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重慶頻道
【城市相冊】守護長江“水中精靈” 手機標題
在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重慶段內,生活著長江鱘、白鱘、胭脂魚、岩原鯉、圓口銅魚、厚頜魴等48種珍稀特有魚類。巡護救助、執法查處、科研監測……為了守護這些珍稀的“水中精靈”,在這裏,一支由高校專家、執法人員和志願者等組成的保護隊正在全力以赴。
初春時節,暖陽灑在江面上,兩岸青山倒映,水中魚兒嬉戲,一片生機勃勃。在長江上游的重慶市江津區油溪鎮江段,劉鴻正帶著志願隊的兄弟們和漁政執法人員、水産專家一起巡查江面。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初春時節,暖陽灑在江面上,兩岸青山倒映,水中魚兒嬉戲,一片生機勃勃。在長江上游的重慶市江津區油溪鎮江段,劉鴻正帶著志願隊的兄弟們和漁政執法人員、水産專家一起巡查江面。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劉鴻(右)是江津區鴻鵠護魚志願隊的隊長,從小生活在長江邊上的他,吃著長江水長大。在劉鴻的記憶中,這裏曾經魚兒成群、碧水如鏡。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劉鴻(右)是江津區鴻鵠護魚志願隊的隊長,從小生活在長江邊上的他,吃著長江水長大。在劉鴻的記憶中,這裏曾經魚兒成群、碧水如鏡。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2014年前後,電魚、炸魚、毒魚等非法捕撈的現象越來越嚴重,非法捕魚的行為日益猖獗,劉鴻自發組建鴻鵠護魚志願隊,和隊友們一起開始守護長江魚兒。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2014年前後,電魚、炸魚、毒魚等非法捕撈的現象越來越嚴重,非法捕魚的行為日益猖獗,劉鴻自發組建鴻鵠護魚志願隊,和隊友們一起開始守護長江魚兒。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程永彬是護魚隊的隊員之一。他説,小時候,每次出船都有幾十斤的漁獲,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打上來200多斤魚。但是,前幾年,打魚卻越來越難,能打三五斤都算不錯,很多時候甚至一無所獲。從那時起,程永彬決定上岸,開始全身心投入到護魚中。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程永彬是護魚隊的隊員之一。他説,小時候,每次出船都有幾十斤的漁獲,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打上來200多斤魚。但是,前幾年,打魚卻越來越難,能打三五斤都算不錯,很多時候甚至一無所獲。從那時起,程永彬決定上岸,開始全身心投入到護魚中。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在志願隊,和程永彬一樣的隊員現有11人。位于江津珞璜長江大橋以上的115公里自然江段,氧氣充足,水流湍急,是長江鱘、娃娃魚等珍稀水生動物的理想家園。程永彬的家就在這裏,這一帶也是隊員們每天巡護的地方。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在志願隊,和程永彬一樣的隊員現有11人。位于江津珞璜長江大橋以上的115公里自然江段,氧氣充足,水流湍急,是長江鱘、娃娃魚等珍稀水生動物的理想家園。程永彬的家就在這裏,這一帶也是隊員們每天巡護的地方。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程永彬説,在江面上及周邊地區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護魚隊員們的身影。護魚隊員們每天都要對江面進行巡護,對非法捕撈行為及時進行勸阻,並將情節嚴重的非法捕撈行為報告給漁政和公安等部門。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程永彬説,在江面上及周邊地區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護魚隊員們的身影。護魚隊員們每天都要對江面進行巡護,對非法捕撈行為及時進行勸阻,並將情節嚴重的非法捕撈行為報告給漁政和公安等部門。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志願隊的巡護是不分晝夜的。事實上,隨著巡護力度的加大,一些非法捕撈者這幾年經常改成晚上出門。為此,巡護隊員們也經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分組對江面進行巡查。採訪當天,劉鴻的眼中布滿血絲,臉上“寫”滿疲憊。原來,頭一天晚上,他帶著隊員們通宵巡護,幾乎整夜未合眼。在重慶巡護的工作群內,淩晨2點過,劉鴻發布了巡護情況。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志願隊的巡護是不分晝夜的。事實上,隨著巡護力度的加大,一些非法捕撈者這幾年經常改成晚上出門。為此,巡護隊員們也經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分組對江面進行巡查。採訪當天,劉鴻的眼中布滿血絲,臉上“寫”滿疲憊。原來,頭一天晚上,他帶著隊員們通宵巡護,幾乎整夜未合眼。在重慶巡護的工作群內,淩晨2點過,劉鴻發布了巡護情況。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説起這幾年巡護工作的變化,劉鴻感慨,剛開始護魚時,經常和非法捕魚者發生衝突,現在長江大保護深入人心,齊抓共管的局面已經形成,巡護長江遇到的阻力少了。以前在巡江中經常發現的地籠網、刺網等非法捕魚工具,如今已經很少看到了。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説起這幾年巡護工作的變化,劉鴻感慨,剛開始護魚時,經常和非法捕魚者發生衝突,現在長江大保護深入人心,齊抓共管的局面已經形成,巡護長江遇到的阻力少了。以前在巡江中經常發現的地籠網、刺網等非法捕魚工具,如今已經很少看到了。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劉鴻看到的這種改變,也源于當地政府對非法捕撈打擊力度的不斷增大。重慶市江津區農業綜合執法支隊三大隊大隊長卿明海介紹,近幾年,江津區開展了禁止捕撈的專項整治,對非法捕撈進行了嚴厲打擊。新華網發(資料圖)陳雨 文
112

