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當脫貧攻堅遇到保護優先:自然保護區管理之困如何解?
2018-05-05 08:07:04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借精準脫貧東風 解自然保護區管理之困

  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共建立各級各類保護區2750個,這是保護生物多樣性、發揮生態係統服務功能、維護生態平衡和建設生態文明的重要載體。然而,大多基本位于“老少邊窮”地區的自然保護區,同時也是我國脫貧攻堅工作的重要地區。自然保護區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的基本原則與針對區域內貧困人口的扶貧開發産生矛盾,成為當下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2018年是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的關鍵之年。如何借精準脫貧的東風解自然保護區管理之困,成為破題的關鍵所在。

  貴州省佛頂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包溪管理站的護林員在巡護。新華社發

  自然保護區及周邊人口多問題凸顯

  自1956年建立第一處自然保護區,經過60余年發展,我國自然保護區已經初步形成布局基本合理、類型比較齊全、功能相對完善的體係,為保護生物多樣性、築牢生態安全屏障、確保生態係統安全穩定和改善生態環境質量作出重要貢獻。

  相關統計顯示:截至目前,全國共建立各種類型、不同級別的保護區2750個,總面積約14733萬公頃,約佔全國陸地面積的14.88%,其中國家級自然保護區469個。我國自然保護區范圍內分布有3500多萬公頃天然林和約2000萬公頃天然濕地,保護著90.5%的陸地生態係統類型、85%的野生動植物種類和65%的高等植物群落。近年來,區內部分珍稀瀕危物種種群逐步恢復。2016年,我國大熊貓的保護級別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從瀕危降為易危,這在全球物種滅絕速度加快的當下顯得尤為可貴。

  同時也要看到,我國仍處在工業化、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生態環境保護壓力依然很大,自然保護區在建設和管理中還存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我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衝區嚴格禁止各類人類活動和開發建設項目”“禁止任何人進入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但從我國自然保護區范圍內的人口分布情況來看,在早期搶救性劃建自然保護區時,由于技術條件落後,再加上人口眾多的特殊國情,不可避免地將一些居民點、村鎮等劃入自然保護區范圍內,導致目前我國自然保護區及周邊人口眾多的現象。據有關部門不完全統計,目前我國生活在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衝區的人口有100多萬人,平均每個自然保護區內定居人口近7000人,周邊社區人口也有50000之多。這為自然保護區保護與當地經濟發展、民生需求之間的矛盾埋下了伏筆。

  在福建省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桐木村,回鄉創業的大學畢業生徐建(右)攤晾鮮茶葉。新華社發

  當脫貧攻堅遇到保護優先

  經過近40年改革開放,當前,數億中國人甩掉了貧困的帽子,但中國的脫貧攻堅仍面臨艱巨的任務。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深入開展脫貧攻堅;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加大精準脫貧力度”“深入推進産業、教育、健康、生態和文化等扶貧,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我國絕大多數自然保護區基本位于“老少邊窮”地區,空間上與許多落後鄉村交叉重疊。這些地區大多交通不便,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條件較差,貧困人口眾多,無疑是脫貧攻堅、精準脫貧的主要對象。

  然而,筆者在多個自然保護區調研發現,“脫貧攻堅”遇到“保護優先”,給自然保護區的管理和地方脫貧工作都帶來壓力。一方面,地方扶貧開發要建設村通公路,完善農田水利、衛生醫療保障、居住條件等基礎設施,並幫扶貧困地區發展相關産業,促進當地農民增收。另一方面,在自然保護區范圍內(特別是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衝區內)有嚴格的管理要求。根據《自然保護區條例》和相關管理規定,不僅嚴格禁止任何資源開發、建設項目等不利于自然保護區健康發展的活動,也不適合開展公路、農田水利、衛生醫療等基礎設施建設;同時,不允許在自然保護區范圍內發展大規模農業種植和養殖業。因此,如何既助力貧困地區扶貧開發,又堅持自然保護區保護優先的基本原則,成為自然保護區管理部門和地方政府共同面對的難題。

  創新管理解決保護與開發矛盾

  當前,精準脫貧攻堅戰成為黨中央今後三年重點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扶貧開發工作已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衝刺期。在自然保護區內保護優先的原則下,如何通過創新區域內管理措施、精準施策,有效幫扶自然保護區范圍內的貧困群體,顯得尤為重要。對此,筆者提出如下建議:

  大力推行異地搬遷扶貧。多數位于山區的自然保護區地形條件復雜、架橋修路成本高、建設難度係數大,且居民居住分散。綜合考慮自然保護區管理要求和解決民生基礎設施建設的成本,建議在有條件的地區優先將核心區、緩衝區范圍內的居民遷出保護區,減少人類幹擾,降低管理壓力。對于遷出核心區、緩衝區的居民,應依托當地政府支持和精準扶貧資金,集中解決遷出人口搬遷安置點。優先考慮將遷出人口和貧困戶聘請為保護區巡護員、管護員等,解決就業問題;同時,優先解決其子女入學問題,了卻遷出保護區人口受教育的後顧之憂。對遷出保護區的、仍有受教育能力的成人,應開展生態扶貧專業技能再教育培訓,解決就業之困。

  創新發展産業扶貧。對于人口多的保護區,大規模異地搬遷存在壓力,而保護區內及周邊人類的活動范圍、內容也必然受到相關管理制度的制約,採藥、放牧、伐木等農民傳統營生不被允許,各種開發建設項目也被禁止。因此,可以考慮在不違背保護區相關規定的前提下,指導發展傳統農業並控制規模,禁止使用農藥、化肥,優先對保護區內綠色農産品和地理標識産品進行認證。同時,依托自然保護區的良好生態環境發展對環境友好的脫貧産業。以森林生態係統自然保護區為例,這類保護區擁有大面積的林區,蜜源植物豐富,其中的野生藥材蜜源植物為發展蜜蜂産業提供了有利條件。在四川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這種模式獲得了生態保護和居民收入雙贏的良好效果。調研顯示,在當地貧困人口增收的同時,利用蜜蜂授粉也實現了遺傳物質的轉移,有效維持了保護區內植物多樣性的穩定。

  完善落實健康扶貧。我國自然保護區基本位于“老少邊窮”地區,居民基礎設施建設薄弱,衛生、醫療條件差,因病致貧、返貧問題較為集中。建議有關部門集中整合精準扶貧資金,在保護區外集中安置搬遷人口居住問題,補充、完善衛生、醫療保障等民生基礎設施,重點加強對婦産科、兒科、急診科、消化科等學科的建設。賽武當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于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區,該地受人口健康等因素制約,至今沒有摘掉貧困的帽子。2017年3月,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區政府和賽武當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聯合在當地進行健康扶貧“巡回義診”服務,取得良好效果。

  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當下,脫貧攻堅是最大的民生工程,自然保護區則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寶貴財富。綜上所述,筆者建議自然保護區主管部門聯合當地政府研究出臺自然保護區社區居民精準脫貧指導意見,為自然保護區管理和健康發展減壓,也為我國全面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奠定堅實基礎。(作者:羅建武,係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 王偉,係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朱彥鵬,係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高級工程師)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林中精靈
林中精靈
90後女孩奮鬥鄉間的“甜蜜青春”
90後女孩奮鬥鄉間的“甜蜜青春”
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趣味民俗迎立夏
趣味民俗迎立夏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786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