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時政 國際 港澳 台灣 財經 法治 社會 紀檢 體育 科技 軍事 文娛 圖片 視頻 論壇 博客 微博
新華網 > > 正文

錢文榮:汲取二戰五大教訓 莫讓戰爭悲劇重演

2015年05月08日 07:30:09 來源: 新華網國際頻道

汲取二戰教訓 捍衛世界和平

——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這場戰爭是人類歷史上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規模最大、最慘烈的一場世界大戰,從歐洲到亞洲,從大西洋到太平洋,先後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被捲入其中。這場歷時8年的戰爭由日德意三個法西斯國家發動,最後以中國、蘇聯、美國、英國、法國等反法西斯國家和世界人民戰勝法西斯侵略者贏得世界和平而告終。然而,勝利來之不易,據不完全統計,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軍民傷亡共計約8000余萬人,其中蘇中兩國犧牲最大,約佔80%以上,法西斯陣營方面也傷亡巨大。今天我們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時,不僅要回顧這段悲慘的歷史,更應從中汲取教訓,採取實際行動,捍衛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成果以及在此基礎上以《聯合國憲章》為最高準則的戰後國際秩序,創造一個持久和平和繁榮的未來。

    那麼,有哪些二戰的教訓值得我們汲取呢?在筆者看來,至少有五方面都具有現實意義,值得我們高度重視: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錢文榮作主題發言。 新華網 郭小天 攝

教訓一:高度警惕法西斯主義、軍國主義死灰復燃

    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是戰爭的禍根,只有堅決反對和制止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死灰復燃,才能使世界和亞洲人民避免再遭慘不堪言之戰禍。

    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的根本屬性就是戰爭。德國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擴張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直接根源。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開創了一個以和平與發展為主流的歷史新時期。但是,時至今日,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並未從世界上徹底根除。在日本、意大利、德國和美國等數十個西方國家,存在著新法西斯主義和新軍國主義勢力的活動。尤其是日本的一群極右翼分子和極端民族主義分子一直在企圖復活日本軍國主義,如今愈來愈猖獗。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一定要高度警惕,決不容許法西斯主義、軍國主義死灰復燃,捲土重來,決不容許歷史悲劇重演。

教訓二:防止新“綏靖主義”東山再起

    “綏靖主義”是一種縱容侵略、挑撥戰爭、擴大戰爭的政策,必須堅決反對,才能制止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的綏靖主義東山再起。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第二個教訓,是美英等國為了自身利益,以犧牲別國為代價,同德國法西斯和日本軍國主義進行勾結和妥協的綏靖主義政策的結果。眾所週知,一戰之後,《凡爾賽和約》墨跡未幹,美英等戰勝國就偏離《和約》的原則和相關條款,不僅不去根除德國東山再起的思想根子和實力,而且採取了“抑法扶德”政策,為日後希特勒上&加快擴軍備戰奠定了物質基礎。

    與此同時,作為戰勝國之一的中國,卻在巴黎和會上反而成為被宰割的對象。中國要求索回德國強佔的山東半島的主權,竟然遭到英、法、意、美的拒絕,反而把中國的領土山東半島轉送給日本佔領。這樣不僅侵犯了中國的主權,而且縱容日本軍國主義者加快了對中國的侵略擴張。

    進入上世紀30年代後,這種綏靖主義政策更是變本加厲。最典型的體現就是1938年9月英法在美國支持下策劃的慕尼黑會議和《慕尼黑協定》。他們逼迫捷克政府接受希特勒的擴張要求,把蘇德&割讓給德國,妄圖實現“歐洲普遍綏靖”,將禍水引向蘇聯,坐收漁利。

    在東方,1931年日本軍國主義者挑起“九一八事變”,侵佔中國東北三省。美英法等國控制的國聯不但沒有對日本進行任何制裁,反而無理要求中國承認日本在東北的“特殊權利”,實際上是支持和縱容日本的侵略。

    1937年7月,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極大憤怒。然而,美英兩國政府卻依然對日本採取姑息、慫恿的綏靖政策,妄圖以犧牲中國來換取它們自己的利益。這就是“東方慕尼黑陰謀”。1939年7月2日,英國政府發表聲明,&&承認日本侵華現狀,同意不妨礙日本在華行動。

    美國為集中應付歐洲局勢,自1940年11月起與日本進行正式或非正式談判,力圖緩和美日矛盾。這種做法不但實質上縱容了日本的侵略行徑,而且也未能阻止日本軍國主義大規模空襲美國領土珍珠港事件和太平洋戰爭的爆發。美英策劃的“東方慕尼黑陰謀”從此宣告破産。

    歷史證明,“綏靖主義政策”是一種縱容侵略、挑撥戰爭、擴大戰爭的政策。它不但沒有能遏制德國法西斯和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野心,卻鼓勵了侵略者的冒險,加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這是一個十分深刻的教訓。可是,我們今天仍然看到綏靖主義政策的陰魂在世界各地遊蕩。戰後美國對日本的政策就是一個現實例子。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後,美國為日本制定了一部新憲法,規定日本不得擁有軍隊、國家交戰權和集體自衛權,因而被人們稱之為 “和平憲法”,其初衷是要使日本非軍國主義化,把軍國主義的魔鬼關在瓶子裏,以阻其軍國主義東山再起。然而,二戰結束後不久,西方國家就挑起了冷戰。美國為了反蘇、反共的需要,對日本進行根本性的政策調整,從遏制轉為扶植。

    首先,美國不但不去徹底清算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罪行,還釋放了包括7名甲級戰犯在內一大批戰犯,甚至讓甲級戰犯岸信介當上了首相,任由一群粘附著軍國主義思想的日本政客們長期把持著日本政壇。這些人不但沒有也根本不可能像戰後的德國政府那樣去徹底清算日本軍國主義的滔天罪行,而且在美國的縱容下日本軍國主義思想沉渣泛起,越來越猖獗。安倍為首的一群日本極右勢力竟敢公然否定侵略罪行、質疑遠東軍事法庭的審判、解禁集體自衛權,大肆擴軍備戰。這在相當程度上是美國戰後對日採取實質上的綏靖主義政策的結果。可見,今天在我們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強調堅決反對新的綏靖主義政策,對維護戰後國際秩序具有多麼重要的現實意義。

    最近,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發表一篇題為《日本困境:亞洲的下一個地緣政治噩夢?》的文章,作者特德·卡彭特告誡説:由於安倍不願為日本的侵略行為賠罪,日本政府在具有潛在危險的領土爭端等問題上更加大膽和擴大軍事開支,“華盛頓最後可能面對一個與中國、韓國或許還有其他鄰國為敵、但繼續依靠美國來實現野心的更強勢的盟友(日本)。”美國領導人應該深思!

    基辛格去年6月在與中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傅瑩的對話中指出:“有的國家正在美中之間玩遊戲,美中雙方都需保持清醒的頭腦,以免被利用了。”中國領導人、中國政府和人民對此始終保持者清醒頭腦,現在主要的問題是美國領導集團的頭腦很不清醒,一味扶植日本右翼勢力,缺乏戰略遠見。

   1 2 3 下一頁  

[責任編輯: 徐倩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461277753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