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4/ 17 11:37:10
來源:新華網

肆無忌憚的網絡霸權——起底美國“駭客帝國”真面目

字體:

  新華社北京4月17日電(國際觀察)肆無忌憚的網絡霸權——起底美國“駭客帝國”真面目

  新華社記者張淼 宋盈

  最近,一批美軍秘密文件出現在社交媒體上,內容涉及俄烏衝突等各方面情報,還暴露了美方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以及韓國、以色列、烏克蘭等盟友的竊聽行動。

  與此前的“棱鏡門”等諸多醜聞一樣,這次泄密事件再次展現了美國肆意對他國進行竊聽、發動網絡攻擊等霸淩惡行。長期以來,這個名副其實的“駭客帝國”一直在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打著“維護國家安全”幌子在網絡空間肆意妄為,嚴重損害別國主權和全球互聯網用戶隱私,其根本目的是利用網絡霸權來維護自身在現實世界中的霸權。

  竊密者:“不會接受任何地方處于其監控視野之外”

  據《紐約時報》報道,韓國政府去年年底應美方請求對美出售炮彈,但強調這批武器的“最終用戶”必須是美軍。此次泄露的美國情報部門對韓竊聽內容顯示,韓國政府內部有人擔心美國將這批武器轉運至烏克蘭,這將違反韓國不向交戰國提供致命武器的政策。

  竊聽事件曝光後,韓國輿論一片嘩然。韓國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發表聲明指責美方此舉侵害韓國主權,要求美方説明真相並確保此類事件不再發生。《韓民族日報》評論説,韓美雖為同盟,但美國在敏感問題上竊取韓國內部資訊會嚴重損害韓國國家利益。韓國廣播公司指出,若竊聽一事屬實,美國的國際信譽將不可避免地受損。

  這並非第一次出現韓國遭美國竊聽醜聞。2013年,美國國家安全局泄密文件就顯示,美國對包括韓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在內的數十個外交機構實施竊聽。韓國政府當時要求美國做出解釋,美方則以“將重新評估情報行動”的説法搪塞。如今看來,美方評估的結果就是“繼續竊聽”。

  遭美國竊聽的盟友還可以列出一串名單,比如歐洲國家、以色列、烏克蘭等。美國還竊聽了此前古特雷斯和其他聯合國工作人員關于黑海糧食運輸協議的對話。

  事實上,無論盟友還是“對手”,都是美國無差別竊聽的對象。英國情報專家安東尼·韋爾斯在《五眼聯盟》一書中指出:“歷史上,在情報投資規模、全球情報資源數量以及分析方法上投入最多的國家一直是美國。”

  2013年,美國前防務承包商雇員愛德華·斯諾登向媒體曝光了美方代號“棱鏡”的大規模竊聽項目,其對象不僅覆蓋美國公民,也包括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的政要和民眾。前英國《衛報》記者格倫·格林沃爾德在講述斯諾登事件的《無處藏身》一書中列舉了一組數據:美國國家安全局曾在30天內遠端竊取970億封郵件和1240億條電話數據,其中包括德國的5億份、巴西的23億份、印度的135億份、法國的7000萬份、西班牙的6000萬份……

  2015年“維基揭秘”網站爆料,美國國家安全局曾在希拉克、薩科齊和奧朗德擔任法國總統期間對其實施竊聽。同年,該網站曝光美方針對日本的大規模竊聽項目“目標東京”,對象涉及日本內閣府、經濟産業省、財務省、央行等。

  2021年5月,丹麥媒體爆料,美國國家安全局通過丹麥國防情報局接入當地網絡,在2012年至2014年間竊聽德國、法國、挪威、瑞典等國政要的短信和電話通話,這令歐美互信再遭重創。

  美國的竊聽無孔不入,手段五花八門,包括利用模擬手機基站信號接入手機盜取數據,操控手機應用程式,侵入雲伺服器,通過海底光纜進行竊密等。

  “沒有可避難之地,沒有可安息之所,美國政府不會接受任何地方處于其監控視野之外。”美國記者巴頓·格爾曼在《美國黑鏡》一書中這樣寫道。

  攻擊者:“通過網絡攻擊威脅著生活各個領域”

  2010年,伊朗納坦茲核設施大量鈾濃縮離心機突然癱瘓。事後調查發現,這是一種名為“震網”的電腦病毒攻擊所致,“震網”事件是首個得到充分技術實證、對現實世界中的關鍵工業基礎設施造成了與傳統物理毀傷等效的網絡攻擊行動。

  全球網絡安全廠商的接力分析勾畫出了這次攻擊行動的真相,並將幕後黑手鎖定為美國等國的情報機構。2016年,美國導演亞歷克斯·吉布尼執導的紀錄片《零日》上映,片中就詳細描述了美國及其盟友用“震網”病毒攻擊伊朗的過程。

  2012年,《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和以色列聯手研發的“火焰”病毒一度在中東地區傳播,迫使伊朗短暫切斷石油部門和相關設施的互聯網連接。2014年,美國“截擊”網站報道,美國網絡安全公司賽門鐵克公司發現一種名為“雷金”的電腦惡意軟件,這正是美英情報部門多年來對歐盟電腦係統進行網絡攻擊所使用的工具之一。

  古巴外交部負責美國事務的官員約翰娜·塔夫拉達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指出,美國將互聯網武器化,向一些網絡平臺投入大量資金,試圖通過編造故事、傳播謠言來抹黑古巴,為美國對古制裁尋找借口。

