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安倍打著“和平”幌子抽空和平憲法之靈魂

2014年05月16日 10:46:44 來源: 新華國際
分享到:

    安倍修憲為哪般?專家:“動武”口子一開後果難測

    5月15日,安倍召開記者會就“解禁”集體自衛權作説明

    在15日傍晚舉行的記者會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大打煽情牌,展示畫著婦女和嬰兒形象的示意圖來説明日本“必須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理由,高喊“保衛國民生命與生活安全”,安倍希望借此打動民眾,繼而推動日本集體自衛權的解禁。安倍高舉“和平”的幌子,實際卻欲逐步推翻和平憲法,走擴軍備戰之路。

    安倍的私人智囊團——“有關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礎的懇談會”(安保法制懇談會)15日下午提交建議政府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報告書。該報告書顛覆日本戰後一直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政府解釋,明確政府“必須行使集體自衛權”,報告書稱,日本行使“為保護他國而使用武力的集體自衛權”屬於憲法第九條規定的範圍之內,要求修改憲法解釋。

    這一系列變動意味著日本二戰後防守型的國家安保理念將發生重大變化。此前,日本和平憲法第九條規定了防衛的“必要最小限度”,集體自衛權超出了這個範圍,因此被禁止行使。而今,安倍授意自己的智囊團提交報告以近乎詭辯的方式,企圖推翻沿襲數十年的解釋,借此繞開修憲的道路解禁集體自衛權,擁有“正常”的軍隊。

    此次安倍智囊團提交的報告書中的確羅列了六大主要條件:與日本關係密切國家遭到攻擊;如果放任不管會對日本安全産生重大影響的;遭受攻擊方請求日本給予援助的;去的國會事先同意或事後追認;首相主導內閣做出形式集體自衛權決定;如需過境第三國領域必須獲得對方許可才可行使集體自衛權。

    這六大條件看似安倍為自己解禁集體自衛權列出的“障礙”和“束縛”,但仔細端詳,就會發現無論如何措辭,這只是安倍在做做樣子而已,很多條都是可以隨意由日本政府隨意和主觀解讀的,比如“與日本關係密切國”一説,何為“密切”?“如放任不管會對日本安全産生重大影響”這一條,很顯然其中提到的這種影響是非常主觀且難以界定的。可見,安倍是要鐵了心解禁集體自衛權,這六大條件無不形同虛設。

    專家指出安倍修改憲法解釋、推進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方針一旦成功,日本“動武”的口子一開,後果無法預料。上述報告書中要求修改的所謂“保護其他國家的集體自衛權”,説白了就是日本擁有向海外出兵以及參加多國維和的權利,徹底動搖日本在二戰後確立的和平憲法的根基。

    和平憲法全稱為《日本國憲法》。之所以被稱為和平憲法,就在於這部憲法禁止日本有任何形式的軍事建制,核心是防止日本再次發動戰爭,這一點體現在了該憲法的第九條上。第九條明文規定,日本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這部于1947年正式頒布實施的新憲法曾為日本揭開了戰後告別軍國主義、走向和平的新的一頁;時下,安倍及其政府欲“修憲”不免使國際社會擔憂,日本軍國主義是否會借此死灰復燃,亞洲和平是否將再度面臨威脅與破壞。

    安倍晉三為了打破日本為打破日本戰後的“不戰”條規,可謂處心積慮、步步為營,他上&後便立即設立智囊團“重建安保法律基礎懇談會”。為避開和平憲法96條規定的修憲流程,安倍就改換一種方式,即不動憲法的條文,轉而通過內閣決議方式,修改憲法解釋,從而達到允許解禁並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目的,這樣就不需要國會的表決。而為了實現上述諸步,安倍居心叵測地大肆渲染所謂“外部威脅”,這不,前不久安倍“歐洲十日遊”期間不遺餘力地搖旗吶喊,肆無忌憚地空扯“中國威脅論”的陳詞濫調。

    對此,《朝日新聞》發表社論指出,如果修憲一事一旦在日本國會獲得通過,日本憲法所倡導的和平主義只剩下軀殼,靈魂就被抽空了。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也指出,日本領導人口頭標榜“積極和平主義”,其實奉行的是“擴軍備戰主義”。有關言論暴露了他企圖通過製造同鄰國關係的緊張、製造地區緊張來達到其國內政治目的的用心。這樣的意圖是危險的。正逐步瓦解日本和平主義,不可坐視不理。 (文\張藝)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5463126508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