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6 07:22:54
來源:經濟參考報

“晴天打傘、雨天收傘”?養豬企業期待“精準紓困”

字體:

  2002年6月至2018年5月,我國生豬價格經歷了4個完整周期。目前正運作的第5輪周期,自2018年經歷27個月的上升通道後,自2020年9月至今豬價進入下跌通道,本輪“豬周期”歷時之長較為罕見。 

  豬價的持續低迷,讓部分生豬養殖企業長期處于虧損困境。如何降低“豬周期”風險並增強養殖者信心?如何避免豬價再次出現猛漲暴跌?重慶市一些生豬養殖企業負責人認為,豬價高企時企業往往能得到政策補貼和銀行貸款,豬價跌入低谷時企業卻“無人問津”,這種“晴天打傘、雨天收傘”的狀況如果得到改變,將有助于破解“豬周期”。

  生豬養殖業持續陷入困境

  面對豬價持續一年多的低位運作,重慶黔江種豬養殖戶黃啟全非常無奈。他那本能容納數百頭生豬的豬舍,如今裏面只剩下了幾十頭,雇傭的工人也只剩下了幾人。盡管黃啟全已按照過去應對豬周期的方式更新了豬種,降低了規模並調整結構,但持續走低的豬價還是讓他覺得很難再堅持下去。

  “本以為年後價格會有較大回升,但目前來看至少上半年還得繼續虧損經營。”養豬十余年的黃啟全眉頭緊鎖地説,“2020年豬價高的時候每年能有一百萬元收入,但過去一年多基本上把賺到的都賠了。這麼多年來我養豬從來沒有虧過,但這次真的撐不下去了,未來我也打算換養價格更為穩定的牛羊。”

  黃啟全所遭遇的,是部分種豬養殖戶在疫情和“豬周期”影響下,不斷掙扎求生的縮影。據黃啟全介紹,4月初當地自繁仔豬出欄一頭120公斤肥豬,虧損超500元;外購仔豬養殖場出欄一頭120公斤肥豬,虧損接近300元。記者近日在重慶黔江、南川、涪陵等多個區縣調查時也發現,幾乎所有的種豬養殖戶如今都在虧本經營,很多養殖戶不得不縮減養豬數量止損。此外,還有部分養殖戶已經徹底棄養,重慶整個生豬養殖産業陷入從未遭遇過的寒冬。

  重慶榮昌國家生豬大數據中心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國內商品豬和種豬價格雖然進入5月後有所反彈,但依舊處于低位運作。5月18日全國外三元生豬價格為15.75元/公斤,重慶生豬養殖成本為18元/公斤左右,虧損養殖依舊在持續,這也直接導致生豬存欄量在進入2022年後持續下降。

  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數據也顯示,受上年以來豬價持續下跌影響,生豬出欄活重開始明顯下降,2022年以來已逐漸降至130公斤以內。3月份,全國能繁母豬存欄4185萬頭,同比下降3.1%,較2021年6月份累計下降8.3%。

  “如果沒有工程建設等副業支撐,我們早就把豬場關了。”重慶南川區青一銀升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龍農説。作為當地規模較大的種豬企業,這家豬企一年生豬出欄量最高時超過1萬頭,但去年以來出欄量已銳減7成。

  業界反映政策存在“晴天打傘、雨天收傘”問題

  2016年生豬藍耳病爆發後,各地積極補貼生豬養殖;2019年非洲豬瘟爆發後,四十幾個國家生豬儲備基地遭滅頂之災,各地又普遍發放補貼支援養豬,銀行也予以貸款支援。然而,面對此次“豬周期”低谷,諸多企業表示,相關部門對養殖業反而沒有補貼,銀行也更加惜貸,這種狀況被業界稱為“晴天打傘、雨天收傘”。重慶當地某基層畜牧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各地應對“豬周期”的辦法只是限定養豬數量,但這種辦法根本管不住,應該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2019年我們的養殖成本只有8元/斤,但2022年成本已經漲到了將近10元/斤。相比平均六元左右一斤的生豬價格,幾乎是養一頭虧一頭。” 重慶本地最大的種豬企業,重慶六九畜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羅雲説。記者調查發現,疫情、飼料價格上漲、需求不足等固然是豬價下跌的重要原因,但“晴天打傘、雨天收傘”或許是助長“豬周期”的重要因素。

