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雲陽環湖綠道 從荒灘到亮麗風景

雲陽環湖綠道。程建銘 攝

  立夏剛至,雲陽環湖綠道,綿延數十裏的三角梅在陽光下競相綻放,紅彤彤的花朵與碧綠的江水相映成趣,構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雋秀山水間,一位中年男子手持單眼相機,不停按動快門,定格眼前的美景。男子叫程建銘,土生土長的雲陽人,2015年,不滿三十歲的他從成都返鄉,創辦了一家傳媒公司,出于工作需要,他開始拍攝尚在修建中的雲陽環湖綠道。

  環湖綠道全長33公里,是雲陽縣在長江和澎溪河沿岸打造的一條城市綠地通廊。從灘涂地到自然人文景觀帶,七年來,程建銘用照片記錄下這條濱江岸線的變遷。

  同一地點兩番景致

  江岸線上荒坡裸露,江水有些渾濁,工人們開著挖機、運輸車,清理轉運岸上的砂石、雜物,場面如火如荼。

  2015年,程建銘拿著新買的單眼相機,在位于雙江街道的白鷺灣拍下了這張“拆遷中的砂石碼頭”。盡管名叫白鷺灣,照片裏卻沒有白鷺,濱江沿線土層裸露,到處是堆積的砂石。

  雲陽地處三峽庫區腹地,長江、澎溪河繞城而過,縣城擁有33公里江岸線。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江岸線都被非法碼頭、砂石堆場、亂搭亂建等侵佔。

  “濱江不見江、近水不親水”,那時的江岸線就像城市的一道“瘡疤”。“雨天滿地泥,晴天都是灰,盡管住在江邊,我們卻很少過來玩。”程建銘説,他許多早期的照片都反映了岸線治理前江岸的舊貌。

  2014年,雲陽啟動環湖綠道建設,先後關停了十余座砂石碼頭,並對沿江屠宰場、“散亂污”企業,以及堆滿垃圾的荒灘地等進行整治。

  “我們採取工程治理與生態修復相結合的模式,在整治涉江違建的同時,因地制宜種下一片片生態林、景觀林,對江岸線進行全面復綠。”雲陽縣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譬如,在長江消落區范圍內,當地就栽種了狗牙根、馬蹄筋、蘆竹等鄉土植物,為裸露的灘涂披上綠裝,在固土護岸的同時,也美化了江岸。

  同時,雲陽還完善了濱江污水係統,先後修建18條排洪溝、21條攔截溝、7個污水泵站,通過截流處理,從源頭上減少污水、生活垃圾等排入長江及澎溪河。

  2018年,還是在白鷺灣,程建銘拍下了另一番景象:新打造的四方井公園草木蔥蘢,碧綠的江水蜿蜒而過,岸邊有了白鷺的身影。

  “水清了,岸綠了,飛鳥蟲魚逐漸多起來,這幾年,我們明顯感到江岸的生態越來越好。”程建銘告訴記者。

  照片裏的笑容越來越多

  程建銘的電腦桌面有這樣一幅照片:落日的余暉灑滿江岸,幾位市民坐在綠油油的草地上,享受著美好的濱江風光。

  這是去年秋季,他在環湖綠道重要節點——月光草坪拍下的場景,彼時,環湖綠道剛剛全線貫通,遍布江岸的大小公園成了人們休閒、玩耍的好去處。“盡管隔著螢幕,也能感受到幸福撲面而來。”程建銘説。

  不同于簡單的環境整治,雲陽在修復江岸線生態係統的基礎上,還將環湖綠道建設與城市品質提升結合起來,使其成為加快建設“公園城市標桿地”的窗口區、試驗田。

  “我們按照‘功能驅動,城景融合’的思路,在濱江沿線布局了月光草坪、四方井、白兔井等8個主題公園、30多個休閒節點,並將兒童遊樂、體育健身等元素融入其中,依托33公里環湖綠道將這些公園、景點串珠成鏈,打造了‘騎走跑坐可享、山水花石可賞、文史科藝可品’的城市濱水空間。”雲陽縣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這幾年,程建銘用鏡頭追逐濱江風貌的蛻變,拍下2萬多張環湖綠道的照片。這些影像也折射出城市生活的變遷——

  全國沙灘排球比賽第一次在環湖綠道陽光沙灘舉行,市民們搖旗吶喊,為運動員加油助威;幾名青年騎著單車,穿行在濱江花海中,散發著青春的活力;兒童公園內,襁褓中的嬰兒探出小手,好奇地觸摸著新安裝的遊樂設施;駐足留影的遊客,漫步林間的老人,追逐嬉戲的小孩……一次次光與影的交錯,定格了一個個美好的生活場景。

  “美景近在咫尺,幸福觸手可及,回看這些照片,除了景色越來越美,照片上人們的笑容也越來越多。”程建銘感嘆道。

  尋找記憶的老夫妻

  碼頭、輪渡、石板房……環湖綠道濱江公園內的微縮景觀——雲江敘事還原了雲陽老城舊貌。

  去年9月,雲江敘事剛建成不久,一對白發蒼蒼的夫妻靠近復刻的江岸,讓程建銘為他們拍下了一張合影。對這次拍攝,程建銘印象頗深,“這天是老兩口的金婚紀念日,被淹沒的老縣城承載了他們年輕時的回憶,老人很想跟老城合個影。”

  33公里環湖綠道不僅扮靚了山水顏值,也是雲陽新打造的一張人文名片。漫步其中,一處處以當地特色文化為主題的公園、景點星羅棋布,更好地傳承了城市文化、留住城市記憶。

  雲江敘事以回水溪為依托,在長約600米的溪岸微縮復原了雲陽老城巴陽至龍硐壩上全長68公里的長江岸線風貌。照片中,用石板堆砌的房屋模型錯落而置,港務站碼頭、雙江集鎮、張飛廟等老城地標清晰可見,與當地居民的記憶慢慢重疊。

  “那天,老兩口留影後,又在溪邊站了很久,把微縮老縣城中的每處建築都瞧了個遍。”程建銘告訴記者,後來他才得知,老人以前住在老縣委旁邊,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在附近的公園。

  “移民文化、三國文化、農耕文化是雲陽獨有的特色地域文化,在推進環湖綠道建設中,我們圍繞‘留住城市記憶、打造雲陽符號、建設宜居江城’這一思路,有意將這些文化元素融入景觀、景點建設中,不斷提升濱江岸線的人文氣質。”雲陽縣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環湖綠道起點,以當地古鹽井命名的白兔井公園傳承了雲陽鹽井文化,成為遊客喜愛的網紅“打卡點”;白鷺灣上,由石碾、石磨、水缸、碓窩等上萬件“老物件”構築起“石來運轉”迷宮,喚醒了人們的鄉愁記憶;新建的三峽移民展示館、雲陽博物館、環湖綠道展覽館等矗立江邊,訴説著這座城市的故事……

  今年,雲陽又啟動環湖綠道提升工程,將圍繞平臺搭建、項目引入,進一步展示當地歷史脈絡、文化魅力,為市民帶來更多可觸、可感、可觀、可享的綠色生態福利。

  工作之余,程建銘也會帶著家人沿著濱江岸線踏青遊玩。“我很幸運,能用照片記錄下環湖綠道的變遷。河壩灘涂變身人文綠帶,我是見證者,也是獲益者。”程建銘美滋滋地説。(記者 左黎韻)

編輯: 葛琦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635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