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掘進天山兩萬米-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27 19:28:54
來源:新華網

特寫:掘進天山兩萬米

字體:

  新華社烏魯木齊2月27日電 特寫:掘進天山兩萬米

  新華社記者劉紅霞、高晗

  在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5標段(隧道入口端),工程車輛在主洞清理道路積冰(2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元宵節剛過,朝魯門像往常一樣,開著皮卡車來到離家不遠的一個山洞口,左瞅瞅,右看看,眼裏滿是期待。這不是一般的山洞,而是世界上在建的最長高速公路隧道——天山勝利隧道。

  47歲的朝魯門,家住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靜縣阿拉溝鄉烏拉斯臺查汗牧場。他説的那個“山洞口”,是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天山勝利隧道的出口端。這條隧道全長約22.1公里,春節期間,隧道施工也沒有完全停下來。眼下,中導洞只剩約1.4公里就要貫通。這意味著,工程已經挺進天山兩萬米。

  在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6標段(隧道出口端),工作人員對鑽孔位置進行測繪(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記者近日驅車進入施工現場,隧道外,氣溫低至零下20℃,隧道內,越往深處走越悶熱,到最後,記者索性脫掉外套,穿著襯衫還出了一頭汗。走到工地最前沿,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記者面前。

  “這個叫硬岩掘進機,簡稱TBM,它所到之處,岩石變碎渣,是絕對的‘硬漢’。”不足兩平方米的作業間裏,烏尉高速5標段(隧道入口端)項目副總工程師崔華新指著眼前多個電子螢幕説,“通過參數的變化,我們能實時掌握這臺TBM的工作狀態。”

  1995年出生的崔華新在這條隧道裏一待就是三年半。“今年這條隧道計劃全線打通,太不容易了。”

  在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5標段(隧道入口端),項目副總工程師崔華新在工作間查看硬岩掘進機參數(2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怎麼個不容易法兒?”記者問。

  “總的講,這條隧道有‘一長’‘一多’‘二深’‘五高’的特點,與其説是特點,不如説是難點。”他説。

  崔華新介紹,“一長”是指隧道單洞長約22.1公里,大概相當于五座南京長江大橋的總長;“一多”指斷裂帶多,天山山脈有“地質博物館”之稱,整個隧道穿越16個地質斷裂帶,施工難度可想而知;“二深”則是指隧道具備通風等功能的豎井深以及隧道埋深深,拿豎井來説,隧道二號豎井深706米,比北京“中國尊”還要高出上百米;“五高”指高地應力、高地震烈度、高環保要求、高寒、高海拔。

  “簡單講,這些特點意味著施工中可能會遇到岩爆,需要格外穩妥細致。”他説。

  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6標段(隧道出口端),工作人員在掌子面施工作業(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縱然困難重重挑戰不斷,這個國家級的交通強國試點工程仍推進有序,而且速度相當了得。

  怎麼做到的?

  烏尉高速6標段(隧道出口端)項目總工程師毛錦波介紹,隧道創新採用“三隧道+四豎井”的方案,左右兩個為直徑達14米的雙車道主隧道,中間的中導洞直徑8.4米,未來將用作應急和救援通道。

  在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6標段(隧道出口端),施工人員進行鑽孔作業(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這個中導洞的用處還在于,它用TBM推進,建設速度比兩側的主洞要快很多。”毛錦波説,這意味著,隨著中導洞的快速掘進,可以從兩側切分出多個作業面來打主洞,實現“長隧短打”。

  根據這項施工方案,原本需要12年左右的工期,將縮短到52個月。

  旗艦工程,既考驗重器,更考驗智慧。隧道打通後,開車過隧道需要大約20分鐘。而因為這仍未打通的1.4公里,記者從隧道入口端折返後繞著天山開到出口端,花了近5個小時。

  這是2月20日拍攝的烏魯木齊至尉犁高速公路天山勝利隧道入口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隧道開通後,從天山北側的烏魯木齊到南側的尉犁,車程將由7小時縮短到3小時左右。

  這項“咽喉”工程不僅重塑著南北疆交通格局,也為新疆文旅高品質發展帶來新空間。沒有天山阻隔,南北疆群眾“説走就走的旅行”願景更加可及。

  朝魯門和村裏的夥計們都盼著隧道早日通車。“我們的草場夏天特別美,高速通了後一定會有很多遊客。”他説,“我打算蓋十幾個蒙古包,開個農家樂,家鄉一定會有大發展。”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