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威嚴部長的暖心“裏子”——楊漢軍的“大愛”與“小愛”
2018-04-04 10:32:1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武漢4月4日電 題:威嚴部長的暖心“裏子”——楊漢軍的“大愛”與“小愛”

  新華社記者王琦、馮國棟

  接觸過楊漢軍的人都説,他平時不茍言笑,是個“不怒自威”的人。

  但就是這麼一個嚴肅的人,在他離去時,組織部的人卻像失去自己親人似的傷心。這個看似矛盾的現象也曾使記者困惑。

  愛,也許是破解這個謎的鑰匙。

  楊漢軍對黨的愛,言談舉止間都能流露出來。

  據他在湖北省委組織部工作期間的同事李平回憶,在擔任人才處處長期間,楊漢軍參加一個中青年專家的論壇。會間閒談時,一些專家流露出得意的樣子,覺得自己的成就來自天分。楊漢軍回來後痛心地説,他們怎麼能忘了黨的培養呢?

  過了一段時間,楊漢軍組織了省裏的中青年專家理論培訓班,給他們補黨課。

  楊漢軍曾説:“我出身于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全靠黨組織的培養。不忘根本,最重要的是做到對組織、對人民知恩圖報。”他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

  2016年夏天,武漢遭遇多輪強降雨,防汛形勢一度非常嚴峻,蔡甸區分蓄洪區消泗鄉民堤民垸接連告急。受上級指派,楊漢軍冒雨奔赴蔡甸指揮防汛救災。

  “水泡得越久,老百姓遭受的損失就越大。”楊漢軍不顧危險,第一個跳上衝鋒舟,查看大水尚未消退的潰口處民垸。連續幾個晚上,他都是淩晨兩三點才休息,天剛亮又投入到防汛中。

  7月5日晚,災區萬余名居民大轉移。楊漢軍在區指揮中心緊張指揮,他深深惦記著老百姓,“千萬不能在轉移中産生二次傷害!”

  危難時刻和百姓在一起,平時的接人待物中,也可見楊漢軍的拳拳之心。

  楊漢軍對年輕人充滿感情。他説,青年幹部是黨的事業發展的未來,一定要教育培養好、管理使用好。

  他常與武漢市委組織部的年輕幹部交心談心,結合自己的成長經歷,教導年輕人“把官做淡、把事做精、把人做大”。

  楊漢軍是湖北省第一批選調生。去年在為選調生、選聘生做輔導報告時,深情地談起自己當年的經歷,説當時那一批選調生在聚會時,約定到退休再聚時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倒。如今,他卻再也不能履行當年的約定了……

  和家裏的晚輩交流,楊漢軍從來不談仕途的話題。説得最多的,還是母親留給他的那句話,“堂堂正正做人”。

  楊漢軍的母親,是家裏對他影響最大的人。雖然她沒讀過多少書,但她説再窮也不能窮孩子,姑娘和兒子一樣,都要讀書。楊漢軍的幾個兄弟姊妹都完成了初中學業,這在當時的農村是很不容易的。

  母親突然病危時,楊漢軍正在參加拓展訓練。聽到消息,衣服沒來得及換就趕到醫院。那天穿的T恤衫,他洗凈後放到衣櫥裏,再也沒穿過。

  一直到楊漢軍犧牲,他的錢包裏都放著母親的照片。

  母親去世後,楊漢軍90多歲的父親就搬到他武漢的家裏住。

  楊漢軍最後一次去國外考察期間,想給老人買個俄羅斯黑面包,説這是他們那一代人的集體懷念。在俄羅斯的機場找了半天也沒找到,直至成為遺憾。

  突然離開的那天,楊漢軍給父親打電話,説晚上早下班,陪他喝個小酒。這個約定,也再也不能兌現了……

  楊漢軍的兒子身體一直不好。上世紀90年代,夫妻倆用自行車推著孩子坐輪渡,到漢口接受康復治療。寒風中,楊漢軍搓熱雙手,捂住孩子的臉蛋。兒子生病時,楊漢軍是家裏最著急的人,用嘴唇貼著他的額頭,試兒子的體溫。

  這兩年妻子姜楓身體也不好,住院時,無論楊漢軍下班多晚,都會到病床邊,陪妻子説説話。妻子去超市買東西,他只要在家,總主動要求一起去。“説是幫我拎東西,其實是想多陪陪我。”姜楓説。

  “原來逢著周末,只要有時間,漢軍都會陪我和孩子去東湖邊散散步,去郊區爬個山,要是時間停留在去年8月的那一天前就好了。”姜楓説,“有他的時候很幸福,感覺時光如梭,現在才知道什麼是度日如年。”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636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