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高陵遺址博物館開館

騰訊用技術為文保領域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圖片視頻娛樂時尚體育汽車科技食品
近日,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秘書長、騰訊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副總裁葛燄做客新華網文化頻道與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共同打造的高端文化訪談欄目——《文保會客廳》,與新華網文化頻道主編袁思陶博士進行了一場多維度的對話,介紹了騰訊多年來參與文物保護工作的點點滴滴。
精彩觀點
1
葛燄
讓每個人都了解長城、愛護長城

騰訊進入文保領域源于2016年。當時時任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的勵小捷先生在一個場合提到了國家文化保護方面的工作。大家都認為,中國文物保護的道路漫長,國家已經做了很多工作,民間力量投入卻很少。于是,我們就在思考如何讓民間力量加入進去。之後,一個很好的契機讓我們關注到了長城。

長城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沿線非常長,經15個省份,需要很大的民間力量去支援。而且,長城作為中國人心目中的一種獨特的存在,大家對于長城的歷史又多少了解呢?長城意味著什麼?有哪些故事?它的文物考古情況如何?基于此,騰訊和中國文保基金會合作,成立了長城保護公益專項基金。“保護長城,加我一個”是我們的第一個合作項目,這個項目很有意思,一直沒有停,從2016年到現在一直在投入。

在這一過程中,我們發現文化保護項目和其他項目不一樣。我們先和國家文物局、當地的文物部門溝通,看長城整體保護中需要什麼;我們再來看騰訊有什麼、我們一起能做什麼。

騰訊第一筆捐贈了兩千萬,成立了專項基金。大家知道,修長城有很多種模式,民間互聯網公益捐贈資金這還是第一次,“保護長城,加我一個”是第一個這種類型的文物保護項目。

我們在想整個長城的本體修繕,可以採用更好更新的模式,不僅僅是搶救型,更應該是從考古開始,並且做到“修舊如舊”“最小幹預”。我們運氣很好,正好有一些長城保護專家希望有新的方式和新的力量進行長城保護。我們和北京文物局的很多專家、領導一起去長城走了很多次,看看選定哪一段,有多少個敵樓、有多少段殘垣,每個地方要怎麼修,乃至資金怎麼使用……我們一遍一遍去看,深入到裏面去。當然這裏面更多的是長城文物保護專家的投入,還有中國文保基金會的指導,如果沒有這些指導,任何一個創新或者突破性的文化保護項目都沒有辦法實施。

2017年,騰訊持續再投入一千五百萬在項目當中。我們希望借由箭扣長城和喜峰口長城的保護,形成一種新的文物保護模式。2021年,在第44屆世界遺産大會上,長城被世界遺産委員會評為世界遺産保護管理示范案例。長城保護的案例作為中國的一個創新的文物保護案例得到了傳播。我們非常開心能夠加入其中。

前面説的這些是長城本體的保護。我們騰訊的強項是做用戶的溝通,更重要的是讓用戶了解了長城是什麼,去了解長城背後的故事、長城有多少人為它做巡護。長城那麼長,有可能在你家門口,也可能遠離幾千裏之外。長城有很多巡護員和志願者,在長城遇到水災、雨災等問題時,都要及時上報,長城需要每個人都去保護它、愛護它。

長城的數字化保護也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記錄所有長城本體保護的歷程,以及通過數字化跟用戶溝通。我們還做了一個“雲遊長城”的小程式,用遊戲技術把喜峰口長城進行數據還原,讓用戶感受到長城“就在你身邊”,即便沒有去過長城旅遊,也可以看到一年四季的長城(如雪中的長城、秋季紅葉的長城),讓大家有身臨其境的體會。

1
葛燄
 讓文物保護者有更多數字化工具可以使用

騰訊和中國文保基金會有著緊密的溝通,文保基金會各個層面對文化保護都充滿了熱誠,也感染著我們。遇到一些及時的問題,我們都能快速進行交流和投入,比如雲南古村落失火後,我們資助文保基金會對全國古村落進行了消防摸底排查,研究如何防火減災等。

目前的工作模式主要還是由中國文保基金會去主導,騰訊進行參與。我們也選擇了一個保護方向,就是石窟寺的保護。石窟寺是一個跟長城差不多一樣的存在,因為它的數量非常龐大,又散落在民間郊野,有很多沒有進入到“國保級”或省級重點保護的名單。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讓這一批璀璨的文化留下來呢?我們第一步就做了數字化的保護,盡可能把中、小石窟寺進行數字化保護,同時我們和敦煌、雲崗進行合作,支援他們,因為他們技術量非常雄厚,能夠支援一些技術進行數字化的留存。同時,我們也對更多中、小石窟寺加強保護,比如安岳石窟,在四川省安岳縣當地並不集中,每個村莊裏面有幾尊佛,或者一個窟,就像很多珍珠散落在村子裏面。我們通過數字化,把安岳石窟文化展現出來。我們這個平臺更重要的是倡導連接用戶,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安岳石窟。一個文化肯定要被大家認識,認識之後才重視,才會有更多的資源和力量投入進去。

