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莊桂淦校長和他的孩子們
2019-08-29 14:53: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福州8月29日電  題:莊桂淦校長和他的孩子們

  新華社記者林超、陳弘毅

  西津畬族小學坐落在福建閩北山區政和縣大山深處,是一所村級寄宿制小學,在校的163個孩子有87個寄宿生,72個留守兒童,40多個來自貧困家庭……

  這座小學從2003年起立了個特殊“門檻”:只要符合入學條件的,不論遠近都接收。

  設立這個“門檻”的,是現年62歲的西津小學校長莊桂淦。兩年前,莊桂淦退休後,又在孩子和家長的強烈要求下,被教育部門返聘,“請”回了學校。

  “他要是走了,孩子們怎麼辦?”村民們説。

  西津小學所處的石屯鎮外出務工人口多,留在當地的多是老人、婦女和兒童。不少兒童長期缺乏父母關愛,不管是學習、生活還是心理上都遇到了各種問題。

  多年前,莊桂淦和同是教師的妻子梁純愛收下了幾個家境貧苦的留守兒童,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帶著。消息傳開後,知道西津小學有這樣一對“留守兒童的守護者”,不斷有困難家庭把孩子送來。

  孩子越來越多,宿舍不夠住了怎麼辦?“沒關係,那就擠一擠吧。”莊桂淦夫婦把自己的床騰出來,自己席地而睡。

  “有的孩子家裏困難,有的雙親外出打工,爺爺奶奶帶著。如果我們不接納他們,他們就要輟學。能多幫一點是一點。”梁純愛説。

  學生半夜發燒,莊桂淦連夜背著孩子,疾行數公裏漆黑山路,送到衛生所;剛入學的孩子生活不能自理,他親自給他們喂飯、洗澡、擦屁股……

  對每一位學生,莊桂淦夫婦都像是親生兒女一樣照顧。許多孩子剛入學的時候,都叫他們“爸爸媽媽”。

  在莊桂淦收下的所有困難學生中,高忠坤的情況尤其特殊。

  “如果沒有莊校長和他的愛人,這孩子可能已經夭折了。”學校老師們説。

  一開始看到瘦弱的高忠坤時,莊桂淦心裏一軟。這個7歲的孩子看起來只有四五歲大,走路跌跌撞撞,有時還會摔倒。由于身患多種先天性疾病,高忠坤身體、智商、語言等各項能力都低于同齡的孩子。他的家人把他送進學校後,莊桂淦夫婦成了他最親的“親人”。

  高忠坤身體虛弱,莊桂淦夫婦就給他加營養餐;放寒假,家人對孩子不管不問,莊桂淦帶他回自己岳母家過年,像保姆一樣給他換褲子、尿布;高忠坤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莊桂淦夫妻倆就給他剪指甲、喂飯、洗腳……

  當年被醫生診斷為“活不過小學畢業”的高忠坤,今年已經15歲了,將邁入中學門檻,當地百姓直呼“奇跡”。

  “莊校長很忙。”這是孩子們對莊桂淦最深的印象。

  每天早晨四五點,他已在操場掃地了;晚自習時,別的老師都回家了,剩下他幫孩子們補習;每晚11點和淩晨2點,校長都要親自巡夜;不到5點,又得起床做飯、掃地,開始新的循環……

  “對于外出務工的家長來説,留在家裏的孩子是最大的牽挂。我們辛苦一點,就有上百個家庭安心一點。”莊桂淦説。

  這麼多年,不下于2000名孩子從西津小學走出,其中一多半都是留守兒童、困難兒童群體。

  1974年,莊桂淦與10多個知青從沿海來到偏遠的政和插隊。40多年過去,莊桂淦默默堅守這片土地。

  1982年,遠在印尼的父母叫莊桂淦去國外定居,幫忙打理生意,他沒有走;40歲那年,鄉鎮中心小學請他去當校長,他沒有走;2017年退休之後,他擔心沒有人照顧這些孩子,又留了下來……

  “我有過承諾,要做好一名老師,不能當‘逃兵’。咬咬牙堅持了一年、兩年,也就慢慢地舍不得離開了。”莊桂淦説。

  提起心中最遺憾的事,梁純愛想起了身在他鄉、許久沒有見面的女兒,流淚説:“沒能好好照顧我們自己的女兒。”

  莊桂淦趕忙安慰妻子:“有這麼多學生叫我們‘爸爸媽媽’,還不夠我們驕傲和幸福的嗎?”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天眼”的晝與夜
“中國天眼”的晝與夜
第14屆莫斯科航展開幕
第14屆莫斯科航展開幕
秦俑!秦俑!
秦俑!秦俑!
探訪施華洛世奇水晶世界
探訪施華洛世奇水晶世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93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