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戲劇>資訊

古代的那些劇場

時間:2020年06月09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車文明
0

  中國古代公共劇場大致有商業性劇場與神廟劇場兩大類:前者為宋元時期的瓦舍勾欄與清代以茶園酒館為代表的戲園,後者包括各種寺觀廟宇劇場、會館劇場以及宗祠劇場。

  瓦舍為宋元時期大城市裏的一種大型遊藝場所,其中勾欄為各類技藝的表演場所。勾欄演出一般在白天,通常一演就是一整天。元雜劇在勾欄裏演出,有一些例行的經營方法。如通常前一天或當天早上在勾欄門口貼出“招子”,或在門外懸挂旗牌、帳額、靠背等道具作為獨具特色的宣傳廣告。開場前戲班的人千方百計地招徠更多的觀眾,把門的人同時也作宣傳。勾欄內是不對號入座的,來早的坐前頭,來晚的可能就沒有地方坐了。觀眾到齊前先由演員擂鼓,以便烘托氣氛,招徠看客。元代勾欄對觀眾收取費用有不同的方式。一種是門口設人把門,觀眾付錢入場,宋代勾欄票價未見記載,元代散套《莊家不識勾欄》所説:“要了二百錢放過咱。”一種是在演出過程中,演員向觀眾逐一討賞。勾欄雖然由官府出資建造,但真正使用者是民間各色藝人,一般而言,應該是用租賃方式形成的一種經濟行為。瓦舍勾欄中的藝人們要生存,免不了要競爭,優勝劣汰是不可避免的。藝人們為了迎合觀眾的欣賞口味需要不斷推陳出新,只有不斷提高自己的表演技藝,才能保證自己在瓦舍勾欄中生存。因此,勾欄表演與管理皆體現出專業化、商業化特點。觀眾有時會為了某一演員而慕名前來觀看,因而出現了專門性的演藝市場。競爭機制的引入,刺激了藝人表演技藝的提高,從而推動了戲曲事業的發展。其中,劇場懸挂招牌、觀眾購票入場或在演出過程中向觀眾討賞等方式與競爭機制的形成,直接啟發影響了清代茶園酒館類戲園的經營方式,在中國戲曲發展史上具有開創性的意義。

  以酒館茶園為代表的清代城市商業性劇場統稱戲園。早期酒館茶園不售門票,只在觀眾坐好後收取茶水錢、酒水錢。但實際上戲資包含在酒水、茶水錢裏。茶資成為茶園營業性演出收取戲價的形式,一般認為,這與清廷禁止旗人出入酒館戲園看戲有關。為了規避禁令,在酒館與戲園受到限制的同時茶園隨之興盛,但對當局禁令依然有所顧忌,所以不稱戲價而稱茶資,逐漸成為一種習慣。而票價的出現則到了光緒中葉,到光緒後期,票價逐漸取代茶資,1905年前後,北京各茶園已逐漸將茶資改為票價。茶園演戲通常預先確定每日戲目,用彩色戲單張貼公布。除了在戲園門外張貼戲單外,還在通衢墻壁張貼,在報紙上刊登以廣而告之。後期戲園靠售票經營,到晚清在茶園演劇市場出現了一種叫“案目制”的經營管理制度,案目通俗地講就是票販子,即賣票與招呼觀眾,是以接待觀眾、收取費用為主要職能的工作人員,在戲園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北京茶園演出時間一般在中午12點後到下午5至7點。齊如山回憶:“有清一代,戲園不但不準演夜戲,倘白天戲完的稍晚,也不許點燈。”上海由于照明技術的先進和十裏洋場的“自由”,所以有夜戲。戲園開戲前先打三通“鬧臺鑼鼓”以招徠顧客。北京在嘉慶後形成了每日早軸子、中軸子、大軸子“三軸子”格局。早軸子為待場戲,觀眾沒有全到,演一些不太重要的折子戲或散出戲。中軸子為優秀劇目表演,為三出散套。大軸子最為精彩,也叫“壓軸戲”,通常為連臺本戲,分日接演。