劉鴻看到的這種改變,也源于當地政府對非法捕撈打擊力度的不斷增大。重慶市江津區農業綜合執法支隊三大隊大隊長卿明海介紹,近幾年,江津區開展了禁止捕撈的專項整治,對非法捕撈進行了嚴厲打擊。新華網發(資料圖)陳雨 文

卿明海今年58歲,是一名老漁政執法人。他們的日常工作主要是對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的巡護工作進行檢查,對違規垂釣、非法捕撈進行執法檢查和處置。同時,還要開展禁捕禁釣和保護長江及其珍稀魚類保護區的宣傳。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卿明海今年58歲,是一名老漁政執法人。他們的日常工作主要是對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的巡護工作進行檢查,對違規垂釣、非法捕撈進行執法檢查和處置。同時,還要開展禁捕禁釣和保護長江及其珍稀魚類保護區的宣傳。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卿明海説,這些年,除了人工巡護外,科技設備也在護魚工作中大顯身手。比如,在江邊安裝高清攝像頭,24小時對江面進行監控,隨時排查是否存在非法捕撈等違法行為。通過各方努力,如今,在江津,違法捕撈的案件已經從前幾年每年的四五十件下降為去年的十多件,案件數和違法人員數都明顯減少。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卿明海説,這些年,除了人工巡護外,科技設備也在護魚工作中大顯身手。比如,在江邊安裝高清攝像頭,24小時對江面進行監控,隨時排查是否存在非法捕撈等違法行為。通過各方努力,如今,在江津,違法捕撈的案件已經從前幾年每年的四五十件下降為去年的十多件,案件數和違法人員數都明顯減少。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除了嚴厲打擊非法捕撈外,重慶市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還對這段流域進行了增殖放流。2021年,管理處就統籌增殖放流長江鱘等8種珍稀特有魚類6次345.93萬尾。新華網發(資料圖)陳雨 文
112

除了嚴厲打擊非法捕撈外,重慶市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還對這段流域進行了增殖放流。2021年,管理處就統籌增殖放流長江鱘等8種珍稀特有魚類6次345.93萬尾。新華網發(資料圖)陳雨 文

隨著非法捕魚的減少,增殖放流的加大,在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長江魚兒正重現生機。在江邊一處洄流區的人工魚巢上,淺黃色、半透明的魚卵正在慢慢增多。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隨著非法捕魚的減少,增殖放流的加大,在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長江魚兒正重現生機。在江邊一處洄流區的人工魚巢上,淺黃色、半透明的魚卵正在慢慢增多。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西南大學水産學院副教授劉建虎説,隨著長江魚類的增多,密密麻麻的魚卵將布滿整個人工魚巢,這就是流域內全面禁漁成效最直觀的見證。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西南大學水産學院副教授劉建虎説,隨著長江魚類的增多,密密麻麻的魚卵將布滿整個人工魚巢,這就是流域內全面禁漁成效最直觀的見證。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