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疆是多民族共同生活的大家園
2019-07-22 08:56:59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疆自古就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地區。多民族聚居是新疆歷史上民族分布的顯著特點。

  史前時期新疆就是一個多人種混居的地區。這一時期新疆境內的人類頭骨鑒定資料證明,當地居民既有歐羅巴人種,也有蒙古人種,同時還存在著兩類人種的混合型,這表明這一時期新疆已經不是單一人種的聚居地。

  至漢代,活動在新疆地區的民族則以塞人、月氏人、烏孫人、羌人、匈奴人和漢人為主。大約在公元2世紀中葉,鮮卑人進入了新疆地區。402年,柔然人的勢力范圍向西延伸到了焉耆,柔然人也因之成為新疆古代民族之一。487年,役屬于柔然的高車西遷今吐魯番一帶建立了高車國,高車自然也成了新疆古代民族中的一個新成員。

  隋唐時期加入新疆民族之列的主要有突厥人、吐蕃人、回紇人等。6世紀中葉起,逐步強大起來的突厥人于583年分裂為東、西兩個政權,西邊政權轄有包括今新疆在內的西域地區。吐蕃是今天藏族的祖先。自662年後,吐蕃不斷興兵西域,由此吐蕃人也開始進入新疆。744年建立的回紇汗國曾經數次出兵協助唐朝與吐蕃爭奪西域,為後來回紇人(也稱回鶻人)的遷入打下了基礎。840年,一部分回紇人西遷今新疆地區。西遷新疆的回紇人和當地的其他族群不斷融合,為今天維吾爾族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宋遼金元時期,新的民族成員的遷入並沒有停止。1124年,契丹貴族耶律大石率領一部分部眾西遷,建立了西遼政權,其轄境包括了今新疆及其以西地區。隨後的蒙古人于1217年統一了包括新疆在內的中亞地區,由此大量蒙古人遷入新疆地區。蒙古人為統一新疆,徵發大量的女真人、契丹人、漢人、西夏人前往新疆,其中有不少人留駐于新疆,成為新疆居民。

  清朝初期,維吾爾人主要聚居在南疆及吐魯番、哈密等地區。後由于清朝招募維吾爾人赴伊犁地區屯田,分布區域逐步擴大。哈薩克族由于受到沙俄侵擾,不少人向內遷徙至塔城、伊犁、阿勒泰、昌吉、瑪納斯、烏魯木齊、奇臺、木壘、巴裏坤等地。在這些民族分布地區不斷擴大的同時,滿族、達斡爾族、錫伯族、回族等也因各種原因遷入新疆。與此同時,從境外還遷入了烏孜別克、塔塔爾、俄羅斯等民族。

  由上可知,新疆是多民族的共同家園,不僅包括現代居住在新疆的民族,也包括在歷史發展中已經消失的民族,新疆絕不是哪一個民族專有的家園。

  新疆多民族聚居格局的形成和演變過程,正是中華民族整體形成和演變的一個縮影。清代不僅奠定了近代中國的版圖,而且通過盟旗制度、行省制度等措施促進了多民族國家的政治統一,也奠定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基本格局。

  新疆多民族聚居的格局是在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中逐步形成的,新疆各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可以在諸多方面體現出來。獨特的地理環境使南疆傳統的以農業為主的綠洲經濟和北疆遊牧經濟具有較強的互補性,而地處歐亞大陸通道又使各民族成為絲綢之路上的一個個站點,頻繁通過這些站點的人員和物資,連接起了歐亞大陸,還將各民族凝聚為一個整體。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促成了各民族的不斷發展壯大,諸如宋代的喀喇汗王朝、高昌回鶻王國,元代的察合臺汗國等,都是在各民族之間的密切交流和融合中出現的,都是中國疆域內的地方政權形式,無一例外地推動了疆域內各民族(族群)交往交流交融。