  烏克蘭危機升級後,俄羅斯頻遭網絡攻擊,俄總統府、國防部等核心政府部門網站一度頻繁出現頁面癱瘓或無法訪問的情況。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公開鼓動美國駭客對俄進行網絡攻擊。美軍網絡司令部司令保羅·中曾根承認,美軍開展了進攻性網絡行動以支援烏克蘭對抗俄羅斯。

  俄外交部國際信息安全司司長安德烈·克魯茨基赫説,截至2022年5月,來自美國等國的6.5萬多名駭客定期參與針對俄方關鍵資訊基礎設施的攻擊。西方某些國家大肆鼓吹其“有權”發動所謂“先發制人”的網絡攻擊,“網絡絞殺”已成為西方制裁措施的一部分。

  2013年10月26日,數百名民眾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參加示威活動,抗議美國家安全局(NSA)針對普通美國民眾的大規模監控活動。新華社記者方喆攝

  根據駭客組織“影子經紀人”爆料,美國國家安全局針對包括俄羅斯、日本、西班牙、德國、意大利等在內的超過45個國家的287個目標進行網絡攻擊,持續時間長達十幾年。“維基揭秘”曝光了8761份據稱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網絡攻擊活動有關的秘密文件,其中包含龐大的網絡攻擊裝備庫,覆蓋了很多平臺,不僅包括常見的作業系統,還包括智能電視、車載智能係統、路由器等網絡節點單元和智能設備。

  中國也是美國網絡攻擊的主要目標之一。中國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網站2021年發布的互聯網網絡安全態勢綜述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捕獲電腦惡意程式樣本數量超過4200萬個,其中境外惡意程式主要來自美國,佔比達53.1%。2020年,控制中國境內主機的境外電腦惡意程式控制伺服器數量達5.2萬個,其中位于美國的控制伺服器約1.9萬個,高居首位。

  美國不遺余力地推動網絡空間軍事化,大力發展進攻性網絡作戰力量,打造體係化的網絡攻擊平臺和制式化的攻擊裝備庫。2017年,美軍網絡司令部升級為美軍第十個聯合作戰司令部,網絡空間正式與海洋、陸地、天空和太空並列成為美軍的“第五戰場”。2018年美國國防部網絡戰略報告強調,要在網絡空間“先發制人”。美國蘭德公司預計,到2024年,美國擁有全方位作戰能力的網絡任務分隊數量可能達到167支。

  土耳其安全問題專家伊斯邁爾·哈科·佩金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美國擁有強大的網絡部隊,有能力通過網絡攻擊威脅日常生活各個領域,從衛生係統到水電係統,可不費吹灰之力使各國陷入困境。”

  霸淩者:“規則只有一個,那就是沒有規則”

  美國掌握網絡霸權,可以在網絡空間利用不對稱優勢霸淩他國。

  美國擁有龐大復雜的情報體係,其情報作業遍布網絡空間和物理空間各個領域,各種攻擊武器完整覆蓋從伺服器到智能移動設備的各類使用場景,適配各類作業系統,功能上涵蓋偵察、物理隔離突破、內網橫向移動、持久化潛伏駐留、供應鏈與物流鏈滲透、遠端控制等網絡攻擊各個環節。

  從“棱鏡”計劃、“怒角”計劃、“星風”計劃,到“電幕行動”、“蜂巢”平臺、“量子”攻擊係統,眾多事實證據證明,美國是名副其實的“駭客帝國”。

  2022年5月17日,一名示威者在倫敦英國內政部大樓門前手舉“釋放阿桑奇”標語。新華社記者李穎攝

  對于美國倚仗網絡霸權霸淩世界的惡行,各國看得一清二楚。

  美國的目的是維護自身霸權。伊朗政治分析人士拉扎·卡萊諾埃指出,網絡戰是美國“混合戰爭”的工具之一,與經濟制裁、恐怖活動、心理戰以及軍事行動一樣,都是其用來干涉其他國家、實現自身政治目的的手段。

  美國的行動嚴重危害世界。美國為謀求自身絕對安全,肆意侵犯他國網絡主權、破壞他國信息安全,嚴重阻礙國際社會在維護網絡空間安全和數據安全方面的努力,嚴重影響網絡空間的國際秩序,嚴重破壞全球戰略穩定。俄外交部國際信息安全司司長克魯茨基赫説,美國等西方國家將網絡空間軍事化,試圖將這一空間變成國家間對抗的舞臺,這加劇了引發直接軍事對抗的風險,會帶來難以預測的後果。

  美國的規則是“唯我獨尊”。美國在肆意破壞網絡安全的同時,還經常賊喊捉賊地污蔑其他國家。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大學教授赫爾沃耶·克拉希奇指出,美國一方面在不斷對包括盟友在內的國家進行監聽,另一方面則在大肆指責別國搞網絡監控,這是典型的雙重標準。俄外交部發言人瑪麗亞·扎哈羅娃説,美國尋求以武力為基礎在全球范圍內確立其數字技術主導地位,在資訊通信技術領域推行所謂“基于規則的秩序”,但華盛頓自己卻不遵循“任何規則”。

  最近發生的美國情報泄露事件再次證明了“維基揭秘”網站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的論斷:不要期待這個“監聽超級大國”會做出讓人尊重的行為。對美國而言,“規則只有一個,那就是沒有規則”。(參與記者:錢錚、高文成、趙冰、白林、王峰、譚晶晶、林朝暉、孫丁、陸睿、孫一然、李學軍)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1326112953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