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如何破局校外教育的“劇場效應”

發表于  2018/01/09 06:30   約7分鐘

校外教育市場龐大所帶來的問題,並不是僅從規范培訓機構管理就能解決的。

校外教育市場龐大所帶來的問題,並不是僅從規范培訓機構管理就能解決的。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上海市發布了《上海市民辦培訓機構設置標準》《上海市營利性民辦培訓機構管理辦法》《上海市非營利性民辦培訓機構管理辦法》(簡稱“一標準兩辦法”)。“一標準兩辦法”從今年元旦開始實施,為民辦培訓機構的分類管理、準入管理以及規范管理提供了依據,被視為民辦培訓機構管理一件大事。

  目前,校外培訓已經成為了一個不得不正視的教育問題和社會問題。中國教育學會的一份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市場規模超過8000億,參與學生規模超過1.37億人次。而中國校外培訓參與人數達到1.37億。日前,北京大學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公布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發現,我國全國基礎教育階段學生校外教育總體參與率為47.2%,也就是説相當于一半左右的中小學生都參與了校外培訓。

  參與人數眾多、市場龐大的另外一方面,則是整個校外培訓行業呈現出令人擔憂的現狀。

  第一,無證經營現象普遍。僅以深圳市為例,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深圳的課外培訓機構有2000多家,但教育行政部門批準設立的教育培訓機構只有461家,多數培訓機構屬于無證經營。普遍情況是,一些培訓機構在工商部門登記,沒有取得辦學許可證,卻從事著教育培訓工作,遊離在監管范圍之外。

  第二,培訓機構在滿足民眾多樣化、個性化教育需求的同時,也在刺激教育需求的虛假繁榮。很多培訓機構偏離了素質教育的初衷,而是採用高強度培訓、大量做題、提前教育、全民奧數等模式,以提高分數為目的,加劇了應試教育傾向,這既違背了教育規律,又擾亂了學校的正常教學秩序,並攪亂了整個社會教育,惡化了教育生態。

  很多本不願意讓孩子參加各種培訓班的家長,也被“綁架”參與其中,因為當周圍的孩子都在培訓班進行強化訓練,提前教育的時候,你不參與,就意味著落後。這是一種典型的“劇場效應”。劇場之內,本來大家都坐著看戲,但是當坐在前排的一些觀眾因為某些原因站了起來,周邊的人勸他坐下無濟于事,管理員又熟視無睹,那麼其他觀眾也就只能跟著站起來,否則就看不到戲。最後,站起來還不夠,還要站在凳子上才行。結果是,戲仍然是那場戲,可是所有人都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而沒有受到任何約束時,整個集體都一起受損。

  第三,市場上呈現出“大而分散”的特點,“碎片化”特徵明顯。據統計,全國民辦教育培訓機構數量在100萬家以上,但95%以上的市場份額被數量眾多的中小型機構佔據。這增加了監管難度,讓教育部門有心無力。

  第四,雖然校外培訓的參與率高,可是,從參與的分布來看,城鄉差距明顯,偏遠農村地區的學生沒有機會,也沒有足夠的經濟條件支撐他們參加校外培訓。這就進一步拉大了城鄉學生追求優質教育資源上的實力差距,加劇了教育不公。

  此外,培訓機構還存在虛假宣傳、收費混亂、卷款跑路等問題,嚴重侵犯了消費者的權益。

  種種亂象都迫切要求加強對培訓機構的規范管理。校外培訓熱雖然是近年來老生常談的一個教育熱點,但校外培訓機構的蓬勃發展,其實也就是近十多年的事情。如何規范民辦培訓機構的管理,從國家層面來説尚沒有頂層設計,而且各地培訓機構發展情況不一樣,這就決定了各地必須結合民辦培訓機構發展情況,探索適合本地的管理制度,以終結民辦培訓行業的野蠻生長。

  對校外培訓機構,一禁了之肯定不是辦法,市場龐大是因為需求旺盛。禁止培訓機構只會催生地下交易,從而導致參與校外培訓的成本更高。這一點在韓國以及我國臺灣地區都得到了印證。

  對校外培訓機構,可以選擇規范管理,這也就是上海出臺“一標準兩辦法”的背景和意義所在。比如通過設置適宜的準入門檻,讓培訓機構可以獲得合法證照,擺脫黑機構的身份,壓縮了監管灰色地帶。比如,對文化教育類和技能培訓類進行分類管理,前者到教育部門申請辦學許可證,後者在人力資源部門申請,分類管理明確了不同部門的監管范圍和職責,有利于避免多頭管理的尷尬。

  最大的突破則在于一係列禁止性的規定。比如,要求民辦培訓機構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開展語文、數學、外語、物理、化學等與升學或考試相關的學科及其延伸類培訓(教學)活動,應當符合教育規律和未成年人身心發展特點;基于相關學段課程標準組織教學,嚴禁拔高教學要求,嚴禁加快教學進度,嚴禁增加教學難度;相關培訓不得妨礙未成年人正常休息,授課結束時間不得晚于20:30;嚴格規范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舉辦與升學或考試相關的學科及其延伸類競賽活動或等級測試等變相競賽活動等。

  這些措施切中了培訓機構管理的要害。通過規范各類競賽,禁止超前教育、拔高教學要求等,對于避免校外教育擾亂學校教學秩序,遏制其喧賓奪主的態勢,緩解家長焦慮,扭轉層層加碼的教育競爭,打破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的怪圈,破解“劇場效應”具有巨大意義。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這些政策能夠落實到位。

  應該看到的是,龐大的校外教育市場所帶來的問題,並不是僅從規范培訓機構管理就能解決的。

  家長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在成長的道路上更加順利,對優質教育資源的追求是理所當然,人之常情。但是,優質教育資源仍相對比較稀缺,所以不得不始終保持競爭態勢。隨著民眾收入水平的提高,對教育的重視程度也在提高。雖然優質教育資源總量在不斷增加,但優質又是相對的,人們總是在尋求“更”優質的路上,這就進一步加劇了供求關係的緊張,也是教育競爭並沒有隨著教育的發展而降溫,反而在不斷升溫的原因。

  還有就是當前的教育評價方式,過于看重分數,還沒有從應試教育的窠臼中跳脫出來,這給培訓機構的生存以及家長培訓需求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規范民辦培訓機構的管理是治標,治本之策還在于不斷擴大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並努力推動優質資源的均衡,破解新時代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同時,還必須加快教育評價方式改革,以中高考改革為抓手,引導基礎教育從看中“育分”,轉向育人,落實全面發展理念,引導學校和家長做出更符合教育規律的選擇。(編輯:吳亞博)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獨家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楊三喜

媒體人 /  60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上海如何破局校外教育的“劇場效應”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上海如何破局校外教育的“劇場效應”

雖然優質教育資源總量在不斷增加,但優質又是相對的,人們總是在尋求“更”優質的路上,這就進一步加劇了供求關係的緊張。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8624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