騰訊的所有文保類項目的捐贈都是公益捐贈,我們沒有指標。我們的初心是,依靠騰訊的技術+連接用戶的能力,為文保領域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我們關注了長城,我們知道很多企業基金會也開始對長城進行捐贈,我們起到了帶動作用。對石窟寺的保護也是一樣、一個企業基金會很難把中國大地上這麼多需要保護的文物保護進來,我們希望更多捐贈人看到這個需要後也參與到相關捐贈中來。此外,騰訊把AI技術和一些數字化保護技術帶入到了文保工作中,我們希望其他各方面有文物保護所需要的技術能力的,都可以源源不斷加入進來。總之,除了基金以外,包括志願能力、技術能力和很多企業資源,都是文物保護所需要的。

除了長城保護和上述項目外,我們也支援北京中軸線的數字化申遺,還有對三星堆、敦煌的數字化保護。在這些項目中,騰訊基金會有資金捐贈,更有技術捐贈,一起呈現更多的文物保護生態。

説到三星堆的數字化,其實我們公司有一個數字文化實驗室,他們做了很多探索,利用公司在AI技術方面的能力和三星堆進行共同的合作研發,包括文物建模、考古建模等。三星堆文物是堆在一起的,原來很多器形是分離的,我們通過AI技術進行組裝和拼接,給專家提供基礎資料。我們的技術作為輔助類工具,幫助專家提升效率,解決他們一個小小的難點。這裏面有賴于我們跟專家的緊密合作,專家告訴我們痛點所在,我們去研究這個痛點怎麼去解決、怎麼用技術去實現。技術應用以後,專家給的反饋是:以前靠人工肉眼去看,現在靠AI建模,以前幾個月做的事情,現在有可能幾天就完成了。

考古也好,文物保護也好,是歷史非常悠久的行業,裏面有很多有能力和知識的專家,他們在工作的過程中肯定會有一些痛點。我們需要有一批專業的同學作為“翻譯”,讓技術人員聽懂,制定解決方案。這時候行業生態就特別重要,因為只有騰訊一家企業是不夠的。我們在做一個探元計劃,希望有一筆資金,讓從事文物保護的機構或者學校、研究室,可以通過申請得到資助。這筆基金不僅是騰訊自己捐贈,還希望可以帶動到一批企業參與,讓更多的學校和機構能夠對文物保護需要的技術應用進行專門的研究。這樣文保工作中更多的痛點就可以被看到並被解決,促進整個行業生態的變化。讓更多的文物保護者有更多的數字化工具可以使用,是騰訊努力的目標。

1
葛燄
讓關注中國傳統文化的理念深入到每個人的心裏面

文物保護現在有很大的熱度,不管年輕人,還是年紀大一點的人,都很喜歡。尤其是年輕人,“漢服熱”就是中國傳統文化復蘇的一種體現。如何把古老的文化用一種年輕的表達方式,讓年輕人可以更好地接受?然後年輕人得到這些知識之後,他們又可以在這個基礎上不斷進行創新。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也是我們一直在探索的事。

其實長城就是一個比較好的案例,從2016年到現在,我們公司都有大量的業務在長城裏面找靈感。比如中秋推出的“萬裏共嬋娟”H5,就是一個長城項目。用戶不管在什麼地方拍一個月亮的照片,都可以測算出跟長城的距離,也會有一首和長城有關的詩,以及關于長城的知識出現。這個時候,用戶可以捐錢給長城保護,也可以轉發朋友圈。這個項目特別受歡迎。中秋節夜晚,大家都思念家鄉,年輕人非常願意去分享,在千裏之外的長城和家鄉的距離、長城的圓月是怎樣的。

還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也是我們團隊做的。2016年以來,很多專家參與到長城保護的項目中來,我們從專家那裏獲取了大量的知識,做成了給孩子看的長城繪本《長城繪》。孩子們更喜歡看圖片,通過繪本可以告訴他們,長城有多長、長城有什麼故事、怎麼維修等等,而且,這些都是非常嚴肅的知識。很多家長會購買這個繪本給孩子看。

總之,只要找到好的讓年輕人可接受的模式,年輕人是特別喜歡的。我們的雲遊長城,也是用遊戲的方式讓大家去看長城。用戶能夠自己去設定長城的場景,看到長城的雪景、夕陽、日出等,有沉浸式的體驗,並且可以從中了解到長城的很多知識點。我發現很多年輕人需要這種知識,他們願意鑽研。

我在這裏要特別感謝中國文保基金會,感謝劉玉珠理事長,我覺得文保基金會整個規劃和包容度特別高,給了我們企業基金會很多的機會。這是我們騰訊基金會能夠在文化保護領域裏面做一些事情的重要原因。我們相信用這種更寬廣的方式可以讓更多的文化保護議題被更多人看到,讓更多的資助人捐贈更多的資源進來。

我們認為自己是科技+文化。科技,大家都知道,就是技術;文化,我們指的不是簡單的文化本身,文化是每一個人心裏的那個信念,一個大的文化范疇。騰訊的用戶有好幾億,大部分中國人都在用我們的産品,因此這個産品一定要有中國的文化特點。我們需要每一個在騰訊內部從事這些工作的人,都深刻了解中國文化、熱愛中國文化,那樣他設計的産品、和用戶的溝通,才能夠真正深入人心。互聯網産品有可能是冰冷的,但是它提供的服務應該是非常溫暖的、本土的。騰訊捐贈這些文保項目,希望能讓關注中國傳統文化的理念深入到每個人的心裏面。這是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