?真正是心有多高舞臺就有多大。

  最近上榜頻次頗高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一詞可能已經預示了我們對“國有企業”的理解將會迎來又一次升級。

  根據這種模式,在目前的國資委、國有企業之間,很可能加入一個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從而形成國資委、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國有企業三個層級間的縱向關係。在這種情況下,“國有”的掌控力體現在對于資本的掌控力上,即通過金融手段在不同行業、不同企業之間自由進退來實現國有的意志。很可能,一個公司今天是國有資本控股的,但明天不再被市場看好,國有資本從中撤離,他也就不再是國有企業;而另一家剛剛起步的創業企業,由于身處有爆發潛力的行業,獲得國有資本的大量增持,一夜之間成為最炙手可熱的“國有明星企業”——隨著改革的深化,這一天應該離我們並不遙遠。

  簡單歸納一下,從“國營企業”到“國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再到“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其實代表了我們對于“國有”這個詞從表及裏、從外入內的理解,好比地質上的沉積岩,認識軌跡的點滴進化清晰可見。

  還記得一步國産老片《神鞭》裏面,主人公最後擲下一句鏗鏘有力的臺詞:“鞭子剪了,神留著。”

  對于國企改革,拋開過往錯誤理解的枷鎖,真正保留“國有”即“國民所有”的本質,恐怕也是這輪改革所能留給歷史的一句擲地有聲的結語吧。

3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龐瑞

財經評論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在讀博士 /  1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國企改革,根本停不下來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國企改革,根本停不下來

從“國營企業”,到“國有企業”,到“國有控股企業”再到“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其實代表了我們對于“國有”這個詞從表及裏、從外入內的理解,認識軌跡的點滴進化清晰可見。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150060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