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援疆幹部講述援疆故事】詩酒趁年華
2019-12-20 17:34: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記昌吉市旅遊局副局長王斯誠

  塞上春未老,半壕春水一城花。五月,正是邊塞小城昌吉最美的時節。援友們晚飯後在河邊散步,這是難得的輕松一刻。

  身為昌吉市旅遊局副局長的王斯誠看著遊人如織,心中的快樂又與別人不同。“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蘇軾的這首詞與他此時的心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三年援疆,今年已是最後一年。這個春天還在此處,明年的春天就回到了故鄉安溪。此時在沙棗花兒的濃香裏思念家鄉的茶園,明年也許會在青青的茶園裏想念這塞上的春色。鄉愁就在這點點滴滴中彌漫開來。

  青山一道同雲雨 吾心安處是故鄉

  王斯誠是廈門大學歷史係的高材生,也是一名文藝男,有著詩人的情懷與氣質。每個少年的心中都有詩與遠方,他是個資深的背包客,還曾是網上旅遊論壇的版主。10多年前,他當驢友一個人自己在新疆逛了十幾天。沒有來過新疆,不知道新疆之大,沒有來過新疆,不知道新疆之美。西部的獨特風情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沒有想到,十年之後我會成為一名新疆人,在這裏工作、生活、成長。”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雖然離家八千裏,王斯誠卻從沒有離家的愁緒,吾心安處是故鄉,三年時間他已經融入了當地,成為了昌吉人。他對筆者説:“不是每個人的人生都有當一回新疆人的機會,但是我有,我有親戚在昌吉,我有朋友在昌吉,我還有夢和酒在昌吉。”

  2017年2月王斯誠援疆,擔任昌吉市文化體育廣播電視和旅遊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第七批福建省泉州市援疆工作前方指揮部宣傳組組長。援疆工作不僅是産業援疆、智力援疆、項目援疆,更重要的是要文化引疆、情感融疆。王斯誠對筆者説,加強兩地之間的交融交往交流,加深兩地人民之間的情感是一項長期的工作,雖然可能當時看不到具體成效,但慢慢地對昌吉的旅遊宣傳、經濟發展會起到推動作用。潤物細無聲,兩地人民之間的心緊緊相連在一起,福建與新疆人民也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

  三年間,王斯誠著力于加強泉昌兩地旅遊合作,促成泉州與昌吉兩地旅遊局、旅遊協會簽訂合作協議,雙方互相推介旅遊資源、互相拓展旅遊市場,共同打造“泉州—昌吉”旅遊品牌。王斯誠在加強旅遊區域合作、助力旅遊項目投資、實現資源優勢互補、增進兩地友誼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泉州市援疆分指揮部先後累計投入350萬援疆資金,助力旅遊援疆通過組織多種形式的旅遊活動,雙方互送客源1萬人以上。積極組織昌吉市旅遊企業參加泉州市舉辦的各種展覽活動,在泉州開展昌吉旅遊推介會,對昌吉市進行全方位宣傳,推介昌吉的旅遊資源,提高昌吉的知名度。2019年7月2日,“泉州號”援疆旅遊專機抵達昌吉,“二十周年援疆路,泉州親人遊昌吉”活動成行。10月份還開展“新疆千人遊八閩”活動。泉州旅遊援疆工作開啟了新的篇章。

  樹立宣傳工作也是援疆軟實力的理念。作為泉州援疆指揮部宣傳組組長,他發揮特長,建起聲屏報網立體宣傳平臺,率先在全省各分指揮部創辦“刺桐花紅昌吉”微信公眾號,及時推送援疆工作重大舉措、工作成效和先進典型,擴大泉昌兩地宣傳交流,聯接兩地情誼。同時,把昌吉市的招商政策、招商環境、閩商典型等通過微信公眾號及時、迅速宣傳出去,為昌吉的招商引資、産業發展營造良好環境。創辦《刺桐花紅昌吉》簡報,兩年多來已刊發36期,讓後方單位領導、家人了解援疆幹部的工作生活情況,也讓泉昌兩地加強交流,關注支持援疆工作。積極搭建外聯宣傳平臺,策劃各類主題報道,在《人民日報》《福建日報》《昌吉日報》《泉州晚報》、新疆電視臺、昌吉州電視臺、泉州電視臺等主流媒體,刊登播報各類新聞報道200多條。

  王斯誠説:“我三年幹了三件事。”

  2017年,推動組建了烏魯木齊安溪商會,讓全疆1萬多名安溪人有了自己的家;2018年,在泉州華僑大學舉辦昌吉市全域旅遊高級研修班,昌吉市50余人參加,這是昌吉市旅遊係統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培訓活動;2019年組織“泉州號”旅遊援疆包機,200多名泉州遊客遊昌吉。

