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觀·非遺丨酉陽陽戲藝人:一手耕田一手戲-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5/24 08:52:49
來源:新華網

鏡觀·非遺丨酉陽陽戲藝人:一手耕田一手戲

字體:

  這是酉陽陽戲藝人陳永霞。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唐奕攝影、胥曉璇製圖

pagebreak

  5月17日,陳永霞在田梗上練習陽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7日,陳永霞在田梗上練習陽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7日,在酉陽縣丁市鎮溪口小學校,陳永霞(左一)帶領小學生們體驗陽戲的劇目片段。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稻田旁的一間老屋前,戲班子成員在登&前熟悉表演站位。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陳家老屋前的院壩,陳永霞(右)手拿陽戲面具與戲班子成員研究劇目。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陳家老屋前的桂花樹下,陳永霞(右一)和戲班子成員圍坐在擺滿陽戲面具的桌旁商量劇目、分配角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陳家老屋前的桂花樹下,身著陽戲戲服的陳永霞(左一)與戲搭子練習。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右)在更換陽戲戲服。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陳永霞習慣性地用兩指測試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的寬度,以便觀察舞&環境(5月16日攝)。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在穿戴陽戲面具。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左二)與戲班子成員練習陽戲劇目《三打柳州》片段。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稻田旁的一間老屋前,戲班子成員練習陽戲劇目《三打柳州》片段。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左)和冷定祥練習陽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陳家老屋前的院壩,戲班子成員圍坐在擺滿陽戲面具的桌旁商量劇目、分配角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陳家老屋前的桂花樹下,身著陽戲戲服的陳永霞(左)與戲搭子練習陽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左三)和戲班子成員在水田中插秧。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陽戲藝人冷定祥(左一)手提拖鞋,赤腳走向出一塊水田。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在老屋前的田裏勞作。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在整理陽戲面具的雕刻工具。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在老屋內手工雕刻陽戲面具。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在陳家老屋前的院壩,冷定祥(右)手拿陽戲面具與戲搭子研究劇目。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陳永霞(中)和冷定祥(右一)練習陽戲劇目《三打柳州》經典片段。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7日,在酉陽縣丁市鎮溪口小學校,陳永霞身著戲服為小學生講授面具陽戲的魅力。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7日,在酉陽縣丁市鎮溪口小學校,小學生在陳永霞的幫助下體驗陽戲面具。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6日,戲班子成員更換陽戲戲服。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pagebreak

  5月17日,陳永霞在田梗上練習陽戲。

  農忙時下田耕種,為了生計忙碌不停;閒暇時登&唱戲,演繹人間百轉千回。

  在位於武陵山區的重慶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銅鼓鎮清泉村,有一群平均年齡近70歲的農民唱戲人,他們以院壩為舞&,以稻田、民居、山林為背景,傳唱古老的酉陽陽戲。

  山環水抱的清泉村,海拔約千米。小滿前後正是當地農忙插秧的時節。在一群頭髮花白的稻農中,陽戲藝人陳永霞、冷定祥、石茂昌、楊翠紅、李兵、許霞章正躬身水田中熟練地插秧。對於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裏的土家族村民來説,農事勞作是刻在他們骨子裏的生存技能。

  “我聽娘親來指教,精忠報國記在心……”隨著一天的勞作臨近尾聲,陳永霞洪亮的戲腔在山間回蕩開來。

  洗凈腿上的泥土、擦乾額頭的汗珠、收好各自的農具,眾人圍坐在陳永霞家房前的桂花樹下。這裡既是種田人農忙時休憩的乘涼地,也是唱戲人唱念做打的操練場。每次接到陽戲表演邀請,陳永霞都會將散落在田間的唱戲人召集到這裡,商量劇目、分配角色,化粧、換服、戴面具,從田間走向舞&,表演英雄豪傑、才子佳人的動人故事。

  酉陽陽戲,又稱酉陽土家面具陽戲,是酉陽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歷史悠久。婚喪嫁娶、金榜題名、慶賀壽誕、病癒康復、集會慶典……當地土家族人遇上生活中的大事,都喜歡請來戲班唱陽戲,短則一天、長則三天。唱戲人也會根據不同的事由選擇相對應的劇目,務農求雨唱《蟒蛇記》、鎮宅辟邪唱《三打柳州》、祝壽慶生唱《三下南唐》、女子成年唱《花木蘭從軍》……對於當地土家族人來説,請唱陽戲,既是生活的一種儀式,更是精神上的一份寄託。

  酉陽陽戲的特點是除旦角外的所有角色均用白布包裹面部,只露出一雙眼睛,在額頭上斜戴木質面具,面具下沿與雙眼間留出二指寬度,以便表演者觀察舞&環境。演出時,表演者通過肢體語言和唸唱對白塑造人物、演繹劇情。劇情內容多以口頭傳承為主。過去的幾十年,陳永霞和前輩藝人一直在蒐集、整理陽戲劇本。在他們的努力下,目前已留存劇目200余個。

  在銅鼓鎮,土家人祖祖輩輩聽陽戲、學陽戲、唱陽戲。千百年來,酉陽陽戲已融入當地土家人的血液。2021年,酉陽土家面具陽戲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和了解陽戲,陳永霞的戲班子也有了更年輕的“預備班主”。對於陳永霞、冷定祥這樣的“老戲骨”來説,陽戲舞&沒有謝幕。鑼鼓聲聲唱詞起,酉陽陽戲人“農忙務農、農閒唱戲”的戲曲人生在這片土地上不斷延續。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