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快反射擊:扣響反恐特戰力量轉型與重塑的扳機

2019年12月16日 19:32:2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2月16日電  題:快反射擊:扣響反恐特戰力量轉型與重塑的扳機

  劉新、趙鑫、葉杉

  尖銳的哨音突然響起!

  一名特戰隊員將右手在槍套上猛地一拍,手槍貼著他猛抬的右手被“吸”出槍套 ,呈螺旋狀伸出,左手瞬間“搓”槍上膛,直指前方。

  “砰砰砰……”5發子彈射擊完畢,第一枚冒著輕煙的彈殼才剛剛崩落在地。

  10米外的靶標應聲而倒,聲控計時器顯示僅1.27秒 。

  驚愕、讚嘆,甚至還沒來得及鼓掌、吶喊……一切都已結束。

  這是中央電視臺《挑戰不可能》節目中武警特戰隊員挑戰快反射擊的情景。

  快反射擊,指的是與暴恐分子近距離接火時,把“快”作為第一要務,追求“不經瞄準,抬槍就打,舉槍就射”。

  與眾多新生事物一樣,“絕對快、相對準”作為快反射擊的全新射擊理念,一經提出立即在軍內外引起廣泛而激烈的爭議。

  有人質疑:“打得再快,能有機槍快?”也有專家指出:“在世界各國反恐特戰部隊中,都沒有廣泛開展過快反射擊訓練的先例,會不會走錯方向?”……

  面對質疑,武警部隊負責人提出:只要有利于實戰的,就應該積極嘗試。

  2016年8月,武警部隊第一支快反射擊試訓隊誕生。

  試訓是一個探索過程,沒有經驗可循,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開訓兩周,射擊速度沒有明顯提升,試訓隊果斷命令:蒙上雙眼,撤掉靶子,無論如何都要先打出第一槍……

  “這段經歷,就像武俠小説中,練絕世武功前,先要把過去的招式忘得一幹二凈。”武警吉林總隊試訓隊員田明深有感觸地説。

  第一次試訓接近尾聲時,田明和他的戰友們已經“開了竅”。匯報試訓成果時,田明第一個出場,掏槍就射,一眨眼5發子彈射擊完畢。用時1.9秒,命中3發,創造了當時試訓隊的最好成績。

  武警部隊組織第二次快反射擊試訓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讓快反射擊更加貼近實戰。

  為了讓快反射擊早日成型,試訓隊員們“白天練動作,晚上練腦子”。他們在一次次“諸葛亮會”上不斷探索總結經驗,並形象地把這個過程稱為“熬鷹”。

  快反射擊從無到有、從慢到快,不僅有思想的碰撞和挑戰,更有試訓隊員超乎常人的磨礪與付出。

  在武警吉林總隊,不少試訓隊員一直保存著這樣一張照片:畫面上,十幾個手指尖相對、圍成環形。每只手上都布滿老繭、凍瘡,還有傷口剛剛愈合的結痂。

  “在零下30攝氏度‘擼鐵’,感覺就像赤手去奪鋒利的刀刃。”談起那時的情景,試訓隊員胡大力仍記憶猶新:千余次槍套筒的反復撞擊,使隊員們的虎口開裂,夾傷,常常是裂口還沒有愈合,第二天又要訓練,口子撕裂得越來越大……

  那段時間,東北冰天雪地,海南卻是陰雨連綿。武警海南總隊試訓隊員們吃住在訓練場,再大的雨也沒中斷過訓練。

  “快反射擊的形成與發展,無疑是武警部隊貫徹實戰化訓練理念的一次生動實踐,也是反恐特戰力量轉型與重塑中的一大亮點。”回憶起快反射擊一路走來的艱辛歷程,武警部隊情報局負責人深有感觸。

  在他看來,快反射擊所強調的“絕對快、相對準”理念,是適應反恐鬥爭需要産生。最終能夠獲得成功和認可,展示出其獨有的價值,正是因為它從始至終都是圍繞實戰需求而來。

  “從某種意義上,快反射擊扣響了反恐特戰力量轉型與重塑的扳機。”情報局負責人説,“所有變革都與快反射擊所體現出的‘實戰’理念一脈相承。”

  近年來,武警部隊摒棄與實戰不符的陳規陋習,積極推動實戰化訓練向縱深拓展,“實戰需要什麼就練什麼”,形成以“實戰、精英、高難、綜合”為導向的“巔峰”特戰比武、“鋒刃”國際狙擊手射擊競賽、“魔鬼周”極限訓練、“長城”反恐國際論壇“四大”在實戰化訓練品牌。

  不論是比武競賽,還是反恐一線,特戰隊員都不畏艱難、不懼生死,衝鋒在前。近幾年來,武警部隊先後圓滿完成一係列重大活動安保任務,成功處置多起重大突發情況,經受住了實戰考驗。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353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