  許多現在的民族,諸如維吾爾、哈薩克、烏孜別克、柯爾克孜、俄羅斯族等,也多是在歷史上眾多不同民族之間的融合過程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在這個過程中,新民族的不斷遷入,一方面推動了新疆多民族分布格局的發展,促成了新民族的誕生,諸如回紇的西遷為現代維吾爾族的形成提供了基礎;另一方面對穩定新疆的局勢也起到了重要作用,進而為各民族的發展提供了寬松的社會環境,諸如漢唐時期漢族的屯田戍邊、清代滿族、錫伯族、蒙古族的西遷等,都是當時新疆社會穩定所必須的。

  新疆的眾多民族,包括歷史上已經消失的民族,都為新疆的發展以及絲綢之路的興盛做出了突出貢獻,共同創造了燦爛的西域文明。歷史上新疆各民族與內地的經濟、政治和文化交往交流交融的過程,也是各民族對中央政權的向心力和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日益深化的過程,各民族日益緊密地結成文化相通、血脈交融、命運相連的命運共同體,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意識也逐步形成並不斷得到加強。

  長期以來,包括新疆地區各民族在內的中華各民族,在面對外敵入侵時總是同仇敵愾、奮起抗爭、守望相助。1840年鴉片戰爭之後的100多年間,中國屢遭西方列強的侵略、欺淩。在國家面臨被列強瓜分,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西北地區的維吾爾、漢、回、蒙古、哈薩克、柯爾克孜、塔吉克等族人民,同全國各族人民奮起反抗、共赴國難。

  面對沙俄的侵略,在塔城,19世紀50年代以安玉賢、徐天堯為首的塔城各族礦工奮起反抗,一舉焚燒了沙俄在塔城的貿易圈,沉重打擊了侵略者的囂張氣焰,表現了各族人民不畏強暴、捍衛祖國主權的英雄氣概。

  阿古柏政權入侵新疆12年,依仗屠刀對新疆各族人民進行野蠻的血腥統治。新疆各族人民用多種方式奮起抗爭。在喀什,1865年阿古柏攻入邊卡時,首先起來抵抗入侵者的是喀什周圍的柯爾克孜族人民。在和田,1867年阿古柏侵略軍攻擊時,和田軍民自發組織起來與侵略者戰鬥,男女老幼一齊上陣,守城一個多月。庫車的維吾爾、回等各族人民英勇抗敵,擊斃了阿古柏的長子胡達·胡裏伯克。

  1875年,清政府決定收復新疆後,全疆各族民眾,帶著奶酪、牛羊迎接清軍。喀什噶爾伯克阿布杜熱衣木等人主動擔任西徵軍向導。喀什噶爾商人拜合提等人抄便道翻越冰達坂,長途跋涉抵達北疆烏蘇,拜見清前敵帶兵大臣金順,請金順向駐塔城行營的代理伊犁將軍榮全呈遞“喀什噶爾伯克稟帖”,代表新疆各族人民,表達了心向祖國、渴望統一的強烈願望。生活在伊犁地區的錫伯族人民得知清軍進疆,跋山涉水將糧食送至軍營。1877年4月,清軍將領劉錦棠率軍包圍了盤踞在達坂城的阿古柏軍隊。在兩軍對峙的關鍵時刻,城內維吾爾族人民冒著生命危險潛出城外,將重要情報送至清軍軍營。清軍抓住戰機打了一個勝仗,一舉收復了達坂城、托克遜等城鎮。在新疆各族人民的支持下,清朝軍隊僅僅用了一年半時間,就徹底摧毀了阿古柏的侵略政權,收復了新疆。

  總之,歷史上長期交往交流交融形成的各民族血肉關係已經將新疆各民族與中華民族大家庭融為一體,共同構築了中華民族共同體。近代,新疆各族人民同全國人民一道共同反侵略、反分裂的偉大鬥爭,使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意識得以升華,也使各族人民作為中國歷史主人的責任感得到了進一步激發和增強,並成為邊疆治理強大的精神力量。(馬大正 周衛平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研究所研究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海派建築 讀懂上海歷史
走進海派建築 讀懂上海歷史
廣西欽州:學芭蕾 度暑假
廣西欽州:學芭蕾 度暑假
暢潛蔚藍
暢潛蔚藍
電子消費博覽會上體驗未來智慧生活
電子消費博覽會上體驗未來智慧生活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781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