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1/ 13 17:00:43
來源:新華網

新華視點丨“家門口”就醫,不僅要“有”還要“優”——“深化醫改新觀察”係列報道之一

字體:

  新華社北京11月13日電 題:“家門口”就醫,不僅要“有”還要“優”——“深化醫改新觀察”係列報道之一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董瑞豐、李凡、陳弘毅

  為超大規模人口提供可及的優質醫療服務,是一道世界性難題,也是中國深化醫改的必答題。

  一面是90%的家庭15分鐘內能夠到達最近醫療點,一面是好醫院、大專家依然“一號難求”。如何讓老百姓不僅方便“看上病”,也方便“看好病”?

  大病重病在本省就能解決,一般的病在市縣解決,頭疼腦熱在鄉鎮、村裏解決——瞄準這一關鍵目標,“家門口”看病就醫加速從“有”向“優”破題。

  中小城市患者如何能看到大專家?

  71歲的許老太家住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一直想著去“大醫院”給腰椎間盤的老毛病“動一刀”。浙江來的醫師團隊在本地為她施行微創手術,不到5天,許老太走出了醫院。

  2022年開始,浙江省人民醫院和畢節市第一人民醫院共建浙江省人民醫院畢節醫院。從錢塘江畔到烏蒙高原,跨越1800公里,20名業務骨幹參與垂直管理、合作建設3個診療中心和5個重點臨床學科。

  浙江省人民醫院畢節醫院的醫師團隊在為患者進行手術。(王磊波 攝)

  浙江省人民醫院畢節醫院行政院長張駿説,要以同樣的品質和標準,再建一所好醫院。

  優質醫療資源不均衡不充分,一直是就近看病就醫的難題。建設國家區域醫療中心成為關鍵探索。

  “目前我國已確定五批125個國家區域醫療中心建設項目,覆蓋所有醫療資源薄弱省份。”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司有關負責人介紹,項目實施以來,1400余項診療技術平移至輸入省份,填補了300多項省域醫療技術空白,相關專科的跨省就醫人數明顯下降。

  從前要跨省份到大城市才能做的手術,現在本地有了專家帶頭。今年8月,在烏魯木齊,北京兒童醫院新疆醫院的專家成功為一名患有罕見病的15歲女孩進行手術;9月,在山西,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太原醫院組成巡回醫療隊,走進多個市縣開展醫療幫扶及義診活動。

  大城市來的專家能“駐”多久?改革的配套措施必不可少。

  接受採訪的部分醫院負責人表示,輸出醫院更多承擔的是公益性任務,但同時也應根據輸入地的整體發展水準,圍繞國家區域醫療中心建立相應的財政投入、利益分配或績效體係,讓輸出醫院有動力持續幹。

  還有醫改專家表示,建設國家區域醫療中心不能只靠外地專家,重點還是“傳幫帶”培養當地人才,讓他們迅速積累看疑難重症的經驗、提高做高難度手術的技能,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伍。

  “國家區域醫療中心已基本完成規劃布局,下一步重點是推動建立與之相適應的管理體制和運作機制。”國家衛生健康委體制改革司有關負責人説。

  優質醫療資源怎樣實現擴容下沉?

  “CT顯示,肺上有個微小結節。”8月的一天,重慶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溶溪鎮中心衛生院,醫生王守文給患者做出診斷。

  鎮衛生院新建了CT室,很多時候不用再趕往縣醫院,極大方便了群眾看病。

  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是守護群眾健康的“第一道防線”。根據最新公布的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這道“防線”不斷健全。截至2022年底,全國建有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近98萬個,衛生人員超過455萬人。第六次衛生服務統計調查顯示,我國90%的家庭15分鐘內能夠到達最近的醫療點。

  實現街道、社區與鄉鎮、農村全覆蓋的同時,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也面臨人才短缺、水準不足等現實瓶頸。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部分群眾對社區衛生服務站、村衛生室的信任度不高。還有相當一部分村衛生室沒有納入醫保定點,老百姓不想去、不願去。

  在甘肅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原主任郭玉芬看來,推動優質醫療資源擴容下沉和區域均衡布局,最大的難點在西部、在基層,特別是在鄉村,需要解決鄉村醫療衛生機構和醫務人員“能不能”“行不行”“好不好”、群眾“願不願意”“信任不信任”等關鍵問題。

  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服務能力和診療水準,才能形成“小病在基層、大病到醫院、康復回基層”的合理就醫格局。

  上級醫院預留門診號源優先向轄區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開放,推進中高級職稱醫師值守門診,延長城市社區門診服務時間……國家衛生健康委8月印發《基層衛生健康便民惠民服務舉措》,有針對性提升基層診療能力、改善患者就醫體驗。

  “始終堅持以基層為重點,不斷為廣大群眾就近提供更加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國家衛生健康委基層司有關負責人説。

  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如何提質?

  完善分級診療,分層分級提高醫療衛生服務能力,是滿足群眾就醫看病的治本之策。

  專家表示,關鍵是基層要能吸引和留住人才。在此基礎上,才能加快形成“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上下聯動”的合理分級診療秩序。

  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人員“招不來、留不住”的情況並不少見。2022年每萬人全科醫生數為3.28名,與2030年達到5名的要求還有較大差距。有調查顯示,待遇相對低、晉升空間小、社會認可度不高,是導致全科醫生總量不足的主要原因。

  在深化醫改的道路上,福建省三明市又一次做出探索。今年9月,當地印發《關于深化緊密型縣域醫共體人員管理的意見》,明確基層醫療衛生人才將實施“縣管鄉用”,由各總醫院(醫共體)負責統一招聘、培訓、調配和管理。

  2022年1月14日,福建省三明市沙縣區總醫院便民門診窗口,群眾在咨詢報銷情況(許琰 攝)

  “要提高基層診療佔比,必須讓總醫院醫生去基層。”三明市副市長張元明介紹,自2017年以來,三明全市9個縣(市、區)逐步建成以二、三級醫院為龍頭的區域緊密型醫共體——“總醫院”,打破縣域內醫療機構橫縱向壁壘,整合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如今,要進一步推動縣域醫共體的人、事、錢等全面統籌,強化基層醫生編制和補助保障改革,實現醫共體內“一家人”“一條心”“一本賬”。

  在三明市永安總醫院院長廖冬平看來,隨著三明基層醫療衛生人才實施“縣管鄉用”,縣域優質醫療資源下沉鄉鎮將會加速,基層醫療人才隊伍也將更加穩定,真正推動分級診療“開花結果”。

  國家衛生健康委體制改革司有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會同有關部門持續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同時,加強以全科醫生為重點的基層醫療衛生隊伍建設,夯實城鄉基層醫療衛生服務網底。

【糾錯】 【責任編輯:吳京澤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972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