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緩解“入園難” 減少奮鬥青年後顧之憂
2020-10-30 07:45: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十三五”期間幼兒園如雨後春筍般增加

  緩解“入園難” 減少奮鬥青年後顧之憂

  1個月前,家住江西贛州的黃振中,開心地把女兒送入了贛州市南康區幼兒園北園。幼兒園離他家不遠,走路十幾分鐘就能到。

  “這是一所公辦幼兒園,硬件設施和師資配備都很好,把孩子放這裏我們非常放心。”黃振中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説。

  黃振中是一名公務員,妻子是教師,都是80後。他們是我國年輕家庭的縮影——事業處在上升期,但孩子的教育是最讓他們“放不下”的問題之一。

  前些年,年輕父母普遍存在這樣的焦慮:入公辦園難,入民辦園貴。

  贛州市的李曉慧自第二個孩子出生就開始焦慮,“我們這裏的公辦幼兒園只有兩所,我從孩子出生起就開始頭疼上幼兒園的事了。”李曉慧説,去年老二到了入園年齡,“我們完全符合家門口那所公辦園的入學條件,年齡合適學區也符合,但是幼兒園的登記報名人數遠遠超出招生計劃,幼兒園採取了搖號的方式,我們沒有搖上,只能去一家民辦幼兒園,不僅費用貴很多,教學質量還不好。”

  與李曉慧有同樣煩惱的年輕父母遍及各地。教育部的公開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共有幼兒園19.85萬所,其中民辦園所為13.34萬所,學前教育毛入園率為67.5%。

  造成“入園難”的原因除了幼兒園的數量整體不足外,還有公辦園的供給嚴重不足。

  當孩子進不了公辦園時,年輕父母不得不把目光投向民辦園,面對的卻是高得“有些嚇人”的費用。80後孫娜是北京一名中學教師,幾經嘗試未能將孩子送入公辦園後,選擇了離家不太遠的私立幼兒園。“雖然每個月得拿出我半個多月的工資交園費,但是也沒辦法,總不能不讓孩子上幼兒園。”孫娜無奈地説。

  由于部分民辦園存在過度逐利的行為,“高價”“低質”成了與民辦園捆綁出現的高頻詞,一些大城市甚至出現了“天價幼兒園”,有的幼兒園一年的費用高達20萬元。

  為了緩解“入園難”,2010年頒布的《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幹意見》,明確要求各省(區、市)以縣為單位編制實施學前教育3年行動計劃。3年行動計劃實施後,很多地方的政策向學前教育傾斜,資源短缺、投入不足、體制機制不健全等瓶頸問題逐漸得到改善。到了2016年,全國共有幼兒園23.98萬所,學前教育毛入園率也上升到77.4%。

  隨著改革的深入,一些掣肘的痼疾也顯現出來。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介紹,2017年對全國學前教育調研的結果顯示,有的地方城鎮小區沒有配建幼兒園,有的雖然建了但沒有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可以説,小區配套學前教育資源的嚴重流失,是造成城鎮‘入公辦園難’‘入普惠性民辦園難’‘就近入園難’的主要原因。”呂玉剛説。

  2018年11月,黨中央、國務院又印發了《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幹意見》,提出規范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使用,並要求對小區配套幼兒園規劃、建設、移交、辦園等情況進行治理。

  治理“頑疾”就是啃最難啃的“骨頭”。眾所周知,開發商把住宅小區內配建的幼兒園或租或售辦成民辦園,可以從中獲利,現在,要把那些本可以裝進他們口袋的錢拿走,困難可想而知。

  為了攻克這個難關,很多地方成立了專門治理小區配套幼兒園的“專班”,聯合多個部門一起攻堅。以武漢為例,該市于2017年年底出臺了《關于進一步加強住宅區配套幼兒園建設和管理的意見》,作出了“三個一律”的規定:未按相關標準布局配套幼兒園的規劃設計方案,一律不得審批;未按審批的規劃設計方案配套建設幼兒園的新建住宅區,一律不得辦理規劃條件核實手續;未核實並鎖定配套幼兒園的建築面積和用途,一律不得核發新建住宅區銷(預)售許可證。

  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教育局副局長黃運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2016年江岸區與開發商簽訂協議共接收5所幼兒園,到2018年,共簽訂12所幼兒園的接收協議。

  一大批普惠性幼兒園在老百姓家門口出現。以江西省贛州市為例,2012年,贛州僅有24個公辦園,其中4個城區沒有公辦園;2018年,贛州市正式啟動小區配套幼兒園的專項治理,僅這一年,中心城區章貢區就增加了8所公辦園;截至2019年11月底,贛州市共增加公辦園學位3.4萬個。

  今年8月,李曉慧家老二就讀的那所民辦園轉為公辦園,費用從原來一個學期6000元左右降到了2000元。更讓李曉慧滿意的是,幼兒園不僅環境大變樣,教學上不再只重視拼音、算術等文化課程,還增加了特色美術、體能等素質課程,而且原來收費的特色課程也全部免費了,“今年開學,孩子一下子就喜歡上了‘新’的幼兒園,現在周末孩子總在問‘為什麼今天不上幼兒園’”。

  從南到北,從超大城市到革命老區,在我國,大批幼兒園建設完成、學前教育普惠率也在不斷提升。像北京這樣的超大城市,由于人口規模巨大、人口流動性強,“入園難”問題背後的成因更為復雜,解決起來挑戰更大。北京市財政局、北京市教委于2017年設立了學前教育專項轉移支付資金,2018年至2020年共安排110億元。最近3年內北京市通過新建、改建、擴建幼兒園403所,新增學位9萬個。

  教育部今年公布的《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9年,全國共有幼兒園28.12萬所,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83.4%。

  今年,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到了收官之年,學前教育不僅在“增量”上有了突破,在“提質”上也有很好的探索。很多地方用示范園接管新園等方式“1+N”“復制+粘貼”,迅速擴大優質的學前教育資源。

  去年,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學前教育事業改革和發展情況時介紹,全國已有505所高校設置學前教育專業,本專科招生規模超過20萬人。到2018年底,全國共有幼兒園園長和專任教師287萬人,其中,大專以上學歷佔82%。(記者 樊未晨)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675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