  關山萬裏。如果説援疆不苦,那是假話,三年甘苦,冷暖自知。但是以一名共産黨員的忠誠與擔當,王斯誠從不以為生活上的苦是苦,安下心沉下身,以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精神,他想讓自己三年的行為能實實在在為昌吉留下一些觀念的新芽,如春草在經濟建設的春風中越發繁茂。每年的夏天,王斯誠都會把母親接到昌吉來,忠孝兩全。吾心安處,終是故鄉。

  茶酒相交共輝映,西出陽關有故人

  “喝茶只喝安溪鐵觀音,喝酒只喝昌吉葡萄酒”。王斯誠現在會這樣説。來自鐵觀音的故鄉安溪,他品茶當然是行家。“霞多麗、赤霞珠、美樂、黑皮諾”,當他口中吐出一連串葡萄品種,頭頭是道地跟筆者説起釀酒葡萄,儼然就是一位葡萄酒行家。“我覺得昌吉的葡萄酒和安溪鐵觀音很相似,都是農産品的再加工,都是味覺上的飲品”,王斯誠説。援疆三年,他認真學習葡萄酒知識,深入田間地頭,從葡萄的種植、葡萄園的管理,到葡萄採摘、釀造、儲存、窖藏,“葡萄酒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他不單單是酒,還是一種文化,對于昌吉來説,也是很好的旅遊産品。”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古來昌吉就盛産葡萄美酒,到了昌吉,他才知葡萄酒多麼讓人心醉。世界上葡萄酒的黃金産區都位于北緯44度,而昌吉市的葡萄酒就位于這樣的黃金産區之內。這裏跟法國波爾多一個生長環境,出産的葡萄酒品質也跟其不相上下,葡萄酒業內有句話“法國波爾多,新疆昌吉州”,可見昌吉葡萄酒的江湖地位。但,酒好也怕巷子深。好酒賣不出好價錢,企業小散不成規模,他説,這和以前安溪的茶業很相似。

  安溪是中國産茶第一縣,茶園廣闊,茶企業眾多,但是小而散,除了種茶做茶,基本再沒有其他業態的拓展。十幾年前,安溪學習法國葡萄酒莊園的經營管理模式,做大做強安溪鐵觀音。當時的縣委縣政府組織了幾批茶企到法國去參觀學習。經過幾年時間的發展,安溪形成了幾大茶葉企業為核心的茶業龍頭,特別是在茶旅結合方面,做得非常不錯,安溪的茶莊園現在已經是旅遊的熱門地。2018年安溪涉茶産值175億,單純的種茶做茶賣茶,是做不到這麼大的規模的,只有打通整個茶葉的上下遊産業鏈,才能形成茶葉的産業化規模,特別是茶莊園建設,助推了安溪鐵觀音的“二次騰飛”。這些好的經驗在王斯誠看來是昌吉葡萄酒發展可以借鑒和學習的。

  第一年,他組織了昌吉市幾大酒莊參加安溪縣組織的“藝博會”,把昌吉葡萄酒帶到了安溪,把昌吉戈壁印象、爵士酒莊等品牌宣傳推介出去。第二年,昌吉市全域旅遊培訓班到安溪現場教學,參觀考察安溪的茶葉+莊園+旅遊的模式。葡萄酒企業主走進安溪,走進茶莊園,體驗和感受茶的味道、茶莊園的魅力。 很多的葡萄酒經營者喜歡和他打交道,一有空閒就到他辦公室喝茶,印象戈壁酒莊的老板富強説,王局長腦子靈活,眼光獨到。他建議我們走酒旅結合的路子,把葡萄酒莊和旅遊相結合,讓遊客既感受葡萄酒的魅力,又可以走進葡萄園,體驗葡萄採摘的樂趣,親手制作一杯獨一無二的葡萄酒,打造“我在昌吉有片葡萄園”的葡萄酒莊文旅品牌。

  王斯誠自豪地説,如今在安溪,昌吉的葡萄酒銷量很好。這裏有他的心血,也是他的榮耀。“我現在提出的一些想法和建議,也許現未能馬上實現,但隨著經濟的發展,總會有用。”他信心滿滿地説。

  壺杯輕轉,紅色葡萄酒流光溢彩;順杯輕挂,那濃鬱的果香裏有著獨特的味道。援疆三年,安溪茶與昌吉酒已經融入了他的情感與生活。只有熱愛才能融入,只有融入才能熱愛。對王斯誠而言,八千裏路雲和月,一枝一葉總關情,三年前“著鞭跨馬涉遠道”的豪情壯志,在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繁忙中,泡出了杯中的這一口濃香茶韻,瓶裏的這一抹緋紅。

  愛過知情重,醉過知酒濃。三年援疆路漫漫,對王斯誠而言,茶酒相交共輝映,西出陽關有故人。這份援疆情也如橡木桶裏窖藏的幹紅,在時光裏發酵,歷久彌香。(作者:史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