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半月談丨要“出圈”,不要“飯圈”:警惕“飯圈文化”侵襲體育
2022年03月01日 17:21 來源: 新華社

  要“出圈”,不要“飯圈”:警惕“飯圈文化”侵襲體育

  半月談記者 吳燕霞 李曉婷 趙宇飛

  短短半年內,東京奧運會、北京冬奧會相繼舉辦,多位“頂流”體育明星憑借優異成績頻頻“出圈”,不少網友表示“這才是值得追的星”。不過,在運動員群體成為“全民新偶像”的同時,跟拍、到府直播、私信騷擾、粉絲群體互撕等侵犯運動員個人隱私、幹擾運動員訓練和賽事運作的不良“飯圈”行為逐漸露頭,成為潛在風險。既讓運動員“出圈”出彩,又防范“飯圈”侵蝕體育領域,值得思考。

  奧運會修正審美,運動員成新偶像

  近年來,中國運動員每逢重大賽事總有較佳成績,公眾關注度顯著提升。尤其是2021年以來,文娛明星頻頻“翻車”,加之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不斷加碼,企業、平臺轉而尋求“更安全、更主流、更向上的流量”,運動員群體的商業價值越來越被重視。

  在東京奧運會舉辦期間,奧運相關上榜熱詞累計達3462個。健康陽光的形象使運動員成為“全民新偶像”,網友評價説“奧運會狠狠修正了我的審美”。

  在北京冬奧會上,中國代表隊選手谷愛淩斬獲中國女子雪上項目的冬奧會歷史首金後,新浪微博熱搜榜的50個話題中有26個與谷愛淩相關,幾乎“承包”了全天的網絡頂級流量。


運動員成為“全民新偶像”


  “我們鼓勵體育明星多多涌現,他們憑借自己在體育場上的高光表現,吸引來了很多粉絲。”阿裏體育賽事總經理彭鏗認為,通過明星球員構建起主隊球迷的歸屬感,讓更多人關注運動、現場觀看比賽,乃至親身參與體育運動,都是大家樂見的。

  不良“飯圈”習氣暗流涌動,運動員遭遇網絡暴力

  運動員因出色的比賽成績獲得關注的同時,還吸引了體育愛好者之外的粉絲,其關注點從體育競技本身轉向運動員的外表、商業代言和私生活。

  與體育競技無關的運動員花邊話題蹭起體育賽事熱度,頻頻搶佔網絡熱搜榜。評論區有“飯圈化”趨勢,針對運動員的網絡暴力也有所增加。如運動員張偉麗衛冕冠軍失敗受到不理智網民的攻擊,東京奧運會上射擊選手王璐瑤比賽失利後在網上貼出自拍照卻遭遇網民謾罵。

  跟拍、到府直播等侵犯運動員個人隱私的行為也不時發生。東京奧運會上,跳水運動員全紅嬋奪得金牌後,部分粉絲及網絡主播涌入全紅嬋家中“打卡”甚至直播,既影響運動員家人的正常生活,也讓全紅嬋産生心理壓力。在此後採訪中,全紅嬋曾表示,害怕自己跳不好就不被喜歡了。

  而在2021年9月,乒乓球運動員樊振東在機場遭遇粉絲圍堵,場面一度失控。面對部分粉絲瘋狂行為,樊振東在社交媒體上呼吁公眾只關注他在賽場上的表現,而不要去關注他的場外日常生活,以及窺探他的正常訓練,並表示球迷會並非明星的粉絲後援團,“飯圈化”的表達不適用于運動員。

  不久,中國奧委會發布聲明,號召社會各界尊重運動員個人權益,理性追星,避免不當言行,堅決杜絕“飯圈”亂象向體育領域蔓延。

  “飯圈化”粉絲行為也為體育愛好者反感。有體育愛好者表示,僅僅因為在論壇分析了運動員比賽失利的原因,就頻頻遭到騷擾辱罵,理性客觀討論賽事的環境被污染了。“有的‘顏值粉’不懂體育知識,自己支援的運動員表現差了,就説裁判打分不公;表現好了,就拉踩其他運動員,把‘踩一捧一’的話術引到比賽裏。”

  “飯圈文化”具有很強的排他性,粉絲需要無條件支援偶像,容不得半點批評,只許自己“守護”,不準他人置喙,這很容易把賽事討論變成非黑即白的“控評”和“站隊”。


    “體育‘飯圈化’之風不可長。”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公司創始人張慶認為,“文娛領域的造星模式不適用于體育領域,運動員拿成績靠的是賽場表現而不是包裝。”

  讓運動員“出圈”更“擴圈”

  粉絲力量是把雙刃劍,用不好會産生種種亂象,用好了能為體育運動發展提供強大動能。“粉絲是資訊積極擴散者,在體育運動普及過程中起著先鋒作用。”北京體育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師胡岑岑説,正確引導粉絲力量和體育明星相結合,有利于把體育推向大眾。

  目前,體育主管部門及體育運營團隊正順應新變化,以開放心態鼓勵運動員開通微博、抖音等社交賬號,分享訓練日常、比賽感受和生活趣事。

  張慶認為,當前國內體育界在推動運動員“出圈”和防“飯圈文化”侵襲上的探索,折射我國體育産業供需不平衡、專業化品牌塑造不足、賽事運營有待提升經驗等問題。一些平臺、媒體等對賽事內容本身挖掘能力弱,才轉而將目光投向花邊。因此,體育轉播機構及媒體如果能提供更為專業的資訊發布和賽事解讀,將有助于保護運動員,同時減少爭議和極端網民的攻擊。

  國內體育界長期以來忽視培養運動員應對公眾、媒體的能力,也讓運動員在突然爆紅後容易手足無措。“對比外國優秀運動員在場外得體且流利的表達,真希望我們的運動員也能從容面對鏡頭和公眾關注。”有受訪體育愛好者表示,當前的行業形勢要求運動員也要掌握應對公共關係的能力,做到既能與粉絲良性互動,又能引導粉絲合理表達態度。

  而作為粉絲追星的主要渠道之一,網絡平臺同樣要加大自我管理力度,為網絡社區賽事討論提供清朗環境。(實習生王涵藝對本文亦有貢獻)

  (刊于《半月談》2022年第4期)

編輯: 韓夢霖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426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