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不快樂,特雷莎·梅從風光無限到仕途坎坷

發表于  2017/07/14 06:30   約5分鐘

特蕾莎梅圖

  7月13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上任滿一年。

  從英國脫歐,到恐襲頻發,再到倫敦火災,特雷莎·梅經過了頗為坎坷的一年。

  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孫興傑撰文回顧了特雷莎·梅在過去一年裏是如何從風光無限到仕途坎坷。

 

  相比于一年前“臨危受命”的風光,現在的英國首相特雷莎·梅面臨的處境並不樂觀。

  一年前,特雷莎·梅在“接手”保守黨時,它的基本盤還是不錯的。至少保守黨佔據議會多數席位,雖然只是微弱多數,但可以組建保守黨政府。梅不滿意反對黨的掣肘,當民意調查顯示,保守黨的支持率非常高時,梅毫不猶豫宣布提前舉行大選。

  結果呢?民意調查數據總是易變的,加上大選之前,英國接連遭遇恐怖襲擊,同時,特雷莎·梅又沒有經過選舉政治的洗禮,在大選之前要縮減選民的福利,最終的結果就是保守黨慘敗。

  聊以自慰的是,工黨還沒有超過保守黨,如果大選再晚一段時間,工黨領袖科爾賓超過梅也是大概率事件。一年來,特雷莎·梅以及保守黨的權力的曲線是不斷下降的,最後梅不得不靠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的10個席位才獲得了議會的多數席位,從而保住了保守黨的組閣權,順便也保住了自己的首相之位。

  問題在于,特雷莎·梅提前大選造成了“懸浮議會”,通過政黨聯盟的方式得以解決,這樣的做法不僅遭到了保守黨內很多議員的反對,還引起了不少嘲諷:為了權力就可以這樣做嗎?前保守黨領袖梅傑就出來指責,梅的做法可能會瓦解北愛爾蘭和平的局面。

  也許特雷莎·梅是勇于承擔責任,但是其權力的合法性一直是不充分的。去年卡梅倫辭職之後,保守黨內博弈與妥協的結果是讓梅來做首相,並沒有經過選民的授權。提前舉行的大選本來可以成為梅未來五年的加冕,但結果呢?是慘敗。面對這種情況,有的人也許會“憤然”辭職,主動讓賢。梅卻反其道而行之,與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結盟,壓制黨內的反對聲音,還與工黨一起參與國政討論。為了執政,梅是不是要組建左右聯合的大聯盟呢?

  不過看起來,科爾賓也不會甘願做個副首相,很難想象保守黨與工黨在政綱差距如此之大的時候,還能合作。尤其是科爾賓的支持率已經反超梅,如果政局不穩,再次舉行大選,科爾賓不是沒有取而代之的可能性。圍繞梅的首相之位,英國國內政治正在呈現出迷離混亂之態,權力的倫理與權力意志之間也産生了激烈的碰撞。就這一點來説,特雷莎·梅也算是個“鐵娘子”。

  特雷莎·梅未來的首相之路注定坎坷。

  梅的政治基礎並不牢固,大選之後,黨內出現了各種不同的聲音,也曾一度出現其他資深議員取代梅的説法,不過在這樣的情勢之下,並不是所有的內閣大員,比如外交大臣鮑裏斯或財政大臣哈蒙德都願意接手這個“爛攤子”。梅接任首相的時候,把財政大臣奧斯本給“開”了,結果給自己制造了一個強大的對手。雖然梅通過政治交易得到了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的支持,但保守黨內部已出現根基不穩的局面,黨內的“叛變者”足以讓梅繼續處于泥潭之中。至于説未來與工黨的合作,即便可行,也需要冒巨大的政治風險。對工黨而言,與保守黨合作,給工黨帶來的結果可能就是泡沫化,最終被對手吸納。科爾賓怎麼可能做如此愚蠢的事情呢?

  國內政治脆弱的平衡讓梅很難成為一個強勢首相,而她面臨的挑戰可能是三百年未有之變局。當初,梅也因為要推動“強硬脫歐”而舉行大選,現在政治形勢已經大變,脫歐的方案是不是也要修改呢?至少到目前為止,梅還沒有打算改變強硬路線。歐盟的首席談判代表班納對英國也非常不客氣,警告英國這是一個國家從一個大家庭中離開,英國脫歐支付的費用並不是贖金或者分手費。

  英國加入歐洲一體化已經40多年,在近二三百年來一直與歐洲大陸纏繞在一起。脫歐,不僅是一場離婚,更是英國的自我出走。脫歐不僅在法律意義上切斷英吉利海峽兩岸的關係,也成為了一次歷史性的撕裂:英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與整個歐洲大陸處于對抗的狀態。

  脫歐給英國帶來的是雙重的挑戰:一是硬脫歐可能讓蘇格蘭留在歐盟,而終結300多年前英格蘭與蘇格蘭的聯合法案。如果沒有歐盟的框架,英國的統一可能會受到尖銳的挑戰,雖然這次大選蘇格蘭民族黨也丟掉了不少職位,但是如果蘇格蘭民族黨變成地方性政黨,威脅可能會更大。二是硬脫歐造成英國與歐盟的對立,英國將處于空前的孤立狀。二戰後英國的國際地位依賴于歐洲,只有在歐盟中,英國的地位才能被放大。英國脫歐之後,相比于德國,其國際地位近乎處于崩潰狀態,這也是近代以來一直沒有出現過的現象。

  特雷莎·梅在一個國內外處于巨變的時刻,“堅守”首相的崗位,也是殊為不易。梅的首相之位是不確定的,但英國地位的不斷下滑現在看來是比較確定的,如果首相的治國能力高明,也許會延緩這一衰落的過程。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2017-06-0748

5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孫興傑

 /  5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與歐盟“離婚”後,英國要如何與世界合作?

思客 新華網傳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庫平臺 2017/03/29 06:30 發表于  國際

一些英國人為“脫歐”雖然注定是一場艱難的旅程,但也許能賦予這個國家新的未來。但另一些人對英國“脫歐”之後的命運憂慮不止。“脫歐”的負面影響將如何發酵?

稍後閱讀 時長:7分鐘

思客

周年不快樂,特雷莎·梅從風光無限到仕途坎坷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周年不快樂,特雷莎·梅從風光無限到仕途坎坷

特雷莎·梅在一個國內外處于巨變的時刻,“堅守”首相的崗位,也是殊為不易。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1071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