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中國崛起的規模效應和世界意義
--專訪復旦大學中國發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張維為

2014年05月01日 18:55:57 來源: 新華網
分享到:

    新華網北京5月1日新媒體專電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道路自信:中國為什麼能》一書,通過作者瑪雅與十幾位著名專家學者的對話,從不同角度探討總結了中國的發展道路和發展經驗,對“中國為什麼能”這一叩問做出了響亮回答。《參考消息》從4月28日起連續摘發該書主要內容,以饗讀者。

    瑪雅:很多學者認為,現在提“中國模式”為時過早。你是中國模式最堅定的支援者和論證者,為什麼會有這麼堅定的信心和樂觀立場?

    張維為:過去30年間,我走訪了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作為一名理論研究者,我從親歷百國的觀察和全球視野的比較中得出一個結論:中國的發展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發展成就也是最大的。自1979年開始的30年中,中國的GDP增長了18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09年金融海嘯席卷全球,中國不僅率先走出了金融危機的陰影,並且成為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中國崛起已是不爭的事實,它給世界帶來了相當的震撼。美國不得不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因為沒有中國的合作,美國面臨的難題一個也解決不了。所以,我們中國人千萬不要再以“大國小民”的心態來窺視這個世界。中國人是世界上最沒有理由對自己國家的前途感到悲觀的。

    瑪雅:有評論認為,中國還需要另一種震撼,就是對存在問題的震撼。

    張維為:中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取得這麼大的成就,當然也出現了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和我們的成績是不能等量齊觀的。縱向看,歷史上其他大國崛起付出的代價遠比我們高:它們當時的腐敗比我們今天嚴重得多,貧富差距比我們今天大得多,環境污染也比我們今天更嚴重,更不要説在崛起過程中發生了多少戰爭、掠奪和殺戮。橫向看,今天與我們可比的國家,比如人口在5000萬以上的發展中國家和轉型經濟國家,發展成績遠不如我們,各種問題往往比我們更嚴重。所以,首先應該充分肯定我們的成績,再來自信地解決我們的問題。中國所有的問題都説得清,中國所有的問題都有解,中國模式還可以繼續改進和完善,未來將會越來越好。

    應該把中國崛起的事實如實告訴我們的人民。我們完全可以在一種新的認知基礎上,重新凝聚全社會對中國道路的共識。中國模式雖有缺陷,但是可以完善,中國模式總體的成功毋庸置疑。

    瑪雅:現在有一種説法,中國經濟在10-20年之內可以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但是在軟實力上,中國不可能趕上美國。

    張維為:這要看你怎麼比。軟實力比較的關鍵是標準,如果你只認同西方制定的標準和西方採用的形式,那中國永遠也趕不上美國。但事實是,我們今天在許多方面的眼光和實踐,早已超越了西方標準。

    有人認為,中國的崛起就是一個普通國家的崛起,無非是按照西方市場經濟理論進行了改革,由此帶來經濟總量的增加和中産階層人口的擴大。未來,中國將越來越多地接受西方的各種理念和制度安排,最終被接納為西方社會的成員。

    我不同意這種觀點。中國崛起是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崛起,其主要原因是堅持了自己的發展道路,既學習別人的長處,也發揮自己的優勢。中國的崛起是以一種西方不認可的方式,即中國模式進行的,今後也會繼續以西方不認可的方式成長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並深刻影響世界的未來。

    瑪雅:作為一個“文明型國家”,中國崛起對世界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張維為:中國的崛起既沒有復制西方模式,更沒有重演西方崛起的血腥歷史。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在自己的國土上化解所有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中産生的矛盾和難題,不但沒有發動戰爭,沒有對外擴張和掠奪,而且給大多數國人和全世界的人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中國還成為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成功以及中國模式的意義非同尋常。

    中華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活著的古老文明。這樣一個古老文明今天以一個現代國家的形態迅速崛起,這在人類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18、19世紀,英、法、德等國崛起,其人口是千萬級的;20世紀崛起的美、日等國,其人口是上億級的;而在今天,21世紀中國的崛起,其人口是十億級的,比此前崛起的大國人口總和還要多。這不是一種簡單的人口增加,而是一個不同性質的國家的崛起。這是一個佔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人民的崛起,是一個歷史悠久、幅員遼闊的“文明型國家”的崛起。這是一種新的發展模式的崛起,是一個獨立的政治話語體係的崛起。這種崛起給世界帶來的,可能是新一輪的“千年未有之大變局”。

    瑪雅:為什麼説中國崛起是“一個獨立的政治話語體係的崛起”?

    張維為:今天,西方模式不但在非西方國家沒有成功,在西方國家內部也遇到了嚴重危機,比如希臘、意大利。英國是現代議會民主的發源地,現在卻陷入嚴重的財政危機,公共債務佔GDP的90%。美國是在全球推銷西方民主最起勁的“典范”,現在成了全球金融危機的發源地。如果沒有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美國實際上已破産。把美國國債平攤一下,每個美國人平均借貸5萬多美元,這還不算私人債務。在西方制度明顯走下坡路的時候,誰要説服我信奉西方,總得拿出個像樣的例子來,證明這個制度在非西方國家做得確實比中國好。但事實是,這樣的例子找不出來。隨著伊拉克戰爭和“顏色革命”陷入困境,隨著金融危機暴露出西方制度的弊病,我們可以説,西方話語體係現在的處境非常不妙,“後西方話語時代”已經開始。

    中國崛起觸動了世界許多敏感神經,也遠遠超出了西方話語的詮釋能力。在這個大變局中,中國的作用舉足輕重。中國知識分子不能再唯西方話語馬首是瞻,而應該獨立思考,憑自己的良知、學識和愛國精神,在吸收世界智慧的同時,摒棄西方新蒙昧主義,共同探索和構建“後西方話語時代”的中國話語體係,為世界新秩序的形成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整合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401110499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