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星硯

發表于  2017/06/23 16:28   約5分鐘

涵星硯

  老衍清篇墨未枯,

  小馮新作語尤殊。

  呼兒凈洗涵星硯,

  為子賡歌墮月湖。

  聞道牂江空抱珥,

  年來合浦自還珠。

  請君多釀蓮花酒,

  準擬王喬下履鳧。

  這是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所作《題馮通直明月湖詩後》,詩中“呼兒凈洗涵星硯”所言涵星硯是當朝文人墨客尤為珍愛、不可或缺的文房四寶之一。

  最早關于涵星硯的記載是宋代何薳《春渚紀聞龍尾溪研不畏塵垢》“涵星研,龍尾溪石,‘風’字樣,下有二足,琢之甚薄”。從何薳關于涵星硯的論述中可知:涵星硯材質是龍尾溪石,形制是風字形,下有二足。同時,涵星硯“琢之甚薄”。米芾在《硯史》中講:風字硯“至本朝變成穹高、腰瘦、刃闊,如鉞斧之狀。”米老的《硯史》讓人感受到宋代那些持硯的手,握著的是凜凜寒光的龍泉寶劍。

  龍尾溪石屬歙石一種,蘇軾、蔡襄、黃庭堅對龍尾山歙石評價極高。黃庭堅有龍尾山歙石的詩作:“不輕不燥稟天然,重實溫潤如君子。日光燦燦飛金星,碧雲色奪端州紫。”把歙石的石性(不輕不燥)與君子的品德互比,認為歙石的石品(金星)與青碧的石色勝過端石。

  硯臺在譜寫和描繪中華五千年燦爛文明中功不可沒。從陜西臨潼仰韶文化遺址出土的“姜寨石硯”,到民國前後硬筆取代毛筆,硯臺作為書寫工具全面地走進歷史,由簡單的研磨工具發展成為集歷史、文化、書畫、雕刻于一身,融實用、玩賞、收藏、投資于一體的珍貴藝術品,前後經歷了近4500年的漫長歷程。

  硯是古代文人的至愛摯友,生同進退榮辱,死亦同歸黃土,隨葬之風令唐宋硯除了皇宮舊藏之外,民間大多“傳不過三代”。明代陳繼儒在《妮古錄》中下的結論:“文人之有硯,猶美人之有鏡也,一生之中,最相親傍。故鏡需秦漢,硯必宋唐!”所以,現代收藏界所見的官硯較多,而宋代文人硯不常見。蘇軾、歐陽修、黃庭堅、岳飛和文天祥等文學巨匠都在硯臺上留下過不朽的品硯言志的銘文,但留下的實物卻不多。現藏臺北故宮文天祥的玉帶硯,成為臺北故宮的鎮館之寶。

  唐硯與盛唐雍容華貴的時風相承,追求華麗寶貴富貴。而“文人治國”和“文官政治”是宋代的統治特色。宋朝人上至皇帝,下至文人墨客,都醉心于“風花雪月”。所以宋代官硯的主流風格是“文風、幽風”,宋器“在心”,其給人的感受是娛人(取悅)、化人(教化)。宋硯的整體時代風格是直線的突出和整體造型瘦挺的藝術感覺。從唐代箕鬥形硯的雙足向宋代抄手硯的邊墻足的過渡,與其説是使用上為了抄手的方便,不如説是審美取向上為了體現宋代文人氣節高傲冷峻的需要。

  宋代由于文化的繁榮和文人階層的壯大,文人雅士們對硯臺興趣盎然,其收藏、饋贈、題銘成為一時風尚,大文豪蘇軾在詩詞中也多次提到過涵星硯,並以涵星硯饋送其好友。涵星硯不僅受到宋代文人非常的青睞。

宋龍尾石涵星硯背面圖

  直到清代乾隆也對涵星硯喜愛有加,並倣制了幾方涵星硯,收入《西清硯譜》。乾隆皇帝對董其昌涵星硯題字:“其制樸,其性堅,伴香光(即董其昌),居畫禪,參五合,常恧旃峴,過眼雲煙一片石,全其天。”

  《西清硯譜》中乾隆倣宋涵星硯所題硯銘,是涵星硯最好的説明。其銘曰:“石割雲研之成也,池涵星研之形也,雲凈星現以彰文明也,用之絲綸,慎乎拱北之情也”。涵星之形,雲凈星現,以彰文明。涵星拱月,隱涵恩澤廣大,財帛豐盈之意。宋代許月卿有詩“乾坤涵奧學,日月照孤忠”。此“涵星”應有尊古制祭天地、效倣孝陵建制,暗指包涵天空七星圖式的意思。

啟功先生所書楊沂孫聯

  清楊沂孫有聯:“涵星硯取函花露,沈水香淳小閣重”。現代國學大師啟功先生也多次書寫此對聯。由此可知涵星硯自宋代至今在文人心中的地位。如有一方上等的涵星硯,在明窗凈幾的早晨,取室外花蕊葉尖露水研墨,此時“古硯輕磨滿幾香,閒寫黃庭兩三行”,沉香如同白雲般漂浮在書房樓閣,或如蘇軾興之所至“呼兒凈洗涵星硯,為子賡歌墮月湖”。

2017-06-0748

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譚玉平

資深媒體人 /  3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動智慧和審美的交流,尋找文化大師。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涵星硯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涵星硯

如有一方上等的涵星硯,在明窗凈幾的早晨,取室外花蕊葉尖露水研墨,此時“古硯輕磨滿幾香,閒寫黃庭兩三行”,沉香如同白雲般漂浮在書房樓閣。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0088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