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玩家》裏埋了影史最多的致敬梗?
2018-03-28 14:5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電影《頭號玩家》是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導演的一部科幻冒險片,影片將于3月30日在內地公映。故事講述了在未來世界裏,越來越多的人迷失在一款超級火爆的《綠洲》遊戲中,遊戲創始人去世前表示只要有人能在《綠洲》中找到他藏下的三個彩蛋,就可以繼承數千億美元的資産以及《綠洲》的控制權。消息一出,無數人都極度渴望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影片改編自恩斯特·克萊恩所寫的小説《玩家一號》,作者恩斯特·克萊恩對于20世紀80年代的流行文化十分著迷,小説中幾乎每一頁都是彩蛋。故事背景雖然設定在2045年,但是卻充斥著很多80年代的元素,那是一個互聯網初現曙光、文化出現全新浪潮、具有獨特精神的年代,因此80年代成為人們夢想的烏托邦,這與2045年的衰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也是作者在書中融入諸多80年代流行文化的原因。

  有趣的是,作者一直把導演斯皮爾伯格視為偶像,“如果沒有斯皮爾伯格的電影,我不可能寫出《玩家一號》這部作品,我可能寫的是另一部作品或者無從下手,他的電影構建了我的點滴生活。”而在電影中,斯皮爾伯格也將這種致敬發揮到了極致,從電影到遊戲、動漫、音樂等,將20世紀80年代的流行文化做了一次全面致敬。

  A.世界觀

  影片創造了一個虛擬現實的世界觀設定。在2045年的現實世界,環境污染,經濟崩潰,呈現出臟亂差的衰敗景象。主人公韋德是一個生活在貧民區的普通人,父母去世、寄養在姨媽家,毫無存在感。然而,在虛擬的遊戲世界中,人們可以扮演任意一個遊戲角色,穿梭于“綠洲”各個星球和城市,組隊做任務,或是做一位自由身在遊戲中旅行。韋德在“綠洲”中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超級英雄,自信、勇敢、機智,頗受大家喜愛。

  B.設定

  《頭號玩家》找彩蛋的故事設定非常像1971年的電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廠》(2005年翻拍,約翰尼·德普主演)。在《查理和巧克力工廠》中,糖果商威利·旺卡在巧克力中藏了彩蛋,找到彩蛋的小朋友能夠參觀巧克力工廠,其中一位還將成為終身享用“旺卡巧克力”特權的人。事實上,導演斯皮爾伯格在最初還想過邀請《查理和巧克力工廠》的主演吉恩·懷爾德來客串,出演《綠洲》遊戲創始人哈利迪這一角色,不幸的是,吉恩·懷爾德在2016年去世了。

  C.技術

  近幾年,斯皮爾伯格鮮少涉足科幻片領域,而新作《頭號玩家》再次證明斯皮爾伯格依舊是那個最厲害的“造夢大師”。這一次,他把視線聚焦在日漸興起的VR技術,影片散發的新潮與極客氣質讓人很難想象它出自一位72歲老人之手。為實現最真實的拍攝視角,影片此次採用了動作捕捉、實景拍攝和電腦動畫三種制作形式,而且還採用了VR設備協助拍攝,最終的呈現效果沒有讓人失望,從影片開始的飛車競賽再到最後的終極大戰,視聽衝擊接連不斷,140分鐘的片長也完全不會讓人覺得無聊和拖沓。

  【致敬】

  致敬電影

  《回到未來》

  盡管斯皮爾伯格之前説過,盡量不在電影中出現致敬自己電影的梗,以免讓別人説太過自大。但影片中仍然出現了一些斯皮爾伯格之前電影中的細節。畢竟,斯皮爾伯格的電影本身就具備上世紀80年代的一些流行文化。在虛擬遊戲《綠洲》裏,有一個地方叫做“澤米基斯”(Zemeckis),主人公韋德在這個地方得到了一臺“德勞瑞恩”(DeLorean),“德勞瑞恩”也是1985年科幻電影《回到未來》中馬丁與博士用來穿越時空的汽車,兩輛車都是鷗翼式車門。而斯皮爾伯格是《回到未來》的制片人,澤米基斯是該片的導演。

  《閃靈》

  在《綠洲》遊戲中尋找第二個彩蛋時,故事設定在一個電影院內,而電影院裏的好多場景都致敬了1980年庫布裏克導演的恐怖片《閃靈》。其中有雙胞胎女孩、237號房間、墻上的合影照片,以及鮮血從房門噴涌出來流到走廊,裸體美女變身枯瘦老太太,斧頭破門而入等經典驚悚鏡頭,這些經典橋段也成為主人公能夠找到彩蛋的重要線索。在這一段落中,有些鏡頭很像是直接用《閃靈》裏面的原始鏡頭,因為兩部電影的出品公司都是華納兄弟電影,所以也就沒有版權方面的糾紛了。

