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森林大火映射澳軍裝備“袋鼠跳”
2020-02-21 15:14:50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的森林大火已經持續燃燒了數月,火勢進一步蔓延,過火面積達到數萬平方公裏。在世界各國關切的目光下,有一支救援力量引人注目,那就是澳大利亞軍隊及其所出動的裝備。

    據報道,澳大利亞向受火災影響嚴重的地區部署了數千名國防軍官兵,同時出動了皇家海軍“阿德萊德”號兩棲攻擊艦、“亞喬勒斯”號船塢運輸艦等大型水面艦艇和NH-90艦載直升機參與沿海地區居民的疏散工作,其空軍的C-27J和C-130J戰術運輸機也被派往災區轉運人員和物資。

    當萬噸巨艦從被火光映紅的海霧中駛出,當軍用運輸機和直升機衝入充斥著炙熱空氣的空域,一方面,這些裝備給火災救援行動注入了新的力量;另一方面,這些集中出現的裝備,也折射著澳大利亞軍隊裝備正在進行“大變臉”,反映著澳軍戰力正在經歷新一輪的“袋鼠跳”。

    戰車

    瞄準海外執行任務更新換代

    澳大利亞是大洋洲最大的國家,周邊的新西蘭等其他大洋洲國家普遍面積較小、人口較少。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澳大利亞受到過幾次日本飛機轟炸外,基本上沒發生過大的外敵入侵事件。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澳大利亞仍然保留有規模較大的陸軍,裝備著大量戰車。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澳大利亞就追隨英國一起徵戰,二戰後又將自身國防力量定位為世界上重要的維和力量之一,多次參與維和任務及海外作戰,東帝汶、伊拉克、阿富汗等地都曾經留下澳大利亞軍隊的影子。基于此,澳大利亞一直保持著一定軍力。

    當前,澳大利亞陸軍正在對其戰車進行更新。原因很可能如專家所説,以前所裝備的老戰車在很長時間沒能展現出足夠強悍的作戰能力,豹1主戰坦克、ASLAV輪式裝甲車和M113 履帶式裝甲輸送車已不能適應現代作戰環境,而且這些老裝備的運行維護成本也越來越高。

    2007年,澳軍換裝了59輛M1A1“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這份7.2億美元的軍購還包括7輛裝甲救援車和相應的訓練裝備。

    與更新少量的主戰坦克相比,澳大利亞在近年啟動了規模龐大的“陸地400” 陸戰車輛係統項目,開始對機動性更強、更便于部署的輪式、履帶式裝甲戰車進行換代。 “陸地400”項目是包括多個裝甲車族的一攬子計劃,包括戰鬥偵察車、步兵戰車、後勤支持行動車和綜合訓練係統,要求車輛擁有高度信息化水平,以便融入陸軍、空軍和海軍的作戰協作網絡。

    2015年,“陸地400”項目進入第二階段,向外招標採購輪式戰鬥偵察車。來自加拿大、芬蘭、美國、德國、法國、意大利、新加坡的多個知名公司展開激烈競爭。最終澳大利亞陸軍選擇了技術成熟、性能優良的德國“拳師犬”裝甲車,簽署了購買全車族各車型共計211輛的合同。

    隨著輪式戰車選型塵埃落定,澳大利亞開始對履帶式步兵戰車進行選型。根據計劃,澳大利亞陸軍將採購多達450輛履帶式步兵戰車,是近年來少有的地面裝備大訂單。

    參與競標者包括德國萊茵金屬公司的 “猞猁”步兵戰車、KWM和萊茵金屬公司合作的“美洲獅”步兵戰車、BAE係統公司的CV90 步兵戰車、通用動力陸地係統公司的“阿賈克斯”步兵戰車和韓國韓華集團的 “紅背蜘蛛”步兵戰車。競標初選已結束,殺出重圍的是萊茵金屬公司 “猞猁”步兵戰車和韓華集團“紅背蜘蛛”步兵戰車。

    根據“陸地400”項目計劃,澳軍將于明年開始用“拳師犬”替換ASLAV輪式裝甲車族,2025年將用從“猞猁”和“紅背蜘蛛”中選擇的一型替換M113履帶式裝甲輸送車,逐步完成陸軍主戰裝備的更新。

    艦艇

    多方選型謀求提升遠洋投送能力

    近年來,澳大利亞海軍不斷增強水下、水面作戰能力,鞏固自身在南太平洋地區的地位,積極插手和幹預亞太、印度洋事務,著力提升海洋遠程投送能力,並為陸軍的海外部署提供支撐。

    2003年,澳大利亞“國防項目計劃2048”規劃了購買2艘新型多用途兩棲攻擊艦,以替代已經老舊的2艘美制坦克登陸艦和1艘大型運輸艦。由此,角逐在法國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和西班牙胡安·卡洛斯一世級戰略投送艦之間展開。最終,澳大利亞選擇了西班牙人的方案。

