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遭遇“成長的煩惱”
2020-10-30 07:43:39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解決大量農民工就業的同時,也讓他們遇到一些小麻煩

  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遭遇“成長的煩惱”

10月29日淩晨1點,趙忠平和工友正在東城區某街道衝洗道路。

  閱讀提示

  近兩年,北京市為解決京郊地區的勞動力就業問題,開發出了公交乘務管理員、園林綠化工、保安輔警等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解決了1.8萬余農民工就業。但由于勞務派遣的用工形式沒有作業證、適合大齡人員的崗位較少也讓農民工在工作中也面臨一些問題。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正在不斷開創更多更好的就業方式。”

  10月24日下午1點,在北京市昌平區霍營公交場站,551路公交準備發車,乘務管理員周海天正在前門刷卡處維持秩序。周海天是北京市昌平區延壽鎮人,在551路公交的乘務管理員中,還有12位和周海天一樣,都是來自北京周邊村鎮的農民工。

  近兩年,為解決京郊地區的勞動力就業問題,北京市開發出了公交乘務管理員、園林綠化工、保安輔警等大量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北京市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在崗農村勞動力已經達到1.8萬余人。記者近日對他們進行了採訪,發現他們成功實現就業的同時也面臨勞務派遣沒有作業證、合同到期後出路不明朗等問題。

  “這工作幹起來還挺快樂的”

  10月24日下午1點半,551路開回起點站白各莊公交場站。周海天當天的工作結束,接班的是李玉龍。今年40歲的李玉龍原本是一名出租車司機,由于生意不好,在做乘務管理員之前一直待業在家。

  記者了解到,北京市自2017年起展開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開發工作,並以密雲、延慶的農村勞動力為試點安置對象,為其提供公共服務崗位、並給予崗位補貼。2018年,此項工作在全市各區普遍展開。

  李玉龍所在的昌平區通過和排水集團、公交集團等多家勞務派遣公司對接,開發出環衛等多種類的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在此類崗位上實現就業的農民工,每月到手的工資基本在5000元以上。

  “當時待業在家,聽説有招人就直接到社保所報了名。”李玉龍説。2019年4月1日簽完勞務派遣合同後,李玉龍正式成為551路公交的乘務管理員,比周海天晚了兩個月。現在,不只是551路,62 、56、163等多條公交線路上都有來自京郊的乘務管理員。

  來自密雲區西田各莊鎮的趙忠平此前也是一位出租車司機。和李玉龍不一樣的是,趙忠平現在是北京市東城區一名便道衝刷輔工。

  “這工作幹起來還挺快樂的。”雖然上夜班,趙忠平卻很適應這份工作。趙忠平告訴記者,他開了半輩子出租車,一直都是坐著,現在的工作能隨時活動起來,這讓他感到很滿意。在收入上,趙忠平現在的工資比此前要高出五分之一。

  現在,越來越多像李玉龍和趙忠平這樣的京郊勞動力選擇進城上班。公開數據稱,目前北京全市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在崗農村勞動力已達1.8萬余人。

  “期待政策能持續下去”

  通過政府提供補貼,讓企業吸納更多勞動力;加大對勞動力的就業培訓,讓勞動者更加適應崗位需求……北京市在推進京郊勞動力就業過程中的做法,得到不少農民工的認可。今年51歲的趙忠平告訴記者,由于文化水平較低,加上年紀相對較大,靠自己進城找工作並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如今借助北京市的就業扶持政策,他有了一份自己喜歡也足夠支撐家庭開支的工作。

  但趙忠平也坦言,“在一切看起來都很滿意的同時,也有一些煩心事。”

  今年6月,趙忠平在某胡同作業時,一個騎自行車的路人被灑水車旁邊的水管絆倒摔傷。警察判行人全責,前提是趙忠平所在的工作隊有道路作業證。由于他是勞務派遣工沒有作業證,警方判雙方各承擔一半責任。“這是最好的一次判定,以前經常遇到類似的事故,通常都是我們全責。”趙忠平説,“沒有作業證,我們的工作合法性得不到承認。”

  但與沒有作業證比起來,趙忠平更關心的是“兩年半以後要做什麼”的問題。趙忠平告訴記者,像他們這樣的公共服務崗位就業人員,和用人單位簽的是“2+3”合同,“頭一回簽2年,第二次再簽3年。”當初應聘時,趙忠平從用人單位處了解到,政府補貼等政策是暫定的,“5年以後具體是什麼情況還不能確定。”趙忠平説,今年5月份,他簽了剩下的3年合同,離5年合同結束還剩兩年半。

  記者採訪過程中發現,不少受訪者都有同趙忠平一樣的顧慮。來自北京平谷區的田建林現在是西城區一名園林養護工,于2018年11月被派遣到現在的園林市政單位工作。田建林告訴記者,諸如園林養護工、抽糞車司機等很多崗位在招聘時都傾向于招50歲以內的人,有的甚至規定求職者要在45歲以內。但田建林今年已經51歲,等“2+3”合同到期,他早已經超齡。“期待政府的就業政策能持續下去。”田建林説。

  “開創更多更好的就業方式”

  從2017年開展至今,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安置農村地區勞動力工作已經逐漸發展成為北京市的重要民生實事。但不可否認的是,北京市各區在具體推進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安置時,還存在安置崗位吸引力不足、適合大齡人員的崗位較少、相關就業權益保障措施還不夠完善等問題。

  來自朝陽區的抽糞車司機李衛告訴記者,對他個人而言,現在的工作和原來開出租車收入相差不大,做自己擅長的事對于他來説是首位的。李衛認為,“根據我們勞動者個人的特點、意願,提供不同種類的就業崗位,這對于我們和用人單位雙方來説都很重要。”

  “我們正在不斷開創更多更好的就業方式。”北京市人社局局長徐熙表示,各區就業管理部門將有針對性地開發各類公益性崗位。尤其是對于低收入困難就業群體,可通過北京市政府統籌協調,讓區與區之間實現對接幫扶等,實現就業崗位與就業者之間的精準匹配。

  記者採訪發現,在北京推進城市公共服務類崗位安置工作過程中,農民工的就業權益保障問題也是受到廣泛關注的熱點話題之一。在農村勞動力安置過程中,大部分勞動者是作為勞務派遣工工作的,勞動者在勞務派遣過程中出現維權難等問題時有發生。

  據趙忠平介紹,單位不時會提供培訓課程,但目前的培訓大多圍繞安全操作、技能提升以及公共衛生等內容進行,“希望能夠為我們提供法律維權培訓課程和法律指導。”

  另外,關于工作身份合法性的問題,不少受訪者向記者反映,希望相關各方推出舉措,讓勞務派遣工在工作中不再因為自己的身份遭遇尷尬,“能夠真正踏實工作、安心工作”。(部分受訪者為化名)(記者 朱欣)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75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