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速出入口“巨資造景觀”之風當止
2019-01-21 09:00: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那些與本地發展水平和實用性相背離的“形象提升工程”,不僅無法為地方形象真正增色,反倒可能暴露了當地政風、權力作風的浮躁與顢頇。

  去年8月,國家貧困縣湖南汝城因大規模舉債修建大批“形象工程”而被巡視組點名,近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也通報了兩起類似案例。一是國家貧困縣甘肅榆中斥巨資“造門”,該縣南北兩座城門位于連接國道和城區的途中,相距不足500米。二是陜西省韓城市西禹高速韓城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被指刻意追求“鯉魚躍龍門”的效果,建設超大體量的假山瀑布等。

  這兩個反面典型,是住建部去年9月至11月在對全國城市出入口景觀建設項目的調查中發現的。經調查,兩者的共同問題,都指向脫離實際搞“政績工程”“形象工程”。

  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總投資6200萬元,卻花費其中的4200萬元,在不到500米的距離內接連修建了兩座城門,其實用性和必要性讓人匪夷所思。韓城高速出入口景觀工程,與“北方城市地理環境和整體風貌極不協調”,成為笑話。

  除此之外,“脫離實際”也體現在大手筆投資與地方經濟的發展水平不相稱上。其中,榆中的兩座秦漢倣古城門及雕塑和廣場,平均造價達3425元/平方米,而2016年當地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尚只有8763元;2018年上半年韓城市地方財政收入剛過20億元,而“鯉魚躍龍門”的景觀工程總投資達到1.9億元,意味著這個縣級市半年財政收入的十分之一,都被一個景觀工程給“吞噬”。

  這兩個例子再次説明,冀望靠那些與本地發展水平和實用性相背離的所謂“形象提升工程”,來為地方形象提供加持,不過是一種一廂情願的自我想象,充滿權力的自負。它們不僅無法為地方形象真正增色,反倒可能暴露了當地政風、權力作風的浮躁與顢頇。

  近年來,隨著全國高速公路網的不斷完善,多數地方都通了高速,而一些地方政府借機在出入口搞形象工程的現象,並不少見。去年10月,《經濟參考報》就調查發現,高速公路出入口、城市重要街道路口等所謂的窗口、門面地區,正成為部分地方不遺余力打造“形象工程”的新的高發地。從分布看,東中西部地區都有。因此,通報處理典型之外,相關部門仍應加大調查、摸排,並鼓勵社會監督,對確實脫離實際的“政績工程”“形象工程”,該整改的整改,該問責的問責,更重要的是,通過清理存量問題,真正遏制住這種新的形象工程歪風。

  不過,要從根本上扭轉形象工程之風,還是要繼續嚴肅財政紀律和重大工程審批程序。像動輒投資數千萬上億的形象工程,方案到底是如何通過的?事先有沒有徵求社會意見,乃至工程拍板是否存在著“一言堂”的現象,都值得反思。而一些價值扭曲的政績工程層出不窮,也可能直接對應著政績考核的“虛化”。如媒體報道,有地方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就高調標榜,“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讓千年古城煥發新光彩”,其效果到底由誰説了算?

  在當前的經濟大環境下,各地更應該量入為出,徹底壓縮那些華而不實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各級政府要堅持過緊日子,執守簡樸、力戒浮華,嚴控一般性支出,把寶貴的資金更多用于為發展增添後勁、為民生雪中送炭”,這樣的要求,不能在落實中被種種拍腦袋的“好大喜功”架空。□任然(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政務APP,不能成新的“形象工程”
    互聯網+政務模式本意在于跟上互聯網時代思維,簡政放權,轉變服務理念,方便群眾辦事,提高行政效率。發展電子政務,可以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本質上是要求政府改變工作方式,變管理為服務。
    2018-02-12 10:09:16
  • 聽任形象工程爛尾,也是種形式主義
    地方官員本需“守土有責”,積極主動為停掉的形象工程找出路、想辦法,並最大限度降低震蕩、減少損失,確保經濟社會的平穩有序,是職責所在。
    2017-12-29 09:17:38
  • “新形象工程”裏裝著“老問題”
    然,對于現在的“新形象工程”,也不能一下子毀掉,我們應該對“新形象工程”深入解剖,趕出裏面的“老問題”,裝上“新思維”,進行重新開發利用,讓“新形象工程”變廢為寶。
    2017-12-18 16:08:53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年春運啟動
2019年春運啟動
“額爾齊斯河第一村”的冬天
“額爾齊斯河第一村”的冬天
紅紅火火中國年
紅紅火火中國年
高鐵“洋班組”助力春運
高鐵“洋班組”助力春運

0101601800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017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