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一名旅政委的“懸停”人生:從陸航副師到鄉村教師

2017年03月13日 08:19:32 來源: 解放軍報

  從陸航旅政委到當貧困山區鄉村教師,或許讓人詫異。然而,這是陳立新夢想的又一次啟航,是他依然在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拒絕給我加個什麼‘最美鄉村教師’之類的頭銜,我只是做了件自己喜歡的事。”陳立新對記者田柳説。照片由作者提供 制圖:方漢

  懸停,喜歡軍事的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直升機獨有的動作,指在一定高度上保持空間位置基本不變的飛行狀態。我拍攝過很多型號的軍用直升機,印象中它們的起降動作都是懸停,而且無論完成多麼精彩的動作,都離不開懸停。正是這種獨特的飛行能力,使直升機無法被固定翼飛機取代。

  懸停,懸而不停,靜中有動。人生亦是這樣的情形。

  今天,故事就從懸停説起吧。

  2016年3月的一天清晨,上班路上,我收到一位部隊醫院領導的信息,説陳政委找我。看到這條信息,我又驚又喜。

  記得2014年末,我突然接到時任南京軍區某陸航旅政委陳立新的電話,他説他決定轉業。我疑惑:一名副師職幹部為什麼不安安穩穩在部隊退休,卻要選擇離開?要知道他所在的部隊,執行過抗震救災、抗洪搶險、世博安保、首都閱兵等重要任務,參加過的軍事演習更是不勝枚舉。

  後來,聽説陳政委真的離開了部隊,我們再沒聯係過,直到那天,醫院領導發來他的電話號碼。

  我問他,這一年多您在做什麼?本以為他會自主創業或是成為一名公務員,但他的回答,震驚了我……

  陳政委説,這一年,他實現了他的夢想:用自己的積蓄在甘肅省一個很窮的鄉村籌建了一所小學,成為一名鄉村教師。職業敏感告訴我:多好的新聞題材!可他趕緊搶先一句:“別想報道我啊,我拒絕給我加個什麼‘最美鄉村教師’之類的頭銜,我只是做了件自己喜歡的事。”

  這又讓我想起以往多次想採訪他時的場景。他總是一臉誠摯的笑容,然後大力“推介”身邊的戰友:“打仗靠的是飛行員、機械師!”

  現在回想起來,他就是這樣一個總是去成全別人的人。他一貫的謙虛低調讓我覺得,這個選擇並不令人十分意外。

  他説,如果這次自主擇業是他人生的第二次“懸停”,那麼2004年則是第一次,因為那年,他從步兵部隊調任陸航團,並在陸航部隊一待就是10年。

  我和他的友誼始于2008年汶川地震。我至今清楚地記得,當我一大早打電話給他、要求跟機採訪時,他正為救災的事急得一頭汗,當時一線天氣情況不好,飛行員趕赴災區的頭兩天使不上勁,他怕我這個女記者跑去添亂。但拗不過我的堅持,他最終還是同意並幫我協調了上直升機拍攝的事。那天,當我們又回憶起往事,我能感覺到他還是慶幸當時的決定。因為,正是我和攝像記者一次次冒險跟隨直升機進出山谷,才用鏡頭記錄下了飛行員冒死救援的點點滴滴,感動了許多人。

  汶川地震後,我和陳政委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我知道,他們陸航旅所在地,是一個大面積開發房地産的區縣。由于機場周圍不允許建高樓,很多開發商試圖找他“公關”,結果被一一拒絕。有一次聊天時,他頗自豪地説:“從軍這麼多年,我雖然沒打過仗,但是我對得起良心,對得起部隊,對得起國家。”

  2014年,他轉換“戰場”,開始人生的第二次“懸停”。這一次,跨度確實有些大。出于好奇,我讓他發些在甘肅支教的照片。泥濘的小路、簡陋的桌椅、一雙雙稚嫩而求知的眼睛……他説,算上他籌建的學校,那裏現在有兩所學校了,232名學生裏,特困的有23名。村裏人均月收入不到100元,一些孩子到了冬天還穿著涼鞋,沒有很多玩具和書籍,師資力量更是缺乏。這也是他鐵了心要一直支教下去的原因。

  他還説,回首自己的軍旅生涯,總感到有些想幹的事情沒有幹好,想抓的工作沒有抓到位。如今,無論是從良心還是從黨性出發,都不容他停下腳步。(江蘇廣電總臺主任記者 田柳)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109129508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