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産電影:現實主義創作影響力與日俱增
2018-08-19 07:15:52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藝觀潮】

  現實主義是文藝創作的豐厚源泉。在歐、美、日以及韓國、印度等國家,現實主義電影屢有出品,並時現佳作。印度的《摔跤吧!爸爸》《超級巨星》和《起跑線》,以及韓國的《熔爐》《素媛》和《舉報者》等影片,除了在本國産生轟動效應以外,也同樣在中國社會引發較為普遍的關注和討論。

  近年來,現實題材創作也是中國電影創作的新風向。《親愛的》《失孤》聚焦被拐兒童的故事;《我是路人甲》等,講述小人物的追夢歷程;在《百鳥朝鳳》《十八洞村》讓人們看到了鄉土社會走向現代文明進程中所發生的變化……一批優秀國産電影緊扣時代脈搏,貼近百姓視角,深入現實生活,講好中國故事,獲得了震撼人心的傳播效果。

  與社會熱點互動共生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現實主義正在成為當下中國電影可貴的精神品格,部分國産電影也在試圖擺脫市場化、工業化進程中的産業喧囂、資本躁動和價值遊離,更多地與社會熱點互動共生。這樣的電影作品既是對現實主義傳統的繼承和發揚,又是在全球化與互聯網時代中就現實主義電影理論與實踐所展開的新嘗試。

  這些現實題材電影作品不僅贏得了良好的口碑,在票房上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2014年陳可辛導演的《親愛的》,以當時備受關注的兒童被拐案為真實原型,最終收獲3.44億元票房;2015年《滾蛋吧!腫瘤君》以熊頓抗擊癌症的故事為原型,在笑聲與淚水中收獲5.11億元票房;2015年劉德華主演的電影《失孤》以山東聊城郭剛堂騎摩托尋子的故事為原型,票房為2.15億元;2018年初《無問西東》上映,片中每一個人物均可從清華檔案館中找到原型,影片以7.54億元票房收官……誠然,上述影片還存在著許多值得進一步思考和討論的問題,但其在現實主義創作方面所做出的創新努力不容忽視。在中國電影的商業大潮中,這些電影保持開放的姿態,敏銳捕捉社會熱點,積極思考現實生活中的各種問題,已屬難得。更可貴的是,其中的大部分作品都站在以人為本的立場上,嘗試與觀眾尤其是年輕人互動對話,傾聽他們的所思所想,關注他們關心的熱點話題,這些堅守和努力都有效地提升了影片的思想深度和精神力量,引發更多的觀眾共鳴,並産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承載與擔當體現社會責任感

  國內外現實主義電影的崛起,正是由于它們用生動的藝術語言和豐富的思想內涵,激發觀眾産生強烈的情感與價值共鳴。不得不説,在當下中國電影界,盡管已有《戰狼2》和《紅海行動》等令人矚目的新主流大片問世,但在資本的裹挾之下,還是屢屢出現缺乏內涵、空虛蒼白和急功近利之作,這些影片大多缺乏對生活的體驗和真情實感,往往存在思想迷茫和價值觀扭曲的問題。這樣的電影顯然無法滿足廣大觀眾日益提高的精神文化需求。面對這種情形,業界內外都在急切呼喚國産電影回歸理性、關注現實。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以許鞍華、陳可辛、賈樟柯、婁燁等編劇和導演為代表的、堅守現實主義精神及其創作觀念的電影創作者們,在創作過程中主動懷抱社會責任與文化擔當,從大多數普通人的現實處境和情感世界出發進行思考,將自己對社會現象和問題的觀察和看法融入作品之中。《走路上學》《旗》《一個人的課堂》等提出鄉村教育話題,《三峽好人》《農民工》《到阜陽六百裏》等關注農民工生存狀況,《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等聚焦環境與人的關係,《十八洞村》《南哥》等反映精準扶貧成績……正是通過他們的努力,這些話題在社會上得到了更廣泛的關注,引發了更多有益的探討,産生了更加深遠的反響。有觀眾看完《十,八洞村》之後,放棄大城市的生活回到自己的家鄉,為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貢獻力量;有觀眾看完《戰狼》,轉頭就去報名參軍,投身到強國強軍的偉大事業中去。

  電影創作的現實主義傳統能夠薪火相傳,也得益于越來越多有情懷而又不計成敗的項目運作及其資本投入。在談到影片《失孤》的生産過程時,出品方曾表示,“投資方對這個項目不遺余力的支持,是建立在對打拐這件事的社會責任心上,電影不僅要有娛樂功能,更要有社會意義”。應該説,出品方能夠站在如此高度看待國産電影及其現實主義追求,無疑是令人欣慰的。執導《老驢頭》《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有一天》《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等影片的導演李睿珺也曾感慨道,“我的作品大都是現實主義題材,大部分故事來源于生活本身。對我來説,電影除了具有娛樂屬性之外,還需要有責任感和使命感,這樣才更有藝術生命力。”

  深度觀察與思考彰顯理性光芒

  對生活點滴的敏銳觀察,以及對社會現實和人物命運的深切思考,是現實主義影片趨于成熟的標志。深受意大利新現實主義影響的導演賈樟柯就曾表示,電影的魅力在于它能夠把人的自然狀態呈現出來;電影永遠是一種線下的藝術,電影的中心焦點也一定是“人”;任何一個時代的電影創作都是去“感受人”,去“感受生活”,這是什麼樣的大數據都取代不了的。在《山河故人》《江湖兒女》等最近幾年創作的作品中,賈樟柯仍在以自己的獨特方式,感受生活與人的自然狀態,思考如何以現實主義的電影手段,深入日常生活中去,探索人與人之間日漸疏離的生存困境。

  對現實的思考和對生活的觀察,以及對人的關心,既是現實主義電影創作的題中之義,也是電影觀眾對國産電影越來越明確和具體的期待。實際上,在2015年舉辦的“中國電影新力量”論壇上,包括張冀、寧浩、徐崢等在內的一批青年電影工作者,已經不約而同地回應了觀眾的這種期待,表達了他們這一代人充滿現代意識的現實主義電影觀。作為《中國合夥人》與《親愛的》編劇,張冀意識到,“至少在觀眾那裏,寫實仍然是進入一部電影的門檻,現實主義創作方法還是最有效的”;徐崢也明確表示,“尋找現實背後散發出來的人性光輝和愛的光輝,應該是中國故事的講述方向”;寧浩則將忠于“本土觀眾”“本土文化”和“當下時代”總結為自己的拍片原則。

  當下中國的現實主義電影創作,跟歐、美、日和韓國、印度等國家的相關電影比較,在題材、樣式和介入深度等方面仍存在著一定的差距,在充分滿足廣大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方面,也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但如果精心栽培,耐心呵護,予以善待,假以時日,它將會以更強大更自信的姿態,出現在國際影壇之上。

  (作者:李道新,係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星星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援外中醫在馬耳他
援外中醫在馬耳他

01016014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78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