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對數據遭竊事件道歉 “數據收割”難止
2018-04-11 06: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美國臉書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10日開始就這家互聯網企業用戶數據遭“竊用”一事接受國會議員連續兩天盤問。

  英國劍橋分析公司前員工3月向媒體揭發這家企業用不正當手段獲取大量臉書用戶數據,圖謀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引導選民支持共和黨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扎克伯格一再道歉並承諾保護用戶數據,但信息專家説,用戶個人數據被各種機構“收割”、販賣乃至濫用已是普遍現象。

  【扎克伯格:“我的錯”】

  身為全球最知名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硅谷”創業者之一,扎克伯格33歲人生中第一次在國會議員面前為臉書犯的錯致歉。

  按照安排,他10日參加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和商務委員會聯合聽證會;11日參加眾議院能源和商務委員會聽證會。兩場聽證會,他都是“主角”,接受議員“盤問”。

  9日,扎克伯格前往國會,與一些參議員閉門會晤,為聽證會做準備。當天,扎克伯格打破以一身T恤應對幾乎所有公共場合活動的習慣,穿西裝、打領帶,不復休閒裝扮。

  在眾議院9日提前發布的書面證詞中,扎克伯格就臉書未能及時防范“假新聞”和“仇恨言論”散播、“用戶隱私數據”遭竊用、外國勢力利用平臺“幹預”2016年總統選舉致歉。他説,臉書對錯誤“反應遲鈍”,是出于“理想主義和樂觀主義”,“只看到那些讓人們彼此連接所帶來的好處”。

  他個人攬下所有責任:“我們沒能從更寬廣的角度認識自身責任,是大錯。是我的錯,我很抱歉。臉書由我創立,由我運營。它發生任何事情,我都負有責任。”

  美聯社9日報道,書面證詞沒有就用戶數據遭“竊用”過程提供新信息。扎克伯格介紹了先前發布的應對措施,如開始審查臉書2014年開始技術上限制第三方程序接觸大量用戶信息之前、有渠道獲取大量用戶數據的每個應用程序。劍橋分析公司正是在臉書封住這道“後門”前得以獲取大量用戶數據。

  扎克伯格説,他已要求臉書投入更多資金保障數據安全。這固然會“嚴重影響企業未來利潤率”,但“我想明確我們的優先目標,即保護我們的(用戶)群體比利潤最大化更重要”。

  【誰在“收割”用戶數據?】

  臉書事件再次暴露網絡用戶個人信息安全保障缺失的現實。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估算,安客誠、益百利集團、Quantium、eBureau之類大型“數據中介商”掌握的消費者個人信息可高達人均3000個數據點。

  遊説團體“隱私國際”的數據項目領隊弗雷德麗克·卡爾特霍伊納告訴英國廣播公司:“成千上萬家企業做著收割用戶個人數據、追蹤用戶線上行為軌跡這門生意。這是一項全球性産業。不僅存在于線上,線下也有,如利用各種優惠卡追蹤消費或借無線上網服務追蹤手機。你幾乎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個人數據究竟被拿去做什麼。”

  卡爾特霍伊納以她自己為例:過去6年,累計600個左右應用軟件或授權獲取她的蘋果手機數據。她想查清到底這些軟件掌握多少個人信息,“可能需要花一年時間”,因為軟件生産商絕不會輕易公開這類信息。

  “數據販”收集的用戶信息不一定準確。按照美國福裏斯特研究公司高級分析師蘇珊·比代爾的説法,業內普遍估算,僅有五成數據準確。那麼,消費者需要這麼擔心嗎?

  專家説,“個人數據收割”的害處不僅是消費者會接到數不清的“精準營銷”廣告,還可能決定消費者人生中的機會和選擇。

  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約翰·戴頓説,個人在社交媒體上的“點讚”行為、購買習慣、收入水平、興趣愛好等信息,會計入社會對個人的“信用評分”。假如信息“有利”,個人辦信用卡或抵押貸款時會得到更多優惠,應聘時更容易過“背景審查”那一關。

  遊説團體“世界隱私論壇”執行總監帕梅拉·迪克遜説,這個“評分”體係可能隱藏從種族、婚姻狀態等個人信息衍生形成的偏見和歧視。這個團體在一份報告中總結:“一個人可能永遠意識不到他或她沒能通過面試、找到工作,沒能拿到折扣、獎金、優惠或某種機會,是因為‘評分’低。”

  RSA網絡安全公司的拉什米·諾爾斯提醒,垂涎個人數據的不光是廣告商和數據中介商。“黑客往往能猜中你為電腦設置的安全問題答案,如你的生日、母親閨名,因為你曾在公共空間分享這些信息……靠一些零碎信息就可以拼湊出一份相當準確的個人檔案,別人可借此盜用你的身份。”

  諾爾斯建議,網絡用戶限制向第三方分享個人信息有不少辦法,如更改瀏覽器設置,以防本地終端記錄訪問信息;使用廣告攔截軟件,不用真名登陸網站,或使用虛擬專用網絡。(沈敏)(新華社專特稿)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許義琛 劉夢姣
相關新聞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54791298476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