  《情到深處》

  片中男主人公雙手舉起錄音機的鏡頭,似乎是在致敬1989年卡梅倫·克羅執導的愛情片《情到深處》,片中約翰·庫薩克雙手舉起錄音機的鏡頭很經典。

  《阿基拉》

  女主角騎的那輛拉風的紅色摩托車,正是來自1988年大克友洋執導的經典科幻動畫《阿基拉》(Akira)。如果仔細看的話,車身上還印著70年代電視劇版《神奇女俠》的標志,還有80年代初劇集《最強美國英雄》的中二俠標志,遊戲《吃豆人小姐》的標志,摩托的另一側還有泰托遊戲公司(TAITO)的標志,該公司出品的遊戲包括《電梯大戰》、《泡泡龍》和《小蜜蜂》。

  《金剛》

  在《綠洲》中尋找第一個彩蛋的遊戲中,大猩猩金剛則成為遊戲玩家在通關過程中的障礙,在遊戲中上躥下跳,經常一拳就將遊戲玩家的車打得粉碎。片中有一個金剛在摩天大樓上咆哮的鏡頭,很明顯就是在致敬1933年原作中金剛在帝國大廈頂端打飛機的畫面。

  致敬音樂

  《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電影中有一首插曲《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是美國搖滾女歌手Joan Jett于1988年演唱的單曲,收錄在專輯《Up Your Alley》裏,Joan Jett憑借該單曲打入當年音樂榜Top10,該專輯也成了她的第二張白金唱片。1996年,香港歌手劉德華借這首歌的旋律翻唱了粵語歌曲《我恨我癡心》,收錄在其專輯《一個人的感覺》。

  《Pure Imagination》

  影片中也用到了《Pure Imagination》這首音樂,這首歌是《查理和巧克力工廠》中吉恩·懷爾德唱的,歌詞描繪的是一個幻想中的世外桃源,與電影中《綠洲》這一虛擬遊戲的設定很契合。

  致敬遊戲

  《Ready Player One》

  整部電影找三個鑰匙然後拿到彩蛋的過程,本身就是一個通關遊戲。片名《Ready Player One》這個名詞,也是來自電子遊戲。原著作者恩斯特·克萊恩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Black Tiger》,以前一般電子遊戲開始顯示“Player One Ready”,而遊戲《Black Tiger》則會顯示“Ready Player One”。

  《街頭霸王》係列角色

  影片中出現了很多《街頭霸王》遊戲中的角色。舞會俱樂部中,我們可以看到女主角背後是《街頭霸王》中的布蘭卡;改裝車賽道上出現一個非常熟悉的背影,《街頭霸王》中的男主角隆;以及影片最後進攻堡壘時的春麗。

  《忍者蛙》

  影片最後攻擊堡壘的那場戲中,可以看出來走在前方的角色是《忍者蛙》(Battletoads)的三個主角Rash、Zits和Pimple。《忍者蛙》由Rare出品于1991年,是紅白機上最經典、最具難度、最有創意的動作遊戲之一。

  《古墓麗影》、《質量效應》

  舞會俱樂部中,也出現了《古墓麗影》的女主角羅拉(Lara),以及遊戲《質量效應》中的主角約翰·薜帕德(John Shepard)。

  致敬其他

  喬布斯

  片中報紙上提到的“Jobs”,應該就是指蘋果公司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影片中,虛擬世界《綠洲》的創始人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是一個堪比喬布斯的大人物。

  經典車型

  片中還出現了很多影視作品中的經典車型,比如在《綠洲》第一個找彩蛋的賽車遊戲中,出現了動畫《馬赫五號》(Speed Racer)中主角的跑車Mach Five,《天龍特攻隊》中的行動專車,《瘋狂的麥克斯》的“V8攔截者”(V8 Interceptor),還有一架蝙蝠車,來自上世紀60年代亞當·韋斯特主演的《蝙蝠俠》(The A-Team)電視劇。

  高達

  《玩家一號》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巨型機器人,其中少不了日本最著名的機動戰士高達,片中的高達為史上赫赫有名的初代高達RX-78-2。

  漫威英雄

  片中男主進入遊戲後,就走進了原著中的零重力舞會俱樂部“煩擾星球”,然後我們就能看到兩名漫威超級英雄中的人氣角色,小醜女哈莉·奎茵和喪鐘,與男主擦肩而過。小醜女的造型似乎來自遊戲《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另外片中小醜的形象也是一閃而過,他的造型則結合了希斯·萊傑版的面容與漫畫《致命玩笑》裏的帽子造型。(編譯/滕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夏 陳璟春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394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