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祖國掌燈 展華夏之光 五代華燈人見證時代巨變記事
2019-07-12 08:02:3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為祖國掌燈 展華夏之光

  五代華燈人見證時代巨變記事

  2019年6月19日,工人在酷暑中清洗檢修北京天安門廣場的華燈。

2014年四代華燈檢修車。

  華燈班共産黨員服務隊為春風社區加裝路燈。

  夜幕來臨,首都北京,長安街上,華燈粲然。253基華燈莊嚴矗立,猶如刻度星般見證了新中國成立以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歷程。在璀璨的華燈光芒背後,有一群默默堅守的身影,他們,就是為共和國掌燈六十載的華燈班。日前,記者走進華燈班,探尋五代華燈人平凡而偉大的時代印記。

  傳承匠心,精益求精鑄就華燈品質

  清洗華燈看似簡單,實則需要嚴之又嚴、細之又細的操作規范。6個步驟、37個環節——操作手冊將規程固化,成為共同遵守的規范。“比如燈球緊固螺絲,要將螺絲擰緊後,反向退回三分之一圈,這樣既能有效固定,又不會因螺絲過緊,時間一長造成玻璃材質的燈球開裂……”

  56攝氏度!這是長安街華燈作業車上的溫度。7月的北京熱浪襲人,下午2點,記者來到天安門廣場東側的華燈下,國家電網北京電力華燈班的第五任班長陳春光,正在和隊員們進行當天第10基華燈的清洗工作。當天,天安門廣場的地面溫度達到50攝氏度。

  酷暑時節,恰是華燈班最忙碌的日子。由于檢修期間必須錯開上下班高峰期,清洗華燈的工作只能在每天上午10點到下午4點進行。烈日當頭,工人們穿著長袖工作服,戴著兩層手套,捂得嚴嚴實實,不一會兒,全身就濕透了。“濕了幹、幹了濕,幾個小時下來,衣服不知道濕透多少回。”陳春光説。

  升降車抬起,卸下燈球、高壓氣槍清除污物、檢查線路和器件、清洗燈球、安裝燈泡……華燈班隊員們動作嫻熟、配合默契,儼然一條空中的流動生産線。

  時光回溯至60年前,新中國成立10周年之際,華燈的設計方案在周恩來總理親自主持選定下,與首都十大建築同步建成。從此,華燈矗立在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照亮每一個夜晚。

  天安門廣場矗立的9球蓮花燈,共有110基。長安街上的13球棉桃燈,共有143基。蓮花燈的燈臺上雕刻著不同的花案,象徵國家富強,百花齊放,棉桃燈則是8燈球托舉4燈球並拱衛1個頂燈,象徵四面八方擁護黨中央。

  與酷熱相比,蚊蟲是更難忍受的。打開燈罩,燈罩裏積滿了蚊蟲的屍體。“最多的時候一個燈罩裏有半斤,臭氣熏得人難以呼吸。”即將退休的華燈班第四任班長孟慶水説,蚊蟲往嘴、鼻子、耳朵眼裏鑽,下來後就要連忙抖衣服、摳耳朵。

  清洗華燈看似簡單,實則需要嚴之又嚴、細之又細的操作規范。6個步驟、37個環節——操作手冊將規程固化,成為共同遵守的規范。“比如燈球緊固螺絲,要將螺絲擰緊後,反向退回三分之一圈,這樣既能有效固定,又不會因螺絲過緊,時間一長造成玻璃材質的燈球開裂。這是一代代華燈人傳下來的經驗。”華燈班黨支部書記宋曉龍説。

  要保證華燈的萬無一失,除了經驗的積累,更要有對華燈事業的熱愛與擔當。越是惡劣天氣,越要衝在前面,是華燈班一直以來的堅持。“遇到雨雪天氣,不管在不在崗都惦記著華燈,在家休息也要跑回單位看看。”華燈班第三任班長王鐵龍説。

  今年除夕夜,在華燈班工作了十多年的韓國強又一次放棄了與家人團聚。他説:“也算是和這些‘老朋友’拜個年,只有這樣我心裏才踏實。”

  匠心,沒有終點,只有永無止境的探索和追求。盡管現在很多工作可以電腦操控,但是在這些“掌燈人”的心中,這仍是技術活,要不斷練精手藝。

  國慶35周年、國慶50周年、國慶60周年、“9·3閱兵”……幾十年來,天安門廣場上每一次重大活動,都有華燈班隊員們默默堅守的身影。他們與仰視而及的華燈一起,見證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徵程中的諸多重要歷史時刻。

