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QQ群成“95後”大學生線上歸宿:有的炒幣 有的吃雞
2018-08-20 07:16:0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Q群生態圈:95後大學生的“線上歸宿”

  眼下,距離考研還剩不到兩個月,大學生考研Q群也日益繁榮起來。考研生們紛紛上網尋求自己的“線上歸宿”,群裏既有往屆優秀研究生坐鎮,也有考研機構為考生保駕護航。

  這些考研群看似象限上一個個孤立的坐標點,實際上卻悄然形成一個圈子。除了各所大學為報考學生建群,還有各個城市的學生用以互相督促學習的“同城考研群”。此外,還衍生出了一係列附屬産品,如“考研相親群”“考研家長交流群”“考研旅遊觀光群”等,堪稱功能齊全。

  在大學生自發組建的群中,無論是考研、網遊、創業、追星、寫作等,不同的Q群發揮著不同的功能,總能為大學生提供獲取信息和認識同好的機會,構成形態各異的網絡生態圈。

  不同于通過掃碼和邀請好友兩種方式加入的微信群,Q群只需輸入關鍵詞,便可找到全國范圍內相關“部落”,且在人數限制上也更加靈活。據悉,微信群人數上限為500人,而在為QQ群開放2000人最高上限之後,2017年QQ群解除人數限制到5000人,堪稱Q群的“再次擴充”,同時也延伸了學生們的網絡生態圈。

  但與中小學階段僅停留于“班級群”和“學習資料群”的情況相比,大學生的Q群生態圈無疑更加復雜和多元。

  大學生創業群:興起“炒幣”熱

  以往,大學生創業群一般只包括“兼職群”“項目群”和“投資理財群”,是在讀大學生獲取一定生活費的渠道之一。但一些新興的經濟熱點會在很大程度上打破創業群的常規模式。

  “我們都是一群有妄想症的大學生,但妄想也可以成為現實。區塊鏈這個風口,給了我們足夠好的機會。你信嗎,信就進來吧!”某個大學生創業群的入群簡介頗具煽動性。

  像這樣自2017年新興的大學生區塊鏈創業群不計其數。正如它所標榜的一樣,加群的大學生有些是為了拉合夥人做投資項目,有些則是為了合夥“炒幣”“挖礦”。相同的是,他們都把目光聚焦在近一兩年來創業圈最受歡迎的熱門領域,如來自寧夏師范學院的陳思凡所説,“如果説2017年是區塊鏈技術元年,2018年將會是爆發年,肯定想抓住這個機遇賺錢。”

  前期,群裏轉發的信息無外乎群友眼中各種“有潛力”的數字貨幣——哪個數字貨幣即將上線,上線價值多少,一個月後賺了多少,都是他們日常討論的話題。作為一個金融專業的學生,楊凱文入手了不少數字貨幣,投資金額大多來源于他的網貸和兼職,“我一直想長期持有自己看好的幣種,但每次著急用錢時就賣掉,一般撐不住一個月。”

  為了拉攏同好、組團隊專門炒幣,楊凱文已輾轉加入4個群,但群裏一個又一個接著“廢了”,群裏漸漸被天貓、美團優惠券等廣告刷屏。與之類似,不少創業群最終都淪為“廣告群”或“傳銷群”。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以虛擬貨幣為噱頭的詐騙信息頻頻出現,比如相關責任人多通過虛構各種光環為“虛擬貨幣”信用背書,承諾高額投資,並利用微信群或者QQ群轉發推廣的形式宣傳,對投資者進行“洗腦”。據悉,除了虛擬貨幣本身可能存在風險,目前還有一類風險,就是打著“虛擬貨幣”投資旗號的非法集資和網絡傳銷活動。這需要“炒幣”的大學生多加警惕。

  證書攻略群:為履歷“加料”or“注水”

  與共享區塊鏈信息的創業群相似,證書攻略群共享的則是全國范圍內大學生比賽的信息和攻略。在QQ查找框裏輸入關鍵詞,顯示出的此類攻略群數量不下百個,每個群的平均人數約為500人,成員以在讀大學生為主。

  一個證書攻略群群主、吉林大學珠海學院學生陳玉告訴記者,其中大多數為需要付費入群的VIP攻略群,而她則是為了回饋一眾“粉絲”的支持,才新建了一個完全公益性質的Q群,免費分享近期全國各地舉辦的大學生比賽。

  仔細分辨一下,這些群分享的賽事也有高低之分。

  某個群裏,群友們將證書攻略群簡稱為“擼獎群”,將經過官方機構認證的獎項定義為“硬核獎”,意味著獎項含金量很高,能拿得出手。相反地,他們把一些地方性的,由民間機構發起的賽事形容為“注水”。

