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無危”到“極危”,下一個禾花雀是誰
2017-12-08 08:52:54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丹麥生蠔氾濫在網絡上求助時,網友曾笑稱派出中國吃貨能把生蠔吃到滅絕。對於禾花雀來説,這還真不是段子,已接近現實。12月5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官網宣布更新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其中,黃胸鹀(俗稱“禾花雀”)的評級從“瀕危”升為“極危”。13年前,禾花雀還屬於“無危”狀態。“極危”,意味著其野生種群面臨即將滅絕的機率非常高。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官網公開的信息稱,在中國,為食用而對禾花雀進行的非法誘捕是主要威脅。

  在這幾年的新聞報道中,人們都熟知穿山甲不能吃,黑天鵝不能吃,這些都是大家熟知的國家保護動物,而禾花雀什麼時候也成了瀕危動物,卻少有人知。

  我國于1997年就禁止獵捕禾花雀。然而,從2000年至2013年這13年間,光是在廣州和韶關兩地查獲的被捕食的禾花雀就多達10萬多只。從1997年到2017年,這20年的時間我們做了什麼?如果説非法捕獵者和吃貨的覺悟認識不到位,那麼監管又存在著那些疏忽?

  很多人以“吃貨”自居,甚至對於動物的第一感官先是從味覺上判斷,“這個能不能吃?好不好吃?”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水裏遊的洞裏鑽的,只要是血肉之軀,就有一隻大炒勺或者小燉盅等著它。所以段子手説“如果有一種生物氾濫,那只能説明它不好吃”。

  同時,中國人喜歡通過食用各種植物和動物來改善身體或預防疾病。食物是藥物,甚至是更好的藥物,這是中國人幾千年來遵循的信條。民間流傳著禾花雀是“天上人參”,正是這種“大補”功效讓禾花雀面臨著滅種的危險。但實際上,禾花雀所謂的“天上人參”和穿山甲的藥效一樣,只是傳説而已,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專家説禾花雀的營養價值與鵪鶉、鴿子差不多。

  因為吃而滅絕的動物名單,其品種之多讓人心悸。如果等到動物變成稀有再去保護,怕是已經晚了。目前我國法律明確不準食用的是列入國家保護的野生動物,其他則沒有明令禁止。再加上我國傳統的飲食習慣和飲食觀念,讓很多人在界限模糊中把一些動物吃到極危。除了加強在監管上的力度,也要界定清楚野生動物與可食用飼養動物的界限,讓每個吃貨知道什麼可以吃什麼不可以吃。如果輿論對待所有的野生動物都能如鄙視“穿山甲公主”“穿山甲公子”一樣,不要以為吃了就貴氣了,吃了就大補了,那麼那些處在岌岌可危的野生動物才會有一條活路。否則,再多的飛禽走獸也抵不過吃貨的戰鬥力。

  我們站在食物鏈最頂端,但我們不能成為動植物的終結者。作為野生動物救援大使的球星貝克漢姆曾説:“作為一名父親,我希望我們的孩子不只是從圖片中看到犀牛;我希望我們的孩子有機會與鯊魚游泳,而不是食用魚翅羹;我希望我的孩子有機會在野外看到大象。”而有一天,我們對孩子指著圖片中的禾花雀該如何説?(陳進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動物表演列入“非遺”,就能繼續下去嗎?
    近日,廣州動物園宣布結束24年馬戲表演,引發輿論關注。涉事馬戲團經理黃迎志&&,將繼續表演馬戲,“馬戲已被正式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應該被傳播和保護,不能一味打壓禁止”。
    2017-09-06 07:29:46
  • 斬斷利益鏈,才能保護野生動物
    屍積如山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再一次刺痛人們的心。在綿陽市森林公安局破獲的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交代,他長期在省內外非法收購、運輸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製品至綿陽境內販賣。
    2017-01-06 08:55:05
  • 在鄱陽湖建閘,讓瀕危動物“適者生存”?
    從這位官員的“適者生存”言論中,我們看不到對於自然的敬畏,而是不負責任的想當然,好像自然界的萬事萬物運行都在這些官員的掌控安排之下。
    2016-12-20 07:44:40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
浚縣古城展新姿
浚縣古城展新姿
冬韻西湖
冬韻西湖
0101601800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077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