  60年來,華燈早已成為印刻在華燈人心中的燈塔。今年退休的華燈人李學慶,前不久向班長陳春光表達了一個心願:他剛工作時就參與了國慶35周年的保障,想在今年國慶節的時候收個尾。“一輩子和華燈打交道,見證了那麼多歷史,希望能參加國慶70周年保障工作,為自己的職業生涯畫個圓滿的句號,用特有的方式為祖國獻禮!”李學慶説。

  歷久彌新,不變華燈見證巨變中國

  那時沒有專門的車輛,只好借用其他單位的杉篙木架子,10米多高,上面鋪上木板。站上去晃晃悠悠,心裏直打鼓。清洗一基華燈,得挪動三四次架子,每挪動一次,就得先下來、再爬上去……

  夜幕降臨,行駛在長安街上,華燈散發出的光芒柔和而明亮,照亮無數車輛行人前行的道路。但是,很多人並不知道,幾十年前的華燈燈光卻有點昏暗。

  最早的時候,華燈的燈泡是白熾燈,亮度低,使用壽命只有幾百小時。“每年都要更換數次燈泡。換燈球,也要小心、再小心,因為不知道哪個有裂紋,拿不好就碎了。”王鐵龍説。

  王慶余是第一代華燈人。時光荏苒,當年22歲的小夥子如今已是82歲的老人。“那時沒有專業化設備,靠手拉肩扛完成了華燈建設施工任務。”王慶余回憶道。從1960年開始,由北京供電局負責華燈的清洗檢修工作,他正式進入華燈班。

  回憶起第一次清洗華燈,老人記憶猶新:那時沒有專門的車輛,只好借用其他單位的杉篙木架子,10米多高,上面鋪上木板。站上去晃晃悠悠,心裏直打鼓。清洗一基華燈,得挪動三四次架子,每挪動一次,就得先下來、再爬上去。“第一天清洗,一個上午一基華燈都沒做完。”王慶余回憶道,當時把胳膊都伸進去也夠不著燈球的底部。

  1976年,從技校畢業的王鐵龍剛進入華燈班時,映入眼簾的是一臺破舊的十輪卡車,車上搭個架子,架子上搭板子。“從簡易的梯子爬上去,像站在小船上,挺害怕的,有經驗的老師傅在上面走著就像走平道一樣。”王鐵龍説,燈球的直徑有半米,盛球都用大筐,一個筐一個球。

  60年,華燈車經歷了多次更新迭代——從杉篙木架子、鐵架子,到進口的十輪車、敞篷大解放,再到全新的自主研發的專用工程車……如今,華燈車不僅可以自由升降,車上還配備了高壓水槍、氣槍,清洗用水還實現了循環利用。“二十分鐘就能清洗完一基。”陳春光説。

  正值高溫,戶外作業最怕的就是中暑。洗完一基華燈後,工人們在車上就能喝到冰鎮礦泉水,吃到防暑降溫藥。“相比于過去自備幹糧背水壺,現在的條件好太多了!”孟慶水感慨道。

  今年國慶節前,華燈班還將啟用第五代華燈作業車,可以實現自動停車入位,加裝了車載衛生間,在平臺上還可以進行電腦操控。

  華燈光源則變得更亮、更節能。1984年,新中國成立35周年,華燈光源經歷了第一次更新,球體內的白熾燈升級為450瓦自鎮流高壓汞燈,並在球燈下加裝了投光燈,更好地為車輛、行人照明。

  2006年至2008年,華燈燈具、光源更換為85瓦電磁無極感應燈,八角亭內的500瓦白熾燈更換為100瓦無極燈。“高光效、低能耗的光源大大降低了華燈出現故障的情況,大部分光源都可以運行幾萬小時以上。”孟慶水説。

  隨著科技進步,華燈班的工作重心由“勤修理”轉向“治未病”,通過先進的科技手段,更新管理理念,防患于未然。

  在北京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監控指揮中心,華燈分布圖在大屏幕上清晰顯示,每盞燈、每個燈泡的工作情況都實時反饋到後臺智能監控係統。哪一個燈泡出現故障,都能發出提示,進而第一時間響應、維修。

  “華燈流光溢彩,但以前我們內行人轉上一圈,就能知道哪些燈泡不亮,上級部門對我們的要求也是98%亮燈率。有了智能監控係統,現在我們可以拍著胸脯説亮燈率100%。”陳春光驕傲地説。

  60年來,華燈的外觀從未改變。但裏面的燈具、燈桿、管線等早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這變與不變,正是科技制造水平的日益提升、祖國日益強大的體現。”宋曉龍説。

