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穎一用愛因斯坦三句話解答“錢學森之問”

發表于  2017/06/09 18:35   約6分鐘

IMG_0696

國務院參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發表主旨演講。新華網記者董博越 攝

  6月9日,由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和新華網思客共同主辦的《參事講堂》在新華網全媒體播控中心舉行啟動儀式,正式開講。首期《參事講堂》以“創新人才教育”為主題,邀請國務院參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為主講嘉賓。在主旨演講環節,錢穎一用愛因斯坦的經典表述解答“錢學森之問”,給我們帶來深刻啟發。

 

大學教育的價值不在于記住很多事實

 

  “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自從錢學森提出這個問題,它就一直困擾著每個關心中國教育的人。錢穎一認為,其中一個關鍵問題,在于我們對教育從認知到實踐都存在一種係統性的偏差,這個偏差就是我們把教育等同于知識,並局限在知識上。

  “創新人才的教育僅僅靠知識積累是不夠的,所以教育必須超越知識,”這是錢穎一對中國教育問題,特別是創新人才教育的一個核心想法。他舉了一個例子:愛因斯坦在1921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後首次到美國訪問,有記者問他聲音的速度是多少?愛因斯坦拒絕回答,並説我不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為你可以在任何一本物理書中查到答案,接下來愛因斯坦説了句後來特別有名的話,他説“大學教育的價值不在于記住很多事實,而是訓練大腦會思考”。這是一句將近一百年前的一句話,在當時,很多事實是從書中可以查到的,在今天,更多的事實可以上網查到,在未來,又有更多的知識和事實機器會幫你查到,所以這句話在當前和未來更值得深思。

 

我沒有特殊的天賦,我只是極度的好奇

 

  談到創造性思維的來源,錢穎一認為創造力確實需要有知識,但不僅僅是知識,更重要的是好奇心和想象力。他説愛因斯坦下面的話讓他印象深刻,就是“我沒有特殊的天賦,我只是極度的好奇”和“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受此啟發,他提出一個簡單的假説:“創造性思維=知識×好奇心和想象力”。他認為,受教育越多,雖然知識越多,但未必創造力越大,因為好奇心和想象力可能減少。也就是説,創造力並非隨著受教育時間的增加而增加。

  當然,知識通常是隨著受教育的增多而增多,這沒有錯。經濟學家度量“人力資本”的通常做法,就是計算受教育的年限。但是,好奇心和想象力與受教育年限的關係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它們取決于教育環境和教育方法。錢穎一認為,如果創造力是知識與好奇心和想象力的乘積,那麼隨著受教育時間的增加,前者在增加,而後者在減少,作為兩者合力的創造力,就有可能隨著受教育的時間延長先是增加,到了一定程度之後會減少,形成一個倒“U”字形狀,而非我們通常理解的單純上升的形狀。

  這就形成了創新人才教育上的一個悖論:更多教育一方面有助于增加知識而提高創造性,另一方面又因壓抑好奇心和想象力而減少創造性。所以兩者的合力讓我們判斷教育對創新人才産生的作用變得困難,但可以一部分解釋為什麼有些大學的輟學生反而很有創造力。所以並不是我們學校培養不出傑出人才,而是我們的學校在增加學生知識的同時有意無意地減少了創造力必要的其他元素。

 

錢穎一:創新人才的教育僅僅靠知識積累是不夠的,所以教育必須超越知識。新華網記者郭小天 攝

錢穎一:創新人才的教育僅僅靠知識積累是不夠的,所以教育必須超越知識。新華網記者郭小天 攝

科學殿堂的根基是靠另一種人而存在

 

  錢穎一還指出,創造性思維不僅取決于知識、好奇心和想象力,還與價值取向有關,所以當我們討論創新人才教育時,不僅僅是知識和能力問題,也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他説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具體現實是比較急功近利,更一般地説是短期功利主義的價值取向,這對創造性思維是很有害的。

  他再次引用愛因斯坦的一段話,愛因斯坦曾説:在科學的殿堂裏有各式各樣的人,他們探索科學的動機各不相同。有的是為了智力上的快感,有的是為了純粹功利的目的,他們對建設科學殿堂有過很大的甚至是主要的貢獻。但是科學殿堂的根基是靠另一種人而存在。他們總想以最適當的方式來畫出一幅簡化的和易領悟的世界圖象,他們每天的努力並非來自深思熟慮的意向或計劃,而是直接來自激情。

  錢穎一認為,科學探索是創新中的一個例子,而創新不僅包括科學探索,也包括技術創新、人文藝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等。受此啟發,錢穎一把創新的動機分為三個層次,分別代表三種價值取向:短期功利主義、長期功利主義,以及內在價值的非功利主義,後面一個都比前面一個有更高的追求。對短期功利主義者而言,創新是為了發論文、申請專利、公司上市;對長期功利主義者而言,創新有更高的追求,為了填補空白、爭國內一流、創世界一流;而對內在價值的非功利主義者而言,創新有更高的追求,追求真理、改變世界、讓人變得更加幸福。我們的現實情況是,具有第一類動機的人很多,具有第二類動機的人也有,但是具備第三類動機的人就少了,甚至可以説是寥寥無幾。所以,我們之所以缺乏創新型人才,除了缺乏好奇心和想象力之外,就是在價值取向上太急功近利,太功利主義,急于求成的心態、成王敗寇的價值觀,導致更多的是抄襲、復制,而較少真正的創新,不太可能出現顛覆性創新、革命性創新。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立場

26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

新華網傳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庫平臺 /  625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錢穎一用愛因斯坦三句話解答“錢學森之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錢穎一用愛因斯坦三句話解答“錢學森之問”

我們之所以缺乏創新型人才,除了缺乏好奇心和想象力之外,就是在價值取向上太急功近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9528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