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援疆幹部講述援疆故事】潤物細無聲
2019-12-18 12:42: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記昌吉州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吳舒騰

  吳舒騰是昌吉州公安局刑偵支隊副隊長,福建省第七批援疆幹部。

  在一杯茶的溫暖中,他説的都是劍鋒上沒有溫度的話。

  他是二零一七年四月從福建來援疆的,話題則是從二零一五年説起的。

  “這兩年,我們分別在阜康,奇臺,木壘破獲三起黑惡勢力詐騙案,挽回經濟損失1.9億,最大一起是1.4億。有一起正在偵破過程中。”

  吳舒騰生于福建,長于福建。但説到新疆的自然條件、人文環境,使我這個三十多年的老新疆自愧不如,他如數家珍地講述著他心中的新疆。

  分手後,出了福建省對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揮部。走在天山腳下這個寧靜安詳的小城。我的嘴裏卻飄來了一縷濃鬱的茶香,這是福建的茶,回味無窮呀!

  吳舒騰的一對一結親對象是呼圖壁縣二十裏店鎮二十裏店村村民賽買提·菊馬克。

  這是一個政府精準扶貧的貧困戶。

  賽買提·菊馬克在十二年前膽脂瘤手術後,又因小腦萎縮,喪失了生活能力。用賽買提·菊馬克自己的話説:“自己的承包地沒人種了,還托累妻子在家照顧自己。”原本家裏的頂梁柱,變成了家裏的負擔。還有兩個未成年、要上學的女兒。這些年都是靠政府救濟和低保維持生活。

  2017年4月,吳舒騰走進了這個家庭,他們成了一對一的幫扶對象,結為親戚,成了兄弟。

  從此,這個家庭的情勢就發生了可喜的變化。不到一年時間,喪失了生活能力十二年的賽買提·菊馬克擺脫輪椅走出了家門。

  對賽買提,吳舒騰不僅是一個有力的拐杖,更是一味精神補給的良藥。

  一個陽光明媚的冬日,康復訓練已多日的賽買提實在累得不想起來,妻子催他,他就裝睡。

  吳舒騰來了,他什麼也沒説,從地上提起賽買提的鞋在空中晃了一下。就有了這張照片,吳舒騰在幫賽買提穿鞋子。

  在漫長的康復訓練過程,這是一次情景記錄,但這肯定不僅僅是一次!

  吳舒騰多次到賽買提曾經就診手術的醫院調取病歷,再找骨科、神經科專家會診,查病情,找病根。然後依據專家建議制定冶療方案。

  賽買提最後確診為”小腦共濟性失調”。

  專家在制定醫治方案時提出的建議是,這種病藥物手術療效不好,建議以康復訓練為主。

  他自己先向醫生學,掌握康復技能,然後再一點一點準確無誤地教給賽買提·菊馬克。他把在州中醫院挂職的援疆醫生王輝請到了二十裏店村,依據賽買提的實際情況量身定制了詳細的康復計劃。

  首先,遇到的是語言交流的障礙,任憑吳舒騰怎麼比劃,他也是一臉茫然。

  吳舒騰先從醫生那裏學到動作要領,再自己琢磨,理解以後,教給賽買提,並陪著他反復練習。爬、蹲、抬腿。一遍,兩遍,十遍,一百遍。每一個動作,吳舒騰都要自己先練很多遍。為了避免危險,方便大哥自己在家練習,他又自己花錢對大哥家的家居環境進行了功能性改造。從臥室,到客廳,到衛生間,到房門囗,沿墻根安裝了防跌扶手,衛生間換了坐便器。

  “現在,大哥仍在康復過程中。大女兒去年考取了東北大學,現在烏魯木齊讀預科班。小女兒的目標是要到西安去讀內高班。兩個女兒都很聽話。不過像大哥家這樣的情況,要供給一個大學生肯定是有困難的,我們就幫他們申請了每年一萬元的助學基金。”

  “女兒上大學後,我們每月又給孩子添加了三百元的生活費,只是在校期間,寒暑假是沒有的。”他強調著,又補充説:“我們這樣做,目的是讓孩子利用假期去勤工儉學,學點自已賺錢養自己的本領,提高孩子的生存能力和社會適應能力。”

  説到這裏,我想起了媒體上吳舒騰給賽買提家買春耕播種用的玉米種子的照片。他送去的是玉米種子,播種的卻是比玉米更養人的愛!