  龍農説:“2019年豬肉價格高企時,企業養豬的積極性本來就很高,不用鼓勵和刺激就能發展,各地卻出臺很多扶持和補貼政策,大量的補貼甚至讓包括房地産行業在內的眾多企業入場養豬,大筆快錢熱錢迅速涌入生豬養殖業。這兩年豬價低迷,政策幫扶力度反而沒有那麼大,沒有補貼,很多貸款也遲遲不批,只能自己死撐。”

  羅雲也向記者表示,他2001年進入養豬行業,經歷了4次“豬周期”,只要咬牙挺住,就會迎來柳暗花明。目前公司負債率只有20%,正在建設的保育場、肥料廠、飼料廠和研究院等“四大工程”已分別完成70%、95%、90%和80%的工程量,但建設費用還需要1.5億元,卻無處貸款,只能停工。據了解,農業銀行曾計劃給包括六九公司在內的全國14家大型豬企發放“圈舍貸”,如今卻不了了之。

  由于生豬養殖企業用地大都從農民手中流轉而來,僅擁有土地租賃權,因此憑此獲得貸款。重慶海林生豬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海林説:“豬價貴時,方方面面都支援,但低迷時政府和銀行卻不管了。我養了30多年的豬,現在養黑豬效益不錯,但銀行偏偏只認土地使用權。目前公司與農行、重慶銀行合作開發了‘活體貸’,共貸款1250萬元,但‘圈舍貸’就是落實不了。”

  養殖企業期盼“雨天打傘、晴天收傘”

  據了解,生豬生産盈虧平衡點的豬糧比價約為7:1,當豬糧比價低于5:1時,視為進入過度下跌一級預警區間。5月4日豬糧比價為5.32,比2月份的4.90有所改善,但仍處于過度下跌二級預警區間。面對生豬養殖業的艱難現狀,企業普遍呼吁,政府和銀行應改變“晴天打傘、雨天收傘”狀況,希望能在行業面臨困難時給予更多幫扶。

  羅雲説,很多種豬企業在融資上都面臨各種各樣的問題,但絕大部分銀行只會在價格高、效益好的時候積極放貸,豬價走低時就會對企業棄之不理。

  目前業內人士期盼政府對生豬養殖給予一定的價格保底補貼,讓養殖企業和養殖戶守住不倒閉的防線。龍農説:“價格頻繁波動只會讓産業發展缺乏明晰前景,如果未來能比照玉米等飼料的價格對種豬實行一定的價格保底補貼,就能讓養殖者有足夠意願繼續養豬,而不是大規模棄養。”

  李海林建議,政府應給予一定的種豬養殖補貼,如果養殖者由于豬價低而大規模屠宰種豬,市場需要豬苗時卻沒有了,就會形成惡性迴圈。在豬價低、飼料價格高時,政府還應考慮補貼飼料費用。

  此外,生豬金融産品普及不足也是生豬養殖企業面臨的普遍性問題。龍農説:“如果不是前幾天有機構來宣傳普及,我都完全不知道有生豬期貨這個東西,不過,他們的解釋讓人一頭霧水。現在還處于搞金融的不懂養豬、搞養殖的不懂金融的狀態。”

  “我認為我國還需在本地豬種的推廣上下更大功夫,因為國內普遍養殖的外國豬種其實並不適合我國養殖環境和豬肉消費習慣,其過低的抗病能力也是過去‘豬周期’反覆出現的主因之一。”李海林説,“希望能進一步加大力度推進本土豬種的繁育推廣,降低目前的養殖疫病風險。”(記者 王金濤 伍鯤鵬 李曉婷)

【糾錯】 【責任編輯:薛濤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8684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