  戲園投資者(園主)大致有獨資、合資兩種,園主一般不是班主,個別時候戲班班主也參股經營戲園。經營管理上設經理一名,副經理兩名以及賬房、執事等其他管理人員若幹名。戲園與戲班關係密切,早期是戲班輪流到各處戲園演出,大約1900年後,北京變為一個戲班久佔一座戲園演出的局面。茶園與戲班屬于租承關係,也就是戲班向茶園租場演出。作為戲曲行業自治組織,同時也是行業中介,梨園會館大約出現于康熙時期。梨園行會的職能是組織管理行會公共財産與經費,組織一年一度的祭祀演劇活動,處理內部糾紛,協調關係,制定行業規則,維持行業秩序,發揮慈善公益作用,為藝人提供必要保障;同時負責管理演出市場,對外經營業務,參與社會公共事務,協助官府管理戲班、戲園,保障行業權益。總之,清代後期以茶園演劇為代表的都市戲曲行業已經建構起較為完備的組織結構和功能,戲曲市場各主體之間呈現出一個相對完整的依存狀態,並且在市場環境和競爭格局的變化中進行著不斷的調整適應與創新爭勝,專業化、市場化進步十分明顯。

  神廟劇場是神廟與劇場的結合,一般而言,演出具有如下幾個特點:從時間上講,定時為主,隨時為輔。多選擇神靈誕辰日,如四月初八浴佛日、五月十三關羽誕辰日、六月初六崔府君誕辰日、三月二十三日天後誕辰日等。也有以歲時節令為祭祀日者,如正月十五、清明節、中秋節等節日舉行祭祀活動。此外,傳統的春祈秋報更是全民性的節祭娛樂活動,演出期限一般為三至五天,多者可達十幾天。宋元以降,在建有戲臺的神廟裏定期進行祭祀活動時,基本上要演戲敬神。此外,平時如遇到新建廟宇、新塑神像開光、商行開市、宗族修譜、久旱求雨、求神靈許願後還願,以及違反鄉規民約、行業常規之罰戲,等等,均要演戲,這些屬于非定期的隨時性演出。組織者分官府與民間“社、會”兩類。比較重要的祀典如神廟祭祀和某些禮儀的舉行,由官方主持,如祭城隍、立春。民間祀神演劇的組織為“社”或“會”。會社實行集體負責、輪流坐莊制度。首領由幾人到幾十人組成,叫“社首”“會首”“糾首”“理事”“首事”“維首”“都維那”等,每年或每次活動以一名或幾名主要負責人為“社首”。社首一般均由當地鄉紳、富戶或年富力強之志願者擔任,實行民主推薦制度。基于社首是一種純粹的職役,沒有任何報酬,屬于志願者,因此不可能也不應該集中在少數幾個人身上,否則會吃不消。同時,也為了體現機會均等等公平性,所以實行輪流制。

  官府組織的祭祀演劇活動,費用由官府支出,當然有時也向民間攤派。民間組織的祭祀演劇資金籌措有以下幾種辦法:一是攤派。最常見的方法是按地畝、人丁、戶數攤派。還有按重要生産資料,如騾馬、耕牛、經濟林(果樹、棗樹等)分攤法。行會按營業額抽取份額。二是捐施。由個人、家庭、作坊、商鋪等自願捐施,還願捐施等,也有外出募捐甚至略帶強迫性的逼捐。幾乎所有廟宇裏都有功德碑,且數量眾多,主要是刻上捐施人姓名、捐錢數額,以便使這樣的善行“勒石銘記”“永垂不朽”。這些是自願的。三是廟産和變賣公共財産所得。一些規模影響較大的神廟往往具有恒産,它們成為祭祀演劇和廟宇修繕能夠正常進行的強有力的資金保障。到清代,一些神廟還為祀神演劇設立了專門的恒産,名叫“戲田”“戲資”。此外,宗族修譜、商行開市、久旱求雨、求神靈許願後還願,以及違反鄉規民約、行業規范之罰戲等等演出,均由當事人(事主)自掏腰包。祀神演劇屬于整個祭祀活動的一個組成部分,而祭祀在一定區域范圍內則具有全民參與性,神廟是公共性設施,祭獻神靈,攘災祈福是當地每個人自然享有的權利。所以,神廟劇場盡管大都建有廟門,但它們永遠是開放的,出入自由的,基本上不會售票營業,而是靠上述方法籌資。整體而言,神廟劇場實行的是集體或個人購買,觀眾免費看戲的經營模式。

  宗教祭祀場所與演出場所的結合,在中外早期戲劇發展史上具有一定的普遍性。隨著戲劇藝術的發展和社會歷史的演進,國外(日本、印度等個別國家除外)的戲劇演出場所後來基本上割斷了與寺廟的糾葛而形成獨立的劇場。但中國的神廟劇場卻持續發展且不斷完善,伴隨了中國古代戲曲發展史的始終,形成了世界上較為獨特的戲劇文化現象。

  (作者係山西師范大學戲曲文物研究所教授)

(編輯:郝紅霞)
會員服務