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硝煙的味道——記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國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員任輝啟

2018年05月29日 10:46:11 來源: 新華網

  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國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員任輝啟檢查彈體作用情況(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侯藝兵 攝)

  新華社北京5月29日電 題:硝煙的味道——記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國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員任輝啟

  趙傑、邵龍飛、王迪

  他是長期從事爆炸和武器效應試驗的科研老兵,先後3次幾乎用生命做代價換取科研數據;他主持建成我國獨具特色的武器毀傷效應試驗研究平臺,創新我軍防護工程主動防護理念……

  他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國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員任輝啟。

  “生死劫”

  硝煙的味道,對任輝啟來説再熟悉不過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剛從大學畢業的任輝啟,放棄多家位于大城市單位的優厚待遇,來到山溝裏,開始與硝煙為伴。

  那年,隆冬時節的塞北大漠某試驗場上,實爆試驗剛剛結束。為收集第一手數據資料,任輝啟迅疾鑽進試驗工程內。突然,他身邊的1名戰友栽倒在地……

  任輝啟拖著戰友往外跑!沒想到,第二個被“硝煙”熏倒的就是他。幸虧戰友及時趕到,經過4個多小時的搶救,他倆才逃脫了“死神”的魔爪。

  而這些帶著硝煙味兒、幾乎是用生命換來的鮮活數據,為抗爆設計研究提供了可靠技術支撐。

  如今,回憶這場“生死劫”,任輝啟的愛人牛小玲仍會倒吸幾口冷氣。看到丈夫常年穿梭于硝煙之中,她的心始終懸在嗓子眼上。牛小玲説:“這麼危險,當然擔心。但老任認準的事兒,我們想攔也攔不住。他愛這份事業,就支援他去做吧!”

  2003年,在某項目研究中,任輝啟和戰友在新疆某基地工作了3個月。當時,氣溫零下20多攝氏度,他們每天都要在戈壁灘上站12個小時,把成千上萬個彈坑挨個仔細測量,收集數據形成報告並提供方案。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他們提前完成了任務,填補了國家某領域科研技術空白。

  從軍48年,任輝啟參與上百次軍事演習、彈體爆破研究、高性能武器試驗、防護效能評估等,足跡遍布祖國萬裏山川。

 

  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國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員任輝啟查看試驗設備使用情況(資料照片)。新華社發(侯藝兵 攝)

  帶血的腳印

  在某次全軍新武器新裝備檢驗性重大演習中,任輝啟帶領團隊承擔火力打擊毀傷評估任務。相鄰兩個高強度打擊波間隙30分鐘,他們需要在這段時間之內採集大量試驗數據。

  “報告!落彈區的1臺高速錄影機出現故障!”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任輝啟帶著1名技術員衝進危險區搶修設備。

  由于演習現場能見度極低,任輝啟的前腳掌被木板外露生銹的鐵釘刺穿,頓時鮮血直流。他迅速拔掉鐵釘,強忍劇痛繼續投入搶修戰鬥。幾分鐘後,錄影機恢復正常。此時,離下一次炮擊已不足10分鐘。他顧不上疼痛,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返回掩蔽工事,一串帶血的腳印留在了試驗場。

  經歷著與死神賽跑的嚴峻考驗,為的就是不丟失寶貴的試驗數據。任輝啟説:“搶時間就是搶成果!軍事科研是為打贏做支撐,出現半點閃失就是歷史的罪人!”

  隨著高技術常規武器的發展,原有試驗設施已不能滿足研究工作的急需,迫切需要建立新的試驗係統。

  為早日建成試驗平臺,他和團隊成員泡在試驗場和山溝裏,先後開展爆炸試驗1000余次,迷彩服磨破了一件又一件,鞋子和草帽用壞一大堆。

  10年苦戰,終于建成我國獨具特色的武器毀傷效應試驗研究平臺,引領了高技術常規武器毀傷效應研究的技術進步。這一平臺取得的科研成果,不僅為防護工程設計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撐,也為我國某型係列導彈武器研制提供了精確參數。
 

  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國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員任輝啟(左)開展量測工作(資料照片)。新華社發(侯藝兵 攝)

  軍人的姿態

  “在戰鬥的硝煙中奉獻,是軍人應有的姿態。”在任輝啟心裏,生命早已和軍事科研緊緊融合在了一起。

  2015年,任輝啟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但在其所在研究領域上,他從不以權威自居,大力提倡年輕人各抒己見,鼓勵發表不同觀點,參加主持的學術交流會“硝煙味兒”十足。

  有人勸他説:“功成名就、碩果累累,家庭幸福、年過六旬,何苦還那麼拼呢!”任輝啟卻説:“我是項目第一責任人,既要拿第一手的資料,更要負第一位的責任。”

  在艱苦的環境和高強度的壓力下從事科研工作,身體素質必須過硬。任輝啟每天早上一個小時的鍛煉時間雷打不動,60多歲還能完整地做上幾套單槓動作。

  榜樣就在身邊,模范就在眼前。軍隊調整改革期間,科研人員被任輝啟的虎氣、銳氣和朝氣所感染,他所在研究院一大批科技幹部心無旁騖、矢志科研、初心不改,凝神聚力投身國防工程科研設計事業。

整合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904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