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擊“追象”現場
2020-08-12 10:21: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昆明8月12日電(記者姚兵 嚴勇 孫敏)8月8日晚上9點20分,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動海縣動阿鎮嘎賽村的一條水泥路上,“老大”突然現身。

  普宗信一個人拿著手電筒往前走,快到拐彎處時發現了它,直線距離僅20米。他第一反應就是趕緊往回撤。腳步聲不大,目的是為了不驚動這頭成年亞洲象。撤到安全距離後,老普松了口氣。

  “目前縣裏有兩頭野象在活動。‘老大’就是其中之一。找到它了,我們心裏才踏實。”普宗信掏出手機,在無人機拍到的照片下附上一段大象活動位置的文字信息,將其一並上傳至亞洲象預警平臺。隨後,他復制好文字,粘貼到朋友圈和周邊村寨微信群,讓他們及時做好防范。

  普宗信名字不好記,外人都喊他“老普”。

  老普動作很熟練,整個過程不到3分鐘。作為當地的一名亞洲象監測員,類似于這樣的預警信息,他每天至少要發布一到兩條。遇到亞洲象活動頻繁時,老普在野外待的時間更長,發布的次數更多。

  野生亞洲象是中國一級保護動物,境內主要分布在西雙版納州、普洱市等地,數量在300頭左右。8月12日“世界大象日”前夕,記者與老普等亞洲象監測員一路同行,直擊“追象”現場。

  “我們及時發出一條預警,就有可能避免一次人與象的正面衝突。”老普説。

  話音剛落,“老大”身後閃過一道亮光,緊接著發出一個急剎車的聲音。隨行的無人機飛手向志傑説,幸虧司機發現及時,沒有往前繼續開,要不然會驚擾到野象。晚上最擔心的就是發生人象衝突,需要鎖定大象活動區域,並及時通知村民不要外出。

  結束監測,老普看了下表,已是晚上11點半。四處無人,只剩下蟲鳴和蛙叫。確定沒人再過來,他和同事才著手收拾設備回去休息。“有象活動的地方,就得守著。談不上有多苦多累,慢慢已經習慣了。”

  第二天早上6點鐘,他們又準時出現在“老大”的活動區域。

  “天一亮就有農戶外出勞作,我們得趕在他們下地前找到大象。”老普邊説邊往前走,順手撿起路邊散落的甘蔗和玉米。“這家夥聰明得很,只吃中間嫩的部分,鼻子動起來比我們吃東西還靈活。”

  這時,向志傑升起了無人機,配合著老普繼續搜索“目標”。

  老普個高,走起路來很快。發現幾個大象腳印後,他順手找來一截樹枝。“直徑快30厘米了,就是‘老大’!”説完,老普繼續往前走,發現了大象糞便。他往上面踩了幾腳,蹲下身,直接拿手扒開找線索。

  “看上去有些新鮮,説明它離開時間並不長。你們看,這些殘渣裏有包谷和甘蔗,都是昨晚吃的。”老普説,幹這份工作首先就得把腳練好,遇到野象攻擊隨時準備逃跑;其次就是不怕臟不怕苦,還得耐得住寂寞。

  正準備起身,向志傑打來電話:“老普,無人機拍到象了,你們撤回來!”

  在無人機拍攝的畫面上,記者看到一頭亞洲象正在茶地裏“晃悠”,時不時還拿鼻子卷土往後背上甩。老普第一時間拍圖發了預警信息,轉身扛起一塊寫著“野象出沒,禁止通行”的標牌豎在路口。

  這天,村民王光新騎著摩托正準備外出幹活,剛到路口就被老普攔了下來。“多虧了這些監測員,要不然上山就遇著象了。我們現在防范意識也好了。”他説。

  做完這些工作,老普和同事才開始吃早飯。“若是監測象群,我們就會一天忙到晚,直到它們上山。這還得看它們心情。”老普説,上個月,他花兩個多月工資買了臺新手機,想拿它拍出更好的照片。

  那臺舊手機裏,除了幾張家人照片,全部都是關于亞洲象的“日常”,多達上千張。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57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