  王鐵龍帶領同事們成立了創新工作室,研發出小型升降作業車,適宜鑽小胡同維修;發明的遮光型燈具,不讓胡同裏的路燈照在百姓家裏影響休息。陳春光牽頭研制的復合型燈桿,既能照明又能通過傳感器檢測PM2.5、溫度、濕度、風速、風向等,甚至可以發射WIFI信號……

  “我們真是享受了祖國發展的紅利,不僅工作條件越來越好,也讓我們跳出車上的工作平臺,有更大的平臺施展技能。作為新時代的華燈人,我感到很幸運。”陳春光説。

  不忘初心,紅色基因融入華燈精神

  十多年前,華燈班共産黨員服務隊與牛街春風社區“結對子”,不僅幫助居民解決照明問題,還重點照顧獨居老人,解決其生活中的實際困難。“除了修理路燈,我們每次過來都會帶好工具箱,幫助老年人檢修一下屋內的水電氣……”

  “大媽,這張黨員連心卡您拿好,以後有事您就直接給我打電話。”已是晚上10點,結束了一天工作的華燈班隊員們,又來到牛街春風社區,為居民解決小區照明問題。

  脫下工作服、換上紅馬甲。華燈班在2005年成立了共産黨員服務隊,為管轄范圍以外缺少照明的胡同、老舊小區、公廁加裝路燈,照亮百姓的出行路。

  牛街春風社區是北京回族居民集中的社區之一。由于屬于自建自管的老舊小區,配套設施不足,不少路段缺少路燈。十多年前,華燈班共産黨員服務隊與牛街春風社區“結對子”,不僅幫助居民解決照明問題,還重點照顧獨居老人,解決其生活中的實際困難。

  “除了修理路燈,我們每次過來都會帶好工具箱,幫助老年人檢修一下屋內的水電氣等,修個門窗、換個門鎖等力所能及的事情也都包在我們身上。”宋曉龍説。

  “你們點燃了民族團結的和諧燈光……”薛天利大阿訇親自給服務隊寫信表示感謝。

  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一代代華燈班共産黨員,始終將為人民服務作為義不容辭的分內職責。

  2012年夏天的一個夜晚,結束了一天華燈清洗工作的王德健,走在回家路上。

  “您是電力公司的師傅吧?”胡同裏的一位居民快步迎上前來,“家裏的燈突然不亮了,孩子馬上就要高考了,復習時間耽誤不起,您能受累給瞧瞧嗎?”

  看著對方焦急的神情,王德健二話沒説,趕緊回單位拿上工具,來到這戶居民家中加了2個小時班。燈光亮起時,王德健還不忘送上黨員連心卡,“以後再有問題,給我打電話。”

  “不是每一朵浪花都為大海而來,我衷心的謝意卻是為您而來……”第二天一早,王德健便收到了一條誠意滿滿的短信。

  除了守護253基華燈,華燈班還負責轄區內302667盞路燈的檢修工作。一旦檢修服務電話的鈴聲響起,華燈班的隊員都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點亮一盞燈,就照亮一片心。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但是共産黨人的使命歸根到底都是為人民謀幸福。“在為百姓服務的過程中感受到一名共産黨員的初心與使命。”共産黨員服務隊隊員劉泉水説,“扎扎實實為百姓解燃眉之急,就是華燈班共産黨員的擔當。”

  目前,華燈班共有15人,其中共産黨員10人。盡管工作壓力大、要求高,但是他們無不自豪地説:“能成為華燈班的一員,光榮!”

  每個清晨,萬眾矚目下,“國旗班”升起五星紅旗;每個夜晚,萬家燈火時,華燈班默默執勤堅守。作為“戰友”,華燈班與“國旗班”在共同履行神聖光榮的使命時,一次次擦肩而過,締結了深厚情誼。歷代華燈人都將“國旗班”戰士作為學習的榜樣,學習他們盡忠職守的精神和意志。

  “第一次登上華燈車的時候,高空俯視雄偉的天安門廣場,那種震撼的場面,使我真切地感受到祖國的強大。”宋曉龍激動地説:“尤其是看到‘國旗班’戰士挺拔的身姿紋絲不動,令我深受觸動。”

  歲月不居,初心未改。

  已近午夜,華燈班的隊員們還在街頭,對華燈進行著每日例行巡檢。璀璨的燈光,將他們的身影漸漸拉長,延伸到寬闊靜謐的長安街上。華燈與它的守衛者一起,迎接新的一天到來……(記者駱國駿、李德欣、關桂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醉美阿尼瑪卿
醉美阿尼瑪卿
奧克蘭大霧彌漫
奧克蘭大霧彌漫
“樂”動喀什古城
“樂”動喀什古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742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