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推薦

讓春晚的舞臺越來越精彩

時間:2015年02月20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冷凇 王曼秋

  在電視節目領域,春晚幾乎是最難做的一道菜。春晚承載的意向之明確,形式之傳統,氣氛之固定,乃至話題范圍之統一,都是創作春晚難以逾越的問題。眾多的既定元素直接限制了節目內容的選擇與表現手法,這正是春晚創新最大的障礙與難點。

  到今天,春晚已經走過了30多年,觀眾早已穿越娛樂産品匱乏的時代,變得見多識廣,觀眾的心態從封閉、疑慮,變得開放、成熟。尤其是互聯網的貢獻,讓世界上一切的即時發生都即刻傳播,任何新鮮、有價值、有趣味的文藝作品,都逃不開觀眾的眼睛。因此,春晚的創新更是難上加難。

  語言類節目強勢回歸 

  2015春晚迎來了語言類節目的強勢回歸,節目數量達到10個,其中小品7個,相聲3個。這10個節目呈現明顯的兩極特色,一類是延續溫情路線——這類節目的表演群體以春晚老面孔為主,比如馮鞏、蔡明、潘長江、郭冬臨等,帶來《小棉襖》《車站奇遇》《一定找到你》等節目,傳遞人情世故、鄰裏家常、弘揚社會正能量;另一類則是春晚舞臺久違的時事諷刺類作品,麻花團隊的小品《投其所好》,周煒、武賓的相聲《圈子》,以及新秀苗阜、王聲的相聲《這不是我的》——時評“三板斧”的現身,使語言類作品的批判精神得以理性回歸。《圈子》痛陳“拉圈子,走後門”的職務腐敗亂象;《投其所好》《這不是我的》更直面反腐,深挖官場“潛規則”,將厚黑鑽營、溜須拍馬、自我催眠、腐敗受賄的社會亂象展現得淋漓盡致。這些作品的出現,不僅順應了2014年全國“打老虎”的時事熱點,重啟春晚舞臺文藝作品的藝術批評功能,而且也顯示了本屆春晚導演團隊的魄力。

  歌舞作品極致創新 

  除夕夜的春晚,在承載“聯歡”祝福的同時,也必須著力于年度大事的梳理。2015年春晚導演組開創了以主題性私人定制歌曲完成年度盤點的獨特創意。“一帶一路”“南水北調”“中國夢”等主題分別通過那英演繹的《絲路》、韓磊、阿魯阿卓演繹的《人間天河》,廖昌永、殷秀梅演繹的《共築中國夢》等歌曲傳遞。晚會主題的演繹同樣採用了這一創意,通過劉德華演唱的《回家的路》,以及陸毅、鮑蕾一家帶來的《幸福家家有》,完成了“家和萬事興”理念的升華。

  本屆春晚導演組還開創了四大“跨界”,將顛覆的文章玩到極致。

  第一是唱法跨界。陶喆唱節奏布魯斯(R&B)不稀奇,可他唱《萬事如意》,張也唱民歌也不稀奇,可她唱《小鎮姑娘》;京劇大家于魁智唱流行歌曲《奔跑》,羽泉組合唱京劇選段《三家店》——打破常規才見新意!

  第二是明星跨界。除了開場秀的張凱麗,韓童生、佟大為關悅夫婦,以及聯唱《中華好兒孫》的硬漢組合張豐毅、段奕宏、朱亞文,大家都是歌唱處女秀,歌手唱歌順理成章,演員開嗓值得觀賞!

  第三是歌曲跨界。《最炫民族風》《小蘋果》是街知巷聞的神曲,但《最炫小蘋果》絕對是新鮮創意。由鳳凰傳奇、筷子兄弟組成的跨界組合勢必引起網絡熱議。

  最後是藝術元素跨界。戲曲節目《梨園芳華》糅合京劇、變臉等多種戲曲門類,舞蹈《絲路霓裳》《大地春暉》,匯集多民族、多地域、多國家的服飾文化與藝術元素,看點豐富。

  互動理念全面升級 

  2015年的春晚導演組為了保證節目效果,將互動理念全面升級。除了晚會直播階段震撼性的“紅包”暴雨,本屆春晚還在籌備階段,為語言類節目引入“笑果測評體係”,利用高科技設備“掌聲記錄儀”來監測節目反饋,通過鼓掌情況、笑聲分貝等數據,分析計算觀眾對節目的真實態度,並約請觀眾代表進行座談,可以説,本次春晚擁有最科學的方式和最民主的姿態,導演組力求將最能夠反映觀眾審美趣味的作品搬上舞臺。

  其次,晚會為提升演出效果,拓寬互動維度,設計了三個主持團的概念。主會場歌舞、雜技等大型節目表演區由朱軍、董卿、康輝、撒貝寧、李思思坐鎮;畢福劍、朱迅、尼格買提撐起語言類節目會場,為第二主持團;虛擬主持人“陽陽”與撒貝寧一起,在虛擬區與觀眾進行即時互動。“主持群”到“主持團”概念再次升級,既提升了晚會不同環節的表達張力,同時也讓互動效果獲得提升。

  整臺晚會還有個不可忽視的亮點,就是多個微電影作品的呈現。無論是節目開篇大開大合、雄偉山川壯麗中國的宏大敘事,還是陳説孝道、鋪陳親情的歸家心情解讀,或者是樸實記錄、自述名字由來的群體故事剪輯,每一幀畫面的情緒都十分真實。也唯有這種真實才有力量,才一點一滴浸潤到觀眾心裏——思鄉之鄉愁,念家之離愁,尋根之別愁,愛國之懷愁,每個作品的演繹都是一次真情的疊變,將觀眾的心與節目的內容裹挾到一起,完成情感共鳴。

  除了這些真正意義的微電影,晚會還呈現了許多電影級精細化的節目包裝。雜技《青花瓷》、創意節目《錦繡》、歌曲《幸福家家有》等節目從演員的服裝、道具到現場舞美的精妙配合,歌曲《絲路》的沙畫配合,通過現代科技的夢幻化穿越,讓節目的呈現直觀立體,畫面美輪美奐。

  又一年的春晚落幕,雖然任務艱難,時間緊迫,但創作團隊交出了很有誠意的答卷。這裏面有導演者的功勞,也有演職員的功勞。但做得再精,觀眾難免也會有不同的看法。于今日而言,不同並不可怕,反而可貴,日漸民主的春晚構架,會接受這些不同的聲音,讓春晚的舞臺越來越精彩!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