  天已暗了下來,吳舒騰給鄰桌的援友添過茶後,看了看腕表説”二寶酲了!”丟下茶碗和我們一溜煙地出了門。再進來,懷裏竟抱著孩子。而他本人也變了個人似的,比孩子還孩子氣。

  他一邊逗弄著孩子,一邊沾沾自喜,自顧自地説:”這可是在新疆懷的孩子!古麗一樣的寶貝!”

  呼圖壁縣二十裏店鎮二十裏店村。

  賽買提·菊馬克的家坐北向南,和天山南北很多農牧民家庭一樣的平房闊院,磚混結構的平房是三室兩廳,廚衛齊全,布局裝飾和城裏住宅樓房並無二致,顯得更為闊綽。寬大的客廳,寬大的臥室,寬大的院子一大半種著果樹和蔬菜。

  一道一米高的磚砌花墻,把菜地和人居區分開來。

  我們今天去,吳舒騰沒有告訴他們,他説,如果提前告訴他們,他們會準備一桌子菜,挺麻煩,也挺不好意思。因此,塞買提就和往常一樣,出去鍛煉了。在廚房準備午飯的女主人一見吳舒騰一家,是一絲驚喜從臉上劃過。寒暄幾句吳舒騰就在院子裏給我介紹這個家的基本情況,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他如數家珍,了若指掌。

  回到房子,茶幾上已擺滿了過節的馓子、糖果、幹果和泡好的茶。

  坐下後,吳舒騰妻子小聲對我説:“你不知道,我們第一次來,大哥躺在床上,下床都很費勁,膽子也小得很,現在換了個人一樣。”

  他們兄弟緊挨著坐在一起,説著貼心的話。

  吳舒騰在鼓勵大哥下廚做飯,把嫂子解放出來賺錢去。

  只見這個大媽嘿嘿嘿地笑著,跟著二寶,從沙發的一頭轉到另一頭,又從另一頭轉到院子。轉過身去央求孩子媽媽“把孩子給我留下,留兩天也行。”吳舒騰的妻子指著墻上一張照片對我説:“那張照片是我們的全家福,我們的兩個大女兒可漂亮了!”小寶在大媽懷裏竟甜甜地睡著了。

  要走的時侯,吳舒騰有些激動地和賽買提夫婦説:“女兒交男朋友的事一定不能急,她現在還小,正在上學!”又説:“下次那個男孩來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我,讓我見見,我要給孩子把把關!”他又把大哥從頭打量到腳。下次,給你買雙軟些的鞋,現在康復鍛煉走路多,腳下的鞋一定要軟,要有彈性。”

  大嫂一邊用手指抹著眼角的淚珠,一邊動情的地:“我們的兄弟,妹妹,我們一家人!”這次,輪到我拼了命地點頭。

  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吳舒騰用真心換回了真情,收獲著真愛。

  回去一路,吳舒騰只説了兩句話。

  “等大哥開始下廚做飯了,咱們再回去看看,看廚房有沒有需要改造的地方。”

  “今年九月份,孩子去東北上學,咱們送孩子去吧!”

  看得出,這個家,這一切,他已放不下了。

  他很忙!

  他的崗位是昌吉州公安局刑偵支隊,但,在我採寫他的這段時間,他大多時間都是在烏魯木齊上班,大凡回昌吉,要麼是在單位,是在前指安排給他的值班時間,要麼就是親戚家有事。回昌吉值班,對他都是難得的休息。他所謂的休息,只是換了一個工作,將腦力換成了體力。

  天氣很熱,下午四點,他帶著妻子孩子還有我。從昌吉出發,一路朝西,直奔呼圖壁。

  吳舒騰的妻子斜倚在後排一角,把最大的空間留給在坐椅上熟睡的孩子。

  走不多遠,吳舒騰翻出一則手機微信讓我看,是賽買提大哥的大女兒給他發來的。

  短信的內容大意是:放假回家後,看到父母和家裏的情況,她感到壓力大,不想上學了,上學費用太高,想去打工賺錢……

  這就是讓吳舒騰亂了方寸,百忙之中擠時間要去呼圖壁的原因。

  一路上,他和妻子商量著解決問題的辦法。

  外面炎炎赤日,灼烤著大地,也在灼烤著車內我們的身心。空調的風門,一會兒調大,一會兒調小。夫妻的聲音也跟著風門一會兒高,一會兒低,一會兒疾,一會兒緩。看著他們夫妻的樣子,我似乎明白,吳舒騰的援疆,不僅是他一個人的援疆,是他們夫妻,是他們一家的援疆。再進一步,福建的援疆,也不只是前方一線幾百個八閩子弟的援疆,而是整個八閩大地的男女老少!(作者:陳婕,自由撰稿人,陜西真元文學社社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責任編輯:董志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6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