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印記——中國珍貴文物影像志|秦公镈:秦人開拓精神的見證-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5/24 08:44:17
來源:新華網

文明印記——中國珍貴文物影像志|秦公镈:秦人開拓精神的見證

字體:

  秦公镈(一號镈)正面(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各部位名稱示意圖。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製圖

pagebreak

  拼版照片,左圖:秦公镈(一號镈)“鈕”部特寫(2024年1月23日攝);右圖:左圖畫面在镈身位置示意圖(紅框內)。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製圖

pagebreak

  拼版照片,左圖:秦公镈(一號镈)“扉棱”上龍紋與鳳鳥紋裝飾局部(2024年1月23日攝);右圖:左圖畫面在镈身位置示意圖(紅框內)。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製圖

pagebreak

  拼版照片,左圖:秦公镈(一號镈)“鉦”部裝飾條帶局部和突出的菱形“枚”特寫(2024年1月23日攝);右圖:左圖畫面在镈身位置示意圖(紅框內)。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製圖

pagebreak

  拼版照片,左圖:秦公镈(一號镈)“鼓”部刻銘局部(2024年1月23日攝);右圖:左圖畫面在镈身位置示意圖(紅框內)。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製圖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扉棱”上的龍紋特寫(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鉦”部龍紋局部(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鄒競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鉦”部龍紋特寫(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舞”部龍紋特寫(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鼓”部銘文局部(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鄒競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鼓”部銘文局部(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鼓”部銘文局部(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秦公镈(一號镈)銘文“或(國)”字(左上)(2024年1月23日攝)。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pagebreak

  拼版照片,左圖:秦公镈(一號镈)銘文中“文公 靜公 憲公 不㒸(墜)于上”的刻銘特寫(2024年1月23日攝);右圖:左圖刻銘的復原圖。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賀 製圖

pagebreak

  在福建博物院,觀眾在觀賞寶雞青銅器博物院藏的秦公镈(2022年5月12日)。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魏培全 攝

pagebreak

  觀眾在陜西歷史博物館參觀秦公镈(左)、秦公鐘(2020年1月10日)。

  1978年1月下旬,陜西省寶雞市寶雞縣(現寶雞市陳倉區),楊家溝公社太公廟大隊社員在村中取土時,于一個窖穴內發現銅器。村民們保護了現場並逐級上報。經發掘清理,在距地表3米深的窖穴中,專家們發現了一字排開的5件銅鐘和圍繞銅鐘半圓狀排列的3件銅镈。

  經確認,這8件青銅打擊樂器均保存完好,且在器身上有銘文發現。其中,3件秦公镈除大小各異外,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過對銘文內容的識別,專家確認這批青銅樂器的主人為春秋時期的一位秦國國君。

  秦公镈現藏于寶雞青銅器博物院。三件镈中最大的一件通高75.1厘米,镈身高53厘米,重62.5公斤。镈身由鈕、舞、扉棱、鉦、枚、鼓等部件構成,造型雄偉,工藝精美。

  秦公镈的鼓部齊平,中起四道扉棱。側旁的兩道扉棱造型是九條蟠曲的飛龍,前後兩道則是五條飛龍和一隻鳳鳥。舞部各有一龍一鳳,背對背,向後回首,形象生動。镈身上下各有一條帶狀花紋,由變形的蟬紋與竊曲紋組成,栩栩如生、飄逸生動。

  镈為大型單個打擊樂器,盛行于春秋戰國時期,在貴族祭祀或宴饗時,與編鐘、編磬相和使用,是用以指揮樂隊的節奏性樂器。

  比起精美的造型,更令人欣喜的是秦公镈器身上135字的銘文。銘文字畫纖細,起筆重落筆輕,落筆處淺細而尖銳,是大篆向小篆的過渡性文字,具有極高的書法藝術價值,在整個漢字藝術的演變過程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學習金文書法的上佳範本。

  銘文記錄了秦武公及其先祖的業績,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的錯誤和不足,是已發現春秋時期秦國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極具史料價值。

  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院長寧亞瑩介紹,秦公镈是秦人開拓精神的縮影,上面的銘文既是對秦人祖先功勳的彰顯,也是秦武公自己發奮圖強的決心。它的重見天日,讓史書裏關於秦人開拓精神的記載立體豐富了起來。

  “後人透過器物以及上面的銘文,就能感受到秦人的雄心壯志。而這種精神力量也被一代代秦人傳承下去,終於在秦始皇時期,成就了一統華夏的千秋偉業。”寧亞瑩説。

  新華社記者 李一博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