  但無論是哪種類型的比賽,頭銜上都冠有“大學生比賽”之名,面向的是全國范圍內的大學生參賽者。如果不去深究,這些“注水”的比賽大多都可備注成“全國性大學生比賽”,從而在參賽者的履歷中“上升”為國家級賽事。

  剛獲得某大學生廣告大賽“佳作獎”的17級學生王啟光坦言,自己參加的比賽沒有獲得官方機構的認證,“但像我這種普通院校的學生,在拿不到國家級比賽證書的前提下,只能靠這些看起來是全國性的,實際上非常‘注水’的賽事獎來給簡歷‘加點料’,否則沒什麼可寫的。”

  某攻略群的管理員告訴記者,“我們整理的多是一些比賽較低級獎勵的攻略,如果想參加一些難度較大的比賽或獲得更好的名次和獎項,真心不是我們這個5元VIP群能解決的。”

  遊戲群:不光有“開黑”和“吃雞”

  在大學生集中的Q群中,遊戲群最熱門,也最普遍。

  網友“大野”今年已經30歲,卻是一個大學生王者榮耀遊戲群群主。談及建群初衷,他表示,身邊的同事和朋友幾乎都不玩遊戲,約人一起玩會顯得幼稚,“所幸開個大學生遊戲群,跟年齡小點的同好一塊‘開黑’”。

  在所有遊戲群裏,匯集王者榮耀粉絲的“開黑群”和絕地求生玩家的“吃雞群”無疑最受歡迎。在一個有4371人的大學生“開黑”群裏,群友幾乎24小時都活躍在群中,每天還會不定時組織“高手”帶隊“開黑”。

  同樣是遊戲性質的群,全國大學生“數獨”(注:一種邏輯遊戲)群就略顯寂寥。群裏充斥著九宮格的圖片,一道難題至少需要等半個小時才會有人回復。不過大二學生鄧子瑤對自己所在的數獨群很是感激。去年剛入群的她如今已經達到了參加全國大學生數獨競賽的水平,她將這明顯的進步歸功于數獨群日常分享的高難度題和解題思路,給曾經“菜鳥”的她提供了進階的渠道。

  或許與大家想象有所不同,多個大學生遊戲開發群也表現出“正兒八經”的畫風。雖然冠以遊戲之名,但他們聚焦的是遊戲玩法策劃、美術設計、模型和關卡制作等專業領域。群裏看不到任何“開黑”的跡象,只要廣告、問卷等無關信息出現,群成員會立刻被禁言72小時。“因為我們想組建的,是一個有情懷的團隊,非誠勿擾。”群主焦柯説。

  “嗨”在線上,別“冷”了線下

  學習群、遊戲群、攻略群等各類Q群,可以説是大學生課外活動的一大縮影。在這個虛擬、匿名的空間裏,各個部落的大學生同好們社群化趨勢愈發明顯,形成龐大的大學生網絡生態圈。

  對此,中國勞動關係學院輔導員段正認為,QQ群功能擴展産生了新的文化現象。更低準入門檻、更大交際平臺、更易實時互動,使得95後大學生樂于在此“找歸宿”,並在群信息的獲取和傳遞中尋求認同感。

  更具體來講,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積極心理體驗中心老師李衛華認為,網絡上的溝通交流較現實而言,時間、空間成本更低,情感和心理資源成本也更低,比如説“面對面交流時,面前的人的反應對我的影響很大,這時候我就要去快速思考這個人的真實想法,並做出恰當的反應,這是需要勇氣、溝通能力和心理建設的。此外,虛擬世界的匿名性也會給當事人很多的心理保護,相對更自由”。

  但隨之也引起不少人的擔憂——隨著QQ群等社交媒體的用戶更為低齡化,這些“網絡原住民”線上的人際交往更為如魚得水,但在現實交往中卻磕磕碰碰、畏畏縮縮,甚至厭煩、恐懼現實中的社會交往,寧願對著冰冷的屏幕“掏心窩子”。正如段正經常見到的,QQ群裏溝通順暢的學生在現實中卻常常陷入“社交恐懼”,線上人格和線下人格大相徑庭。

  關于這點,段正認為大學教師應該關注學生思想動態、網絡熱點話題,加強引導,並提醒學生在參與群文化的時候應該慎重選擇、避免導致“社交恐懼”。

  (應受訪者要求,陳思凡、陳玉、焦柯均為化名)

  實習生 徐懷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孫慶玲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燈展亮相加拿大國家展覽會
中國燈展亮相加拿大國家展覽會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29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