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關稅損人損己 美國總統特朗普內外受批
2018-03-10 06:5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8日不惜冒犯“盟友”,正式簽署對進口鋼、鋁産品分別徵收25%和10%關稅的行政令。

  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盟友警告貿易戰危害;美國國內,傳統上支持自由貿易的共和黨人批評聲不絕。

  【共和黨不滿】

  特朗普提高關稅,共和黨內掀起批評浪潮。

  國會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指責特朗普舉措打擊面太廣,要求縮小至“僅針對違反貿易法的國家和操作”,因為“增強我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有賴于促進與盟友之間的自由貿易和推進法治”。

  共和黨籍參議員傑夫·弗萊克説,他準備動用立法渠道使特朗普的高關稅行政令作廢。另一名共和黨人、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奧林·哈奇説,他會與白宮商討如何“緩解(高關稅帶來的)損害”。

  特朗普尋求以高關稅保護美國鋼鐵産業,美國鋼材消費産業卻急了。

  美國精密金屬機械制造商協會和全國機床模具和機械加工聯合會發表聯合聲明:“美國將成為高價鋼鐵的一座孤島,這樣只會導致顧客向我們的海外競爭對手採購産品,再以零關稅進口到美國。”

  【歐盟受打擊】

  歐洲聯盟已擬定對美國鋼鐵、花生醬、牛仔褲、蔓越莓等産品提高關稅的反制措施,但仍希望與美方談判取得豁免,避免美歐陷入貿易戰。

  歐盟委員會主管貿易事務的委員塞西莉亞·馬爾姆斯特倫説:“歐盟是美國的親密盟友,我們認為歐盟應該免受(高關稅)措施約束。我會在今後幾天內要求(美方)就這一問題進一步澄清。”

  英國國際貿易大臣利亞姆·福克斯8日在英國廣播公司一檔直播時事評論節目中批評美國舉措:“我們可以借助多邊機制解決鋼鐵産量過剩的問題,但(徵收高關稅)是錯誤方式。”他補充道:“保護主義和關稅從未真正起作用。”

  福克斯説他準備下周赴美,“看看是否有時間”談判爭取“豁免”待遇。他説,美國以妨害國家安全為名對進口鋼鋁徵收高關稅,把英國劃歸為徵稅對象實屬“加倍荒謬”,因為英國僅佔美國鋼鐵進口額的1%,而且其産品供應美國軍隊。

  英國鋼鐵協會説,美國高關稅對英國鋼鐵産業將“貽害深遠”。英國明年3月底正式退出歐盟以前,仍受歐盟貿易法規制約,包括美國對歐盟的關稅政策和歐盟可能出臺的報復措施。

  歐洲中央銀行行長馬裏奧·德拉吉説,徵收高關稅更嚴重的後果,是打壓消費者和工商企業對經濟的信心,進而抑制經濟增長。

  【日韓同焦慮】

  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兩大盟友韓國和日本同感焦慮。

  韓國産業通商資源部長官白雲揆9日會見韓國鋼鐵出口商代表時説:“我們應該阻止一場由過度保護主義衍生的貿易戰,避免讓全世界陷入互相傷害的境地。”

  他安撫本國企業説,韓美正在重談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韓國政府會與美方協商,謀求高關稅對韓國相關産業影響“最小化”。

  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去年前10個月,韓國在美國進口鋼鐵來源地名單中排第三位,僅次于加拿大和巴西。日本居第六位。

  日方希望美方給予豁免待遇。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9日對高關稅政策表示“遺憾”,“這一舉措可能嚴重影響日美經濟……和全球經濟”。SMBC日興證券公司首席經濟師牧野潤一9日發表評論説:“貿易戰代價巨大,誰也不會高興。”

  印度礦業和鋼鐵工業部算了一筆賬:截至3月31日,印度本財政年度鋼鐵出口總量估計達33.37萬噸,美國一旦對進口鋼鐵開徵25%關稅,印度這一財年出口收入將損失1.3億美元。按去年數據,印度鋼鐵産品在美國進口總額比例約2%,排第十位。

  【誰能真“高興”?】

  加拿大和墨西哥成為特朗普行政令中免于繳稅的兩個例外。加拿大是美國進口鋼鋁的最大來源地,墨西哥在美進口鋼鐵份額中排第五位,但兩國仍有隱憂。

  這兩個美國近鄰正在與美國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特朗普在簽署行政令時説,加、墨可獲得“永久豁免”待遇,前提是“北美自貿協定談判能夠成功”。

  加、墨兩國卻不願把自貿協定談判與進口稅挂鉤。加拿大外交部長説“這是兩碼事”,墨西哥經濟部聲明“北美自貿協定談判不應受自身進程之外的條件制約”。

  明著高興的可能只有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因為特朗普在簽署行政令時肯定美澳關係親密,稱澳為“了不起的國家”和“長期合作夥伴”,可能豁免。

  特恩布爾歸功于自己遊説有力。他在悉尼告訴媒體記者:“我很高興看到(特朗普)總統認可我一直向他申明的主要觀點。沒有任何理由該對澳大利亞鋼鐵徵稅。”

  不過,特朗普對澳“大方”與其説是出于友誼,更多是依據一個事實:澳大利亞是鐵礦石出口大國,鋼鐵産品出口量很小,美國也不是澳大利亞的大客戶。(沈敏)(新華社專特稿)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余申芳 徐海知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264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