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抗“灰犀牛”最大的底氣是什麼?

發表于  2017/08/08 06:30   約6分鐘

  隨著中國經濟上半年靚麗收官,國內外唱空中國所謂“黑天鵝”事件的喧嘩平息許多。但不知不覺間,另一個洋詞——“灰犀牛”成為中國財經媒體的熱議話題,引發部分人對中國經濟趨勢性惡化的擔憂。

 

“灰犀牛”從哪裏來

 

  所謂“灰犀牛”源于美國作家米歇爾·渥克所著《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比喻經濟中發生概率大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跟“黑天鵝”一樣都是經濟學家預言的大危機型“動物”。這不禁讓財經“吃瓜群眾”一頭霧水,經濟學家們難道都在動物園裏尋找靈感?

  2017年7月17日,我國主流媒體首次引用“灰犀牛”概念——《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提及,“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對各類風險苗頭既不能掉以輕心,也不能置若罔聞”。隨後7月27日,中財辦在新聞發布會中也對“灰犀牛”概念做解讀:“灰犀牛”一般指問題很大,也早有預兆,但視而不見,沒給予足夠的重視,結果導致後果嚴重的問題或事件。並列舉影子銀行、房地産泡沫、國有企業高杠桿、地方債務、違法違規集資五大類問題,並提出要摸清情況,區分輕重緩急和影響程度,突出重點,採取有效措施,妥善加以解決。

  官方及主流媒體對“灰犀牛”的解讀無疑是客觀的,再次把焦點引向現實的改革挑戰,而非吸引眼球的詞匯。但值得投資者擦亮眼睛的是,“貨幣戰爭”“黑天鵝”等財經詞匯均源于國外媒體,討論的經濟發展背景顯然與我國並不相同,社會觀念更是千差萬別。中國普通投資者的財富積累時間不長、經歷的經濟周期有限,媒體如果盲目套用“灰犀牛”等概念來過度強調我國現階段存在的趨勢性風險,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不利于穩中求進的改革節奏。

  況且從技術上講,所謂“灰犀牛”並非僅存于我一國范圍之內,而是國內外普遍存在的問題,短期內難以根治。

 

應對“灰犀牛”須有長期和全局視角

 

  任何經濟體都存在趨勢性風險,政策制定者解決長期問題的首要前提是保持全局穩定。2013年至2016年,我國GDP年均增長7.2%,高于同期世界2.5%和發展中經濟體4%的平均水平,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已達30%以上,超過美國、歐元區和日本貢獻率的總和;2017年上半年依然延續穩中向好的態勢,GDP實際增速達到6.9%;2013年至2016年,我國居民消費價格年均上漲2%,31個大城市城鎮調查失業率基本穩定在5%左右,看空中國者期待了五年的“貨幣戰爭”“黑天鵝”並沒發生。

  趨勢性潛在風險屬于經濟的供給側問題,只能通過結構性改革逐層梳理。這是黨中央從我國經濟步入新常態的客觀現實出發,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形成的重要成果。政府少花錢去刺激經濟,短期確實會形成經濟下行壓力,但對化解潛在經濟長期風險無疑是有利的。例如,上文提到的國企高杠桿和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以及衍生出房地産價格泡沫,本質上屬于政府花錢刺激經濟的後遺症,解決這些問題不可期待一蹴而就,如果過急過快地去杠桿,除了股市崩盤,更會造成經濟斷崖式下跌的風險,大量的財富損失必然引發財富外流。

 

宏觀經濟治理須“連貫、一致、長期”

 

  黨的十八大後,我國對影子銀行、地方政府債務等問題的治理就已開始。2016年初至今,“三去一降一補”改革依然是對前期治理影子銀行、地方政府債務等問題的延續和深化,符合“連貫、一致、長期”的宏觀治理原則。因此,不是外媒聰明地發現了中國“灰犀牛”,而是這些問題早在改革菜單上,且已初見成效。

  外部環境也有利于中國避免“灰犀牛風險”。2017年是美國次貸危機十周年,受益于中國的經濟刺激計劃,美國已走出金融危機的陰霾,甚至富士康都要在美國設廠生産液晶電視,“再工業化”引發就業預期不斷向好,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正常化有了底氣,自2015年12月以來已進行四次加息,並將很快開啟資産負債表的收縮進程。歐洲的2017年復蘇形勢甚至好于美國,一季度歐元區GDP季調後實際GDP環比折年率創2015年二季度以來的新高,這促使歐央行也開始頻頻釋放貨幣政策收緊信號。

  當然,中國對抗趨勢性“灰犀牛”最大的底氣還是國內經濟的轉型升級,特別是消費升級和消費細分的巨大潛力。2017年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增長10.4%,增速依然讓歐美國家望塵莫及。結構性的改善也是近幾年強化供給側改革、弱化需求端刺激的成果,在支出法統計GDP中,上半年最終消費支出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3.4%,遠超資本形成的貢獻;從稅收的角度看,2017年上半年體育、教育、文化藝術、娛樂等行業稅收分別增長64%、34.9%、24.9%和15.6%,遠超全國總體稅收收入8.9%的增速。

  我國與歐美經濟處于不同發展階段,面臨的經濟發展實踐問題也存在差別,學者媒體應在扎實調研和理性思考分析的基礎上,力求對中國改革問題提出務實的解決方案,而非盲目套用一些炫酷概念去簡單唱空中國經濟。而且,改革者不是聖人,媒體對于改革過程中出現的失誤,切不可單純批評甚至諷刺,而要本著解決問題的態度,鼓勵各方在對問題調研梳理後提供建設性意見。

  一國的宏觀經濟治理不是開“動物園”,必須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這樣才能真正確立起對中國未來的發展道路自信和經濟理論自信。(編輯:熊麗君)

2017-07-135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2121211

3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標簽:

專家

許維鴻

西南證券研發業務總監 /  7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我們對抗“灰犀牛”最大的底氣是什麼?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我們對抗“灰犀牛”最大的底氣是什麼?

一國的宏觀經濟治理不是開“動物園”,必須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這樣才能真正確立起對中國未來的發展道路自信和經濟理論自信。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2382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