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電視劇《索瑪花開》:不回避扶貧中的矛盾

時間:2017年11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吳月玲

 

  電視劇《索瑪花開》劇照 

  涼山州懸崖村的第一書記帕查有格是這麼評價這部反映扶貧幹部的電視劇《索瑪花開》的:“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一些村民的影子,我們自己都會不自覺地對號入座。而且我還會想如果我遇到了這個事我應該怎麼解決。”因而他有時候一集看完後,迫切地想看下一集,看劇中的女第一書記王敏是怎麼解決問題的。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向世人宣布:“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六千多萬貧困人口穩定脫貧,貧困發生率從百分之十點二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在這些數字的背後,是黨帶領全民族走向共同富裕的決心,背後留下了19.5萬名扶貧第一書記、77.5萬名扶貧幹部奮鬥的足跡。

  《索瑪花開》近日在央視一套播出。故事從外出打工的彝族小夥子木呷順手一拍家鄉美景,引起了網絡轟動説起,到谷莫村任職的第一書記王敏,為村子的開發建設而來,卻與木呷誤會連連、矛盾重重。在隨即而來的一係列宣傳、建設和持續開發的工作中,兩人共同為村寨的日新月異、周邊地區的深度發展而繼續奮鬥著。這部電視劇講述了彝族青年木呷從上訪戶到致富帶頭人的轉變過程,講述了谷莫村的彝族群眾在黨的帶領下從矛盾重重到同心協力,從“給靠要”到自覺自動,甩掉帽子,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屬于自己的美好生活的感人故事。

  全國有14個連片特困地區,其中11個在彝族地區,涼山彝族自治州是這11個裏面最苦最窮的,也是國家民委和國家發改委共同認定需要重點扶持的三個自治州之一。同樣是來自涼山州的第一書記,雷波縣箐口鄉大堡村的第一書記陳赟也在追看這部電視劇,她在中國電視藝委會召開的電視劇《索瑪花開》研討會上説,這部電視劇給她的第一個感覺是很接地氣,例如劇中村民們通過數洋芋來計票等都是真實的。而劇中王敏對木呷推心置腹説的一番話更是擊中了目前扶貧工作中的核心問題。王敏對木呷説:脫貧攻堅並不是説對自然和環境怎麼樣改造,最重要的是要戰勝內心。陳赟深有感觸地説:“我們涼山是深度貧困區,不僅僅是在説我們涼山的環境有多差、條件有多艱苦,更多的是貧困群眾的思想觀念沒有轉變,這才是真正的深度的貧困。”像她所在的大堡村今年剛剛參加貧困村脫貧驗收,在驗收當中她也能感覺到老百姓仍然有這種心理,一方面窮怕了,另一方面他們不願意承認脫貧,覺得脫貧後可能國家的扶持政策就會減少,他們有這種擔憂。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李準提出要辯證地看待精神與物質的關係。“精神可以脫離物質相對的獨立,但是總體來講,從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來説,沒有基本的物質基礎,民族尊嚴無從談起。”他説,劇中表現的大涼山人在物質上有一部分人進了城,他們在精神上也走出去了。在精神上走出了大山,走入了網絡化的生産和發展。而且,在市場經濟中找到了自己的尊嚴。他説,電視劇裏王敏帶領村民通過一係列的建卡、修路、建網站、開漆器廠、發展旅遊,最後發展可視網絡生態農業等等,從落後的生産方式,一下子到了利用網絡現代化指揮生産和營銷。如果説是新中國的成立使藏族、彝族等少數民族,一下子從奴隸制到了社會主義制度;這次精準扶貧實現同步進小康,是把少數民族從小生産一下子推進到一種現代生産方式,這又是一次歷史的跨越。

  可貴的是電視劇並沒有回避在扶貧工作中的矛盾,一開篇就集中在了村民們為了爭當建卡戶吵得不可開交,王敏接替其男友來到谷莫村當第一書記,如何公正地評定建卡戶同時糾正村委會主任沙馬巫薩在此事上營私舞弊的作風,成為她上任的第一個課題。作為經濟學博士,她用大數據,把村民的收入都調查得清清楚楚,用數據説話。之後,她分析了谷莫村的自然條件,地少、坡多,而且在山裏,交通不方便,很多年輕人外出打工去了,以及彝族人還存在舊的、落後的習俗,造成了谷莫村的困境。對于造成貧困的各個因素,她都想辦法各個擊破。辦幼兒園、修路、成立股份公司、做電視臺等等,做了大量實事。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向雲駒認為,王敏是以往不多見的女性形象,她有第一書記的擔當,她知識豐富,她的開拓性、創新性、強烈的責任心,不落俗套又不過于世故,有豐富的經驗,有膽識,有時不我待的氣勢。以往的電視劇裏,為自我而奮鬥的青年人形象不少,但是像王敏這樣,為別人脫貧而奮鬥的人還不多見。

  導演王偉民提到他請了300多名當地的彝族演員參加告別扶貧幹部的一場戲的演出。這是扶貧幹部完成了給當地“摘帽子”的工作要離開這裏的場景。當演員開始演戲的時候,在場的300多名彝族的群眾全部哭了。王偉民説:“他們是真哭,是那種撕心裂肺的哭。就是這種東西感染到我們劇組所有的工作人員,我們全部潸然淚下。他們把這場戲當作真的,他們覺得扶貧幹部帶來的是美好的生活,他們的感情都是發自內心的。”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