    2014年,首艘“堪培拉”號兩棲攻擊艦正式交付澳大利亞海軍。2015年,第二艘“阿德萊德”號服役。兩艘戰艦由澳大利亞和西班牙合作建造,首先在西班牙北部的埃爾費羅爾造船廠建造船體並下水,隨後由半潛船將其運至澳大利亞威廉斯頓造船廠完成舾裝工作。

    新型多用途兩棲攻擊艦滿載排水量2.7萬噸,飛行甲板上有多個直升機起降點,滑躍甲板具備支持F-35B戰鬥機起降的潛力,據稱可同時搭載10多架重型直升機。

    水上防空力量建設方面,澳大利亞在2000年提出了防空導彈驅逐艦研制項目“大洋4000”,即建造3艘大型宙斯盾防空導彈驅逐艦,為海上編隊提供可靠的防空屏障。

    當時,包括美國阿利·伯克級驅逐艦發展型、英國45型驅逐艦、德國F124型薩克森級護衛艦在內的多型艦船參與競標,結果西班牙納凡蒂亞公司以F-100型護衛艦改進方案突出重圍,贏得澳大利亞海軍的青睞。

    新艦被命名為霍巴特級驅逐艦,是澳海軍第一種專用防空驅逐艦。3艘戰艦共耗資80多億澳元,其係統開發與整合工作、船段建造工作分散在澳大利亞多處船廠進行,雖然運費高昂,卻為澳大利亞國防工業提供了超過3000個工作崗位。

    該艦採用了具備協同交戰能力的宙斯盾基線7.1作戰係統(宙斯盾係統的每一次演進稱為一個基線),安裝有48單元的垂直發射裝置,主要裝備美制區域防空導彈與“改進型海麻雀”近程防空導彈。

    在水下作戰力量建設方面,澳大利亞海軍推動“海洋1000”項目落地,于2016年在多個方案中選擇了以法國“短鰭梭魚”Block1A型潛艇方案為基礎,設計未來常規動力潛艇。新型潛艇將在澳大利亞建造,採用與核動力“梭魚”潛艇相同的泵噴推進係統,水下排水量4500噸,能夠發射巡航導彈和重型魚雷,計劃建造12艘,以替代現役的6艘柯林斯級潛艇。

    在新造戰艦的同時,澳海軍還在2011年向英國購買了滿載排水量1.6萬噸的二手“亞喬勒斯”號船塢運輸艦,並升級柯林斯級常規潛艇和安扎克級護衛艦,使其作戰能力進一步提升。

    近海巡邏艦、遠洋巡邏艦、獵雷艇等水面艦艇建造項目紛繁復雜。為完成建造和升級任務,澳政府向阿德萊德潛艇公司和西澳戰略海事公司投資超過13億澳元,新購船廠用地,增加大型吊車、焊接車、鋼材倉庫等,以提升兩大船廠的現代化建造能力。

    戰機

    加快採購接收及形成戰鬥力節奏

    與陸軍和海軍的建設和發展節奏相比,澳大利亞空軍的重大武器採購計劃要少一些。直到2010年以前,澳空軍仍然在使用老舊的F-111C“土豚”變後掠翼戰鬥轟炸機,而主力戰鬥機則是F/A-18A/B“大黃蜂”戰鬥攻擊機。

    為此,澳大利亞在主戰機型發展上採取了“兩步走”戰略。第一步是在2010年接收了波音公司交付的15架F/A-18F雙座型“超級大黃蜂”戰鬥機,于2013年與美國再次達成採購12架EA-18G“咆哮者”電子戰機以及大量備件的協議,將“超級大黃蜂”戰機作為過渡時期的主要作戰力量。

    第二步則是要求美國盡早交付F-35A“閃電Ⅱ”隱身戰鬥機。作為F-35項目的重要參與國,澳大利亞訂購了72架該型戰鬥機,耗資巨大,這種昂貴的戰機讓澳大利亞國防預算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不得不逐步退役老舊的F/A-18A/B戰鬥機,並將其中的25架出售給加拿大以換取一定資金。截至2019年底,共有10架F-35A戰鬥機交付給澳大利亞,但最初抵達的2架由于忍受不了炎熱氣候,出現了隱身涂層脫落現象。

    此外,澳大利亞空軍較為重視輔助支援機型的採購。2006年引進C-17“環球霸王Ⅱ”運輸機,後來接收了E-7A“楔尾”預警機和KC-30A加油運輸機,前幾年又簽訂了採購P-8A“海神”海上反潛機的合同,近期還表達了採購MQ-4C“人魚海神”海上廣域監視無人機的意向。這些機型的採購無疑將使其空軍戰力得到有效提升。

    據稱,自2014年9月以來,澳大利亞一支由6架F/A-18F雙座戰鬥機、1架E-7A“楔尾”預警機和1架KC-30A多用途加油運輸機組成的特混打擊群,在C-17運輸機的支持下參與了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的“秋葵”作戰行動,這部分顯示了澳大利亞空軍新機型的作戰效能。(王笑夢)